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章 回城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40字
  • 2014-01-12 14:17:57

白萧文化内力为画戟,肃杀的凌空而起。白歌魅惑的脸庞带上了笑意,眉眼弯弯的,也含笑了似。

画戟带着银光,划破了天际。

白歌悬浮在空中的魂手中竟也隐隐约约的出了什么形体,眼角一挑,不知是不是错觉,白萧文清清楚楚看到那一片杀意。白歌忽的抬手向他劈去,金光闪闪的砍向白萧文,白萧文长戟借势挡在胸前。

“歌儿……”他皱眉,白歌手中拿了长剑,闪瞎了白萧文24K的人眼,白歌勾起眼角,剑剑致命。白萧文悲戚的只是阻挡,生怕伤到她。焉得她长发飘舞,面容痛苦,白萧文赶忙向前,却不料长剑刺透臂膀,他不急不恼,手掌抓住剑刃,血顺着掩盖了金光“歌儿,是不是我死了你就可以活下去。”

白萧文眼中不见什么情绪,波澜不惊“那我替你死。”

唐突的抱着白歌,整把长剑都穿过白萧文,他紧紧搂着白歌“有了你,我才知道,这天下,也不过你的命重要。”

白歌张着嘴哽咽,眼泪就落了下来。白歌感觉自己做了个梦,一个声音说要带走自己,她不想走,竟然看到了白萧文。那声音又说整个白萧文是幻境,杀了他才能真的回去同白萧文相见。可是哪怕是所谓幻境,白歌也舍不得杀了白萧文,白萧文如此近,怀抱如此温暖,白萧文啊,如果真的可以再见到你,我想说……此生我只为见你一眼,死亦何惧。

怀中的影越来越轻,淡的消散了。

消散了?

白萧文怒目,天却骤然晴朗了,天空碧透碧透到,白萧文看到地上白歌微微抬起头,身旁圣洁的笼着金光,然后忽的一道雷电迅速打下。快到白歌根本没有反应,她意识早就模糊了,要死了吗?又要死了吗?好像看到了白萧文,哦,白萧文……我好想你,又听到那个声音无奈道“算了算了,随你们吧。”。白萧文就丝毫没有考虑的挡在了白歌之前,他没想,什么也没想。

白萧文紧紧抱着白歌,两人身上的光芒都散去,狼狈不堪,怪的是白萧文身上的伤却不见踪迹。他狐疑的望了望智远,震元子却颤巍巍的“上官教主,你你……快让老衲看看。”

“歌,歌儿。”白萧文见怀中的人气息平稳才放心下去“我没什么大碍,您先帮我查去那日的人都是谁。我带歌儿回城,白府有暗士,这里‘世说’范围不涉及,太不安全。”白萧文虽然狼狈,身上的气息依旧王者至尊,哪怕跟智远说话也是带了几分命令。

智远皱了皱眉,想转转佛珠却发现没有了,只得空喊了一声“我佛慈悲。”有说道“震叶这孩子,还望上官教主多照料。”

……

狼狈的白萧文抱着狼狈的白歌就一步一步的走到了京城之中,不是不想轻功,因为他现在内力极度衰弱,怕是连一丈都跃不起。每走一步,他就埋怨自己一次。为什么,为什么自己没有保护好她,他恍然明白,他爱她,不为什么,纯粹的爱她。当然也有不爽,震叶就安静的跟着他们,干干净净的儒雅,好像他才是酷炫屌炸天那个,于是乎白萧文把怨气撒向了叶小受。

“你是不是想打歌儿主意,少做梦了,她不会喜欢女人的。”震叶也不应他,只是淡淡跟着,良久看白萧文尴尬了才回到“所以她不喜欢你吗。”此时的城中熙熙攘攘的,似乎并没有因为失了白萧文而怎的,白萧文脸抽了抽,眼看着白歌脸色不太好,没那个心思再去理他。

“呦,白三少?怀里的是那家美人啊!”迎面的一个挺着大肚公子哥老远就呼着白萧文,像的两人熟络的紧,白萧文也不抬头,眼瞅着擦肩而过了。那人也许面上丢了彩,高声续到“白三少,这女的算的什么,沈某家中刚刚来了些许西域歌姬,可是比您怀中这个,这个……残花败柳强不知道多少。”

沈万山看着白萧文怀里的白歌愣愣的说出残花败柳来,要说起来这沈万山还是白萧文的一个堂兄,跟沈宜春沾了点亲血。刚刚本他该识趣,但他听这城里的风言风语的,一说他们白家得罪了皇室,二说他白家二女得罪了神佛,自己也揣摩着,白家,不会在风光多久了。这白萧文往日纨绔不羁,未曾将自己放在眼里,今天他是想敲敲白萧文,让他记着自个也是个少爷,还是他哥。

“这也当是我给你的,毕竟我年长着,是该照顾照顾你。”他说着还伸手拽了白歌,他倒见过白歌,也是几年之前的事了,一是白歌不喜抛头露面,二是沈氏对他们家实是不上心。

白萧文身上杀气陡然起来了,街上人都行放慢了步子,幸灾乐祸的等着看看会怎么发展下去,白萧也是在难得如此狼狈“松开。”他抱着白歌,没有手,干脆一脚踹开了他“残花败柳?哼。”

现在他是是在没有力气,不然一觉下去非把他翔踹一地。

“哎呦喂啊,我……我看你白家,你白萧文还能风光多久,你那个二姐也是祸害,你们一家子祸害。”沈万山也不知道怎么想的,鬼使神差的就说道,不过声音小道自己都听不太真切,不巧的是白萧文耳朵好的很。白萧文嘴角抬了抬,魅惑的脸上有些迷离,扫了扫人群,他们眼中看白歌时惊恐,不屑,厌恶,微妙的刺激着白萧文,白歌是他的宝贝,让凡夫俗子看一眼他的感到是对白歌的侮辱,凭什么,他们还眼神如此。“让诸生给你陪葬吧。小野花,想跟着我可以,今日血染不红这地上白石,跟我一步,我便断你双股,看我一眼,我便毁你双目。”

震叶风轻云淡,脸上不显山不露水的,白萧文想着他十有八九不会动手,这样一说只想摆脱了他,就算现在自己没有那个功夫跟力气,但刚刚自己就把传‘世说’的信号传了出去,又看看四周,没人走,好,很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