第1章 重生三百年前
  • 绝世狂徒
  • 风圣大鹏
  • 2264字
  • 2020-12-10 17:21:08

大炎世界,以武为尊,其中修仙者为最。

武者修炼一生,也不过先天巅峰,最多凌空虚度数十步,堪称百人敌。

而修仙者,哪怕是最低级的练气期一层,随便一个火球术就可以将先天巅峰武者击毙。

无论修仙者还是武者,皆以吸收天地灵气来强化肉身,获得非凡的能力,而灵石更是修仙者和武者都互相争夺的宝物。

楚国,青羊山,天玄宫。

祖师大殿之内,林翰坐在掌门的太师椅上,眼睛看着站在他面前的三个人,有些想笑。

“废物,九阳观请来了传说中的仙师,已经将我们包围了!”高个男子叫周无风,此刻惨烈一笑的看向身穿紫色八卦道袍,手持淡金色拂尘,面如冠玉,宛如一得道玄真的林翰说道。

“大师兄,你是我天玄宫掌门,只要你能够活下去,我们天玄宫一脉就不算被灭,相信早晚有一日,江湖上定能再现我们天玄宫的锋芒!”矮小男子陆涛此刻哀伤且又充满希望的说道。

“大师兄,时间来不及了,快走吧,再不走的话,一旦对方破开祖师布置的护山禁术,到时九阳观请来的仙师再降下封禁术,就彻底走不了了,我们是武者根本不是仙师的对手!”青衣女子眼神中带着焦急。

“一个练气一层的修士有那么可怕吗?”林翰眼神中丝毫看不出任何紧张和惊慌的神色,坐在那里淡然的扫向已经是急的如热锅上蚂蚁的三个师弟师妹。

“三师弟!”周无风暗叹一声,不理大师兄林翰,转过身来,看向矮小男子,面带愤怒和严肃道:“你和小师妹速速带着这个废物从后山离开,我去和他们拼了,妈的,九阳观欺人太甚,我们师父才刚刚去世三天,连头七都没过,他们居然迫不及待的来灭门,可恨,老子做鬼都不会放过他们!”

“不,二师兄,我和你一起守在这里!”矮小男子眼神中绽放激动和坚定的目光:“若不是我结交九阳观的匪人,在师父下葬之时挖出灵石矿脉,被匪人觊觎,也不会有今日之祸,小师妹,速带大师兄离开,他虽然是我们的师兄,可是一天武都没练过,从小就体弱多病,留在这里毫无意义,小师妹,你为什么还不动,快,带着大师兄离开这里!”

轰隆隆!

天玄宫外,如同雷声炸响,直上云霄,隐约的喊杀声已经传递过来,大殿中的四人除了天玄宫掌门林翰之外,其余三人瞬间色变,他们知道,护山禁术已经崩溃了。

敞啷一声。

周无风抽出一把青钢剑来,猛然间转身,剑指坐在太师椅上的林翰,厉声道:“都是你这个废物惹的祸,若不是因为你做出那样的蠢事,师父他老人家又怎么会不顾旧伤,自损内力救你,师父不死,我天玄宫何至今日被人杀上门来?”

说罢,一阵苍凉落魄的绝望大笑声。

“二师兄,父亲的死不能赖大师兄!”小师妹脸色焦急道:“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护山禁术被破,便是后山也走不成了,唯有杀出一条血路,让那些人看一看,我天玄宫虽然只是江湖门派,却也是不怕什么仙师的。”

“血路?”周无风嘴角露出苦涩的笑容,若是对方只是江湖武者,倒是还有几分可能,可是九阳观请来了一位仙师,这就是要赶尽杀绝,想要从仙师手中逃脱性命,太难了!

“便为大师兄在争取一些时间!”矮小男子是三师弟陆涛,他身材矮小,可是一身肌肉十分结实,眼眸中绽放历芒,同样抽出青钢剑,如同野兽一般盯着大殿之外,“二师兄,不许再叫大师兄废物,师父临终前曾让我们照顾大师兄,不管他以前犯过什么错,他终究是我们的大师兄,二师兄,你忘了,七岁的时候,是谁去树上为你掏鸟窝摔折了一条腿?是大师兄!”

周无风的手抖了抖,脸上露出一个比哭还惨的笑容,指着林翰的剑,终究转了过来,面向大殿之外,什么都没说,但明显要以死血拼。

“二师兄,三师兄,来世我们还做兄妹!”小师妹带着哭腔,可是手腕一抖,同样挥出一把青钢剑,剑指大殿之外,背对着殿内的林翰,忧伤的道:“大师兄,去密道吧,我知道你知道,小时候有一次我们偷偷玩耍触动了机关,被困在密道中,无法出来,是你抱着我说,不要放弃希望,今天我同样将这句话送给你,密道直通山下,你快走吧,再不走,就真的来不及了!我们三个会留在这里为你断后,你是我天玄宫的掌门,不能死在这!”

林翰依旧坐在太师椅上,眼前这一幕,太熟悉了,太熟悉了,他笑了,开心的笑了。

“哈哈哈哈!”笑声到最后不可抑制,变成了大笑声。

气氛凝重的大殿,被林翰这突兀的大笑声搞的更加的古怪。

周无风冷冷的回头看了一眼林翰,摇了摇头,“疯了,真的疯了,鬼知道,小时候我还会很崇拜这个废物。”

“大师兄!”小师妹的心肠最软,见到林翰的癫狂样子,一下子哽咽起来,从小到大,一幕幕如同昨夜之梦般在脑中闪现而过。

陆涛没有回头,但微微低头,眼睛湿润了。

“陆涛,周无风,小师妹?”林翰看着三人转过头来,或是冷色,或是绝望,或是怜悯的看向他,他依旧大笑不止的坐在太师椅上,“这真的不是做梦,你们都还活着,真的还活着!”林翰笑的很夸张,以至于他眼角都溢出晶莹的泪花了。

三人石化,不太明白林翰的表达,但现在他们已经顾不上林翰了,喊杀声已经越来越近了,敌人就在眼前,就算死,也要杀掉几个九阳观的匪人做垫背的。

“这不是梦,这真的不是梦,三百年了,整整三百年了!”

林翰坐在椅子上,心中却在轻语:“我林翰无时无刻不想着这一刻,可惜,师父他老人家已经去了,若是他能见到现在的我,不知道该有多开心。三百年前,天玄宫被灭,小师妹惨被轮番玷污。我从密道离开,逃离万里,偶得奇遇,迈入修仙之门,却弹指一晃,数十年已经过去。当我再次回到青羊山,九阳观早已经被取代,而当初灭我天玄宫的那个修士也在一次探险中被人杀害,物是人非,到头来一场空,修炼三百载,终于得遇天劫,未想到,居然因此回到了三百年前,这,是真的!”

“其实,那个九阳观的请来的仙师,真的很弱,很弱!”林翰的声音幽幽的在三人身后响起:“包括九阳观,今天来多少,便会被灭掉多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