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吉
  • 象棋俗人
  • 热情与痛苦
  • 2195字
  • 2020-04-14 08:59:19

今天并不能算是个特别的日子,但却是他最走运的一天。

至少是他失业两个月以来最走运的一天。

因为他今天下了六盘棋,只输了一盘棋。

这个战绩对于一个象棋初学者来说,本是件不可思议的事。

更何况,他在今天的最后,终于下赢了这条街上公认的棋王李大爷,更能堪称奇迹。

现在是黄昏,这条街上的行人并不多,可能是因为今天是忙碌的星期一,也有可能是现在大约是冬季,天气又冷又凉,风也又冻又闹,的确除了像他这般无所事事的闲人,忙人可不在忙碌的周一为着所谓生活而奔波嘛。

他踏着这漫天夕阳,脚步轻快地往街边便利店走去。

他想购物,他想去消费,他想花钱去延长这来之不易的快乐。

但很可惜,便利店卖的啤酒是凉的,他本来想买热的,哪怕是常温都行,但收银台那个满脸麻子的收银员,却以没货这种蹩脚的理由应付着他。

他有些生气,但最后还是没有计较,哪怕最后带着一脸嫌弃的收银员递来的关东煮也是凉的,但,他的心也依旧是热的。

人嘛,只要心是热的,东西冷热好坏好像变得一点都不重要。

他本来还想去熟悉的花店买束花,但是很不凑巧,今天那家号称地球不爆炸他们不放假的花店,也难得紧锁大门,跟这条街一般冷冷落落的。

他又只能绕了一个大圈,去了大远处的花店买了束花。

买花,是他出门的习惯。

他是个不懂浪漫的人,在他眼里,在他心中,花可能就代表着浪漫。

这般连浪漫都带着可能的男人,也应该在生活中没有太多女性朋友,更应该不讨女人喜欢吧。

事实也的确如此,岁数不小的他,好像从未正儿八经的去谈场恋爱。

这就有些奇怪了,既然没有恋爱,没有女人喜欢,他还买花干嘛?

答案仍然是送人,送女人。

只是,他送的人,仅仅是他认识两个月的女租户罢了。

自从他失业以后,他好像明悟了很多。

他本是个工作狂,也是他们公司出类拔萃的优秀员工。为了老板嘴里“咱们的未来”,他牺牲了所有业余生活,全身心投入在公司的“线上象棋社交”大项目中。

但也因为他比别人更加投入,更加精益求精。他也无意间得罪了很多人,其中就有一个听说是投资方安插在公司的小领导。最后,他只能落得一个卷铺盖走人的结局。

他现在还记得,他被离职的那一天,也是这满天夕阳。

那天,岁数还没他大的小老板,递来了一封塞得满满当当的信封,里面有一万块钱。

那个岁数还没他大的小老板,拍了拍他的肩膀,说了几句漂亮话,还送了他一本书。

那本书好像叫做《人性的弱点》,听说是处理职场人际关系的书,也是个国外知名人际关系学大师著作的。

但这本书,在他离开公司时,随手送给了街边一个乞丐。

他光看这本书的名字,就明白,在职场这方面,光有努力和勤奋是不够的。

现在这世道,勤奋和努力,都好像不如会说漂亮话那般有用。

也很可惜,他什么都愿意去改变去学习。

唯独,说漂亮话这方面,他不愿去改变。

就像他的名字杨铮那般。

杨是白杨树的杨,铮是铁骨铮铮的铮。

男儿,生当顶天立地,背后那根脊梁骨到火化场时也必须是直的。

他都这样铁骨铮铮二十多年了,他还想继续再去铮铮铁骨二十年,三十年,甚至更久。

想让他变成自己以前自己压根看不上的那种人,实属有些困难。

欢欢说他,太过于幼稚。

欢欢也说他,他不够现实。

他承认欢欢所说的话,但他宁愿这般幼稚下去,因为他从五年前便发誓要为他那终生一事无成的父亲争口气。

他还记得,父亲临终前,留下来的遗言就是:“你一定要做一个脚踏实地正直的人,一定要做个铁骨铮铮的人,要让别人知道一辈子只会拍马屁的老杨头也有个顶天立地的儿子。”只要一想起这段话,杨铮眼泪都忍不住要流出来。

他不能哭,也再也不会哭。

因为,他尊敬他那一事无成的父亲,所以,他一定要做成老杨头口中的人。

欢欢,是他的租户。

自从他父亲去世后,家里的房子就落在他手里。

他的房子不大也就八十多平,户型也不好,说是三室一厅,其实最小的房间也仅仅只能放下一张床和一张桌子。

老杨头一辈子溜须拍马,最后也就换来了这套房子。

如今小杨不会溜须拍马,失业之后也只能出租老杨头的这套房维持生计。

欢欢住的就是那最小的房间。

一千五一个月,在上京价格还算公道,毕竟,说只是一间,但在欢欢眼里,除了杨铮的房间以外,其余都是她的。

欢欢就如她的名字一样,是个欢快的人,也是个有些可爱的追梦人。

五年前,她独身一人来到上京,为了那虚无缥缈的漫画家梦想,拼搏了整整五年。

这五年的闯荡,也让她小有名气,小到只有她和杨铮两人知道自己的漫画家身份。

欢欢也有点特殊,因为她天生就有语言障碍。

俗称是哑巴。

欢欢她也真的很好看,眼里藏着秋波,笑起来有春泉般的酒窝,皱眉的时候又像夏雨,生气的时候又像冬雪,配上她不能说话的柔弱,她比杨铮手中的花还像花。

她想当漫画家,明明比杨铮还不现实。

但她总是用手语和娟秀的文字告诉杨铮,他才是个幼稚鬼。

本着好男不跟女斗的杨铮,自然也不会和这个真正的幼稚鬼计较。

他反而挺感激这个真正的幼稚鬼,若没有她意外出现在自己生活里。自己应该也没法像现在这般乐观。

这个总是说自己幼稚的女孩,用她的笑容,给自己传递着有关于她的快乐。

杨铮也只能用最笨的买花方法,去回敬着这个不能说话的快乐女孩。

花,是欢欢第五喜欢的东西。

也是杨铮唯一知道是欢欢喜欢的东西。

手中的康乃馨,有些发焉,这康乃馨是那家花店最后剩下的花。

康乃馨在花语中意味着热情、魅力。

那剩下最重要的尊敬,真情,亲情思念,却被花店老板刻意隐瞒。

啊,这个老板,可真够坏的。

不过,也无所谓。

因为在花店里,杨铮看到了那只存在记忆,许久不见的老式日历。

上面写着:

九月初九,大吉。

诸事皆宜。

不避凶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