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签到送学姐
  • 开局签到首富学姐
  • 抚琴望月
  • 2001字
  • 2020-04-11 12:13:38

“恭喜签到成功,你将获得富豪学姐一枚。”一道声音从张泽的脑海中响起,一切都好像是那么的虚幻,导致他也没有多在意。

此时的张泽整个脑子都是昏沉的,分不清什么是真的,什么是假的。摇摇欲坠的脑袋不停地支撑着自己不要倒下去,但是那种疲惫之意不断地向他招手。

“张泽!张泽!张泽!”

不知道是哪路神仙在那里疯狂的叫喊着他的名字,自己的身体被人使劲的摇晃着。

“干嘛呀?”

张泽有些不耐烦的回答了一声。

“张泽!同学们都在这呢,你怎么睡起觉来了?”一个声音传入张泽的耳朵里。

对!同学都在,他现在在参加高中同学聚会,这让迷迷糊糊几乎要陷入沉睡之中的他猛然清醒,悚然坐了起来,眼睛有些迷糊,但是丝毫没有妨碍到他观察四周。

坐在他身旁的是一个体重一百六身高一百六的胖子,张泽认识他,他便是高中同学里的混子,平时上课经常玩手机,放学就去网吧的杨东平,张泽当时和他的关系还行,不算好耶不算差的样子。

“你昨晚上干嘛去了,怎么会在这里睡着了。”杨东平看着张泽的疲惫样,脸皮稍微有些严肃的说道。

昨天干嘛了?张泽记得,昨天因为编辑催稿的缘故,写文章写到凌晨,然后今天挺早就来到了这个酒店参加高中同学聚会,心里想着这么久没见了,也不应该迟到不是。

可是当他到了这里的时候发现,他竟然来早了,包下的包间竟然只有他一个人,所以他就只好坐在沙发上等,等着等着,睡意来了,就迷迷糊糊的睡着了,直到被这个胖子叫醒。

杨东平没有等张泽回答他的问题便走开了,去到另外一边和别的高中同学寒颤去了。

这时张泽才发现,包间里已经来了好多熟悉的面孔,都是曾经一起的同班同学,每个人都光鲜亮丽的?看起来都混得不错。

张泽看了看自己身上穿的这一身,洗到发黄的白衣短袖,有些破旧的黑色短裤,一双破了洞的安踏跑鞋,看起来和其他人真的不是一个等级的。

“哟,老大戴金表啦?”突然有一个人开始大惊小怪了,这倒是吸引了全部人的目光。

张泽也顺着声音看去,只见被人群目光注视着的,是那个高中时候的富二代王程,在高中的时候张泽和同学们就知道王程家里有钱,老爸是搞房地产的,家里资产上亿,是个名副其实的大财主。

王程从小就显摆,家里有钱,没办法,张泽还记得自己高中的时候也去蹭过他的好处,做过他的狗仔,现在想来,人家能戴上金表也算正常。

王程被这么一群人附庸着,大家看看金表,吹捧一下他怎么怎么样,唯有张泽一人坐在沙发上没有动,自己倒了一杯果汁喝起来。

“老大,现在你大学还没毕业你就带上金表了,那你的毕业礼物不就是一台奔驰宝马啦?”有人打趣的说道。

“什么奔驰宝马?只有兰博基尼才能配上老大的身份。”有一个人出来说道。

王程在这种吹捧中洋洋自得,但还是挥了挥手,好像是在示意不在在吹捧下去了,自己说道:“我老妈已经答应了,我这个暑假就去考驾照,到时候买辆跑车开开。”

王程的这句话很欠打啊,到底是有资本的富家公子,说话都这么欠。虽说如此,但是有谁会真的动手打?人家有钱啊,人家装逼人家最大。

“老大向来都是光鲜亮丽,是我们这些人的模范啊,不像是某些人,短衣短袖加个破鞋,看起来就像是垃圾推里捡出来的,真的不知道这种人怎么还好意思来参加同学聚会。”一个声音瞬间刺痛了张泽的耳膜。

短衣短裤破鞋?这说的不就是自己吗?听了这番话,他心中也有不爽,这是在侮辱人啊!

张泽突然感到有些尴尬起来,虽然他们有看向王程那个方向,不知道对方到底在干嘛,但是他能够感觉到好多人的眼睛都在看着他,让他有种极为不舒服的感觉。

那种冷眼,那种蔑视,张泽从小就见识过,他现在不想在看见了。

他现在只想离开这,他感觉再待下去,他的脸就要在地上摩擦了,这已经不是他这种凡人能够呆的地方了,他这样带下去,只能受到很多的嘲讽,这是他的猜测。

突然间,就在这时,张泽想要逃避的时候,包间的大门被猛然推开,一个身穿白衣长裙,脚踩十厘米水晶高跟鞋的女孩冲了起来,化有一些淡妆的脸庞上显露出来的一种霸道的风采。

女孩一进门就看到张泽,然后右手一挥,有一个同样衣着华丽的女子冲了上来,直接就开始对张泽动手动脚。

张泽也是一脸懵逼的样子,那几位一涌而上的女子太多于暴力,导致张泽并没有什么反抗的余地。

转眼间,他就被别人硬套上了一件看起来价格不菲的衣服,脚下的破安踏鞋也被别人强行脱掉,换上了一双纯白的椰子鞋。

白衣女孩上下打量了一下被整改了一番的张泽,满意的点了点头,说:“这才配得上我们文学社成员的身份。”

说完了,她又将目光投向包间里因为她的出现而显得懵逼的其他人,脸上露出一丝温和的笑容,说道:“不好意思同学们,张泽他还有些事,先走啦!”

女孩说完,便挽起了张泽的手臂,拉着他向外走去。

“别回头,要做出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自信点,想着你现在要去拯救世界,你就是救世主,现在辣妹来接你了,等一下你就要回到组织的怀抱一样。”

女孩挽着张泽的手臂上嘴巴里还在不停地嘀咕,好像这是在乐意提醒后者一般。

直到张泽坐进那辆红色法拉利里,包间里的人才从惊愕之中回过神来。

他妈张泽,这是要逆天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