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寡妇制造者
  • 我的宠兽超级凶
  • 饮马望秦川
  • 2968字
  • 2021-01-01 12:44:09

“唔...”在一间昏暗的小房间里,一个躺在地上的人影仿佛动了一下,发出一声低吟。

一阵悉悉索索的衣服摩擦声中,那人用一只手撑着地面勉强坐了起来,另一只手揉了揉额头,茫然的打量着四周的环境。

这是一间大约8平方左右的房间,不大的空间里除了小窗下摆着的单人床和电脑桌外,靠墙的地方摆放着的类似药房里盛放药材的柜子。

不同的是抽屉要比药材柜大上很多,而且是透明的亚克力材质。

每个箱子内都装着低瓦数夜用灯泡,散发着幽暗的微光。

墙角单独放着一个鱼缸,不知作何用处。

那人又呆坐了几分钟,透过微弱的光线可以看到他苍白瘦削的脸,以及那双略显茫然的眼睛。

窗外的街道一辆车飞驰而过,强光穿过玻璃照射在他脸上。,他下意识抬起右手遮住眼睛,随后他像是想起了什么,呆呆的盯着自己的右手。

“我叫邵子峰,今年19岁,是宿城大学大二学生,专业是广告与会展...”

“不,专业是培育学...”

“今天是2月19号周三...”

“不,今天是2月18号周二..”

“还有一个订单没处理,可是...我不是被圆斑蝰咬了吗?”邵子峰嘴里喃喃自语着。

他茫然的看着自己白皙的右手,手指纤细修长,皮肤光滑紧致,并没有记忆中的咬痕。

各种杂乱的记忆和莫名其妙的疏离感,让他心情烦躁的抓了抓凌乱的头发。

邵子峰,是宿城大学的学生,除本职学生身份外,还兼职某宝店店主。不过他店里卖的东西比较特殊,主要是一些比较小众的爬宠。

比如靠墙的柜子里的那些,上面几层是各品种的宠物蛇,下面则是几只蜥蜴,如果客户需要他还可以帮忙订购蜘蛛蜈蚣之类的猎奇宠物。

今天上课时他接到一个订单,客户是通过别人介绍的,点名要他偷偷养的一条圆斑蝰。

说起圆斑蝰,就不得不说它的外号。

这玩意儿俗称肾亏蛇和寡妇制造者,被它咬上一口的话就算侥幸不死,也会对肾脏造成不可逆转的损伤,恐怖如斯,男摸女累。

当然这不是他偷偷饲养的原因,原因是这蛇被列入《国家生物多样性红色名录》,他不敢卖啊。

被咬全村吃饭。

贩卖牢底坐穿。

放生又不舍得。

但是最后他还是妥协了,他本来是想拒绝的,但是对方给的实在太多了,他只是个要靠双手养活自己的穷学生啊。

放学后邵子峰匆匆赶回出租屋,路上像往常一样买了晚饭和两色球。

是的,自从他第一次在朋友的蛊惑下买了一张刮刮乐中了300元后,邵子峰就一直觉得自己可以中大奖,走向人生巅峰,提前过上混吃等死的退休生活。

顺便还能给母亲买间带院子的大房间,雇上几个人帮忙搭理她老人家收留的流浪宠物。

可惜现实给了他响亮的一耳光,即便如此,他还是会每期买一注两色球,不为别的,就为心中的那个梦想。

回到出租屋后,邵子峰来不及吃晚饭就拿起笔记本忙碌起来。

打开抽屉,小心翼翼的把里面的蛇拿在手上认真观察。

这是一条有着金黄色斑块纹乳白色小蛇,光滑修长的身躯上密布着细密的鳞片,头部上方有着箭头形纹饰,箭头的方向指向鼻尖,上下唇边的颜色较浅,唇边的鳞片与不同的色带形成刻度状纹,瞳孔圆形,有着红宝石一样眼睛。

“白化体玉米蛇,亚成体,箱内恒温23摄氏度...”

将蛇放回抽屉,邵子峰把笔帽咬在嘴里,用笔在笔记本上认真的的记录着。

这是他从接触爬圈就养成的一个习惯,对于他养过的这些宠物,从个体品种到发育情况,甚至喂食时间他都会事无巨细的记录下来。

记录完后,他还要对照编号,给那些到了进食时间的蛇喂食。

食物是他从网上专门买的小白鼠幼崽,当然是那种冷冻的,毕竟自认为小有爱心的他,还做不到亲手用活物喂食。

蛇类进食还算轻松,幼体一星期喂食两次,亚成体一星期一次,成体就皮实了,随便几天都行,但也不能太久不喂,因为那样的话它们可能会把你当食物。

伺候完蛇柜里的大爷们,邵子峰又来到墙角的正方形鱼缸前。

鱼缸底铺着一层厚厚的黄沙,上面随意摆着几块假山一样的石头和动物尸骨模型,一只体长十多公分的蜥蜴正一脸警惕的看着他伸过来的大手。

南非犰狳蜥,通体呈暗黄色,头后部有6枚大而有明显鳞骨的鳞片并列,躯体及尾部同样有具明显鳞骨的鳞片呈带状排列。

这是一种很有意思的蜥蜴,一但遭遇危险,便迅速钻进岩石缝隙中躲藏。

若不小心被捕,则将头尾卷曲成球状,以保护柔软的腹部。

因为繁殖困难,南非犰狳蜥作为当地保护动物又很难出口,所以经常在国内被卖出天价(一只中华水龙也就几百块钱,而南非犰狳蜥很容易卖出上万的价格。)

这只犰狳蜥是之前一个客户找他定的,邵子峰找了许久才找到货,可是最后那个客户却不要了。

到头来除了一千块钱的定金,他还亏了好几千。

邵子峰看着咬着自己尾巴团成球的南非犰狳蜥,忍不住用手指戳了戳它粗糙的鳞片。

南非犰狳蜥紧张的看着邵子峰,身体微微的颤抖着。

“小赔钱货,快吃吧。”

见状,邵子峰用手指轻轻弹了一下它的小脑袋,在旁边放了点食物。

别的不说,除了损失点钱外,他还挺喜欢这个小家伙的。

南非犰狳蜥:(°ー°〃)

等忙完这一切,邵子峰重重的伸了个懒腰,连饭都不想吃了把自己摔倒在床上,用手捏了捏鼻梁,缓解着眼睛的酸涩,放空自己的他总觉得自己忘记了什么。

拿起手机看了看时间...

“糟了,忘给人发货了。”

“恩...晚一天也没什么吧?毕竟他也没规定时间。”邵子峰喃喃自语的安慰着自己,又重重的瘫在了床上。

闭眼小憩半小时后,时间已经接近九点,他打开手机收音机调到一个常听的广播频道,至于为什么经常听这个频道,当然是因为声音甜美可爱的主播小姐姐...

会播报每期的中奖号码。

把手机和彩票一起放在桌子上,在主播小姐姐甜美的播报声中,邵子峰来到养着圆斑蝰的抽屉前。

看着柜子里把自己盘成一坨,缩在角落里的圆斑蝰,他鬼使神差般打开了蛇柜的抽屉。

这蛇确切的说并不是他从正规渠道购买的,而是之前圈子里一个退圈的油腻大叔处理存货时送给他的。

当时邵子峰刚入圈不久,从油腻大叔那里高价接手了不少幼体蛇,油腻大叔眼睛笑的眯成了一条缝,说最下面的盒子里有个惊喜给他,算是私人赠品。

邵子峰清楚记得他一边查询资料,一边记笔时受到的惊吓,要命啊。

“小家伙,明天给你找一个新主人怎么样。”

邵子峰手指紧紧的捏着捏着圆斑蝰三角形的蛇头,它被捏的张着大嘴,两根晶莹的毒牙从软肉里伸了出来。

毒牙上似有毒液流动,发出嘶嘶的气声,细长的身子紧紧的缠着他的小臂,蛇尾又缠着自己身子,对邵子峰的手臂进行了锁死绞杀。

邵子峰不为所动,甚至还笑眯眯的看着它,仿佛在看自己的致富宝余额。

“听众朋友们,不知不觉,又到了该说晚安的时候了,按照惯例说晚安前由小欣,为大家播报新一期的两色球中奖号码,本期中奖号码03、06、17、22、25、27、最后一个号码08...下面重复一遍03、06...”

“嗡”

邵子峰感到一阵气血冲上脑门,耳边回荡着主播小欣清甜的嗓音播报的号码,这分明就是他追的那一注。

“噫!好了!我中了!”邵子峰飞快的跑到桌子前拿起彩票,上面的数字赫然就是本期中奖号码,处在兴奋中的邵子峰甚至没注意到,右手上的圆斑蝰早在他松手时就咬在了他的虎口上,因兴奋快速流动的血液使毒液更快的涌向心脏。

突然传来的晕眩感打断了处在狂喜中的邵子峰,回过神来的他脑海里传来一阵阵的失重感。

低头看向自己的右手,圆斑蝰还紧紧的咬在虎口上,一双没有任何情绪的蛇眼和他对视着,他甚至还能感觉到圆斑蝰依旧在往他的身体里注射着毒液。

想抬起自己的右臂却重若千斤。

脚步踉跄几步后整个人重重的摔倒在地。

思维像是被冻结一样越来越模糊,只能隐约感觉到自己双手分别拿着圆斑蝰和中奖券。

“我...我好像中大奖了...”

“还有..我被蛇咬了…”

“关键这蛇是大名鼎鼎的肾亏蛇圆斑蝰!”

“我的肾啊...”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