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7章 续命灯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79字
  • 2013-11-30 19:55:39

他抬眼看着白歌,白歌不应他,孩子气的别过头。震元子的顾虑刹那都没有了,只是想着“这是我的女儿,我萧梗与灵染的女儿。”

白歌身边就忽的暗了下去,续而黑透了,只剩下白歌,四周除了漆黑,白歌再看不到什么。白歌脑子一抽,可不是刚刚自己说的话激怒了他?哦NO!!自己刚刚知道自己可以跟白萧文不是姐弟,这还没来得及自由恋爱一下就要挂了?!开玩笑啊,早知道自己就不体验什么父爱了!

“歌儿……”震元子的声音悠悠荡荡,白歌右臂旁又亮起一点淡光,吓的白歌起了身,原是一盏古灯。它就幽幽的亮着。白歌脚边忽的又亮起一盏,看的她心中发毛。转了一圈,哪里都是暗黑暗黑的“喂,你要干什么!”说来也怪,连声回音都没有。“谁也别想伤你,天,我也不许。”白歌的心平复了不少,只因这话白萧文他也说过。一挥衣袖,眉间有点犹豫“让我出去!”灯已然亮了七八盏来,却照不亮四周。

他也不应,终是开了口,说得却是别话“其实我很爱小染啊……真的很爱……我学道是为了给她改命啊,师傅说我若不拜入他门下弘扬道发,小染三日会暴毙。我自是答应,甚至想用我的命续给小染,师傅说天命不可违,而且小染命格太凶,借来的命也只能维持一年。一年以后,因为欠了天命一年,会永世不能轮回,除非学会燃灯改命,才能召回真正的阳寿,但是这燃灯要求苛刻,没有十年道发根本不可能,就算十年也不一定可以学成。我还是固执的坚持,结果……师傅为了给小染续命,离世了。”

他说了很久,顿了顿“我是不是很自私?”白歌摇了摇头,也不知道他看到没有“我为了早日学得道法,不惜去雪山日日严寒,幸得遇到一位高人收我为徒。他说改命只有‘续命灯’可选,‘续命灯’难以掌控,并且不易学成,要求七七四十九盏灯全亮苛刻不说,定会收到天惩。但要想续命,还可以去找‘续魂冰’,哪‘续魂冰’正在雪山之上。”

“我找遍了雪山,也未曾寻到哪‘续魂冰’,眼看到了一年之期,我执意下山。雪山得师傅自是不同意,却也知拦不住我,嘱咐我,现在燃‘续命灯’成功率不高,若失败我还未死,把小染三魂带回去他自有办法。但是我回到这里……小染……也嫁人了,还有了女儿。我恨啊,恨得心痛,却还是想先为她续命,找到此处布了阵,没想到没想到……小染竟然……我看到信时,小染早就去了。我也想带你走,但我山野老道,比不了白府荣华富贵。”

“哪你看……我过的开心吗。”白歌反问道。

震元子默了,他于灵染相通多年,虽灵染不接受自己,自己也未曾出过这山,这些年一些事,也看在眼里。却因为‘七煞’钉在白府,不敢私自用法除去他们,一是身上罪孽太多,二是白府若失了常年的主骨,煞气太多,反噬赔上白歌性命。

“歌儿……别怨爹……”震元子连忙改了口“不,别怨我……十几年来,我深感罪孽深重,你是我唯一的希望……但却未曾去你娘坟前看一眼,歌儿……所以你一定要帮我去……看看小染。”

白歌皱眉,看了看四周,黄彤彤一片,连在一起,不知道亮了多少,却依旧没有一丝暖意。“怎么,没脸见她?”话音未落,四周就就褪去了漆黑,亮堂了起来。震元子还在白歌正对面,白歌刚想继续嘲讽几句,他就大笑起来,有些凄凉,有些猖狂。“哈哈哈哈,我萧梗数十年,只为我女儿而活,行尸走肉造孽无数,何时怕过这天!我今甘愿化为灰烬,三界终生再无我震元子踪迹,若胆敢伤我歌儿,死不瞑目,死不瞑目啊!”一口血喷出来,飞溅到白歌未曾戴面纱得脸边,以至于他手碰到哪沟壑得脸庞都没有挣扎。

他手掌在白歌额头不轻不重的拍了一下,暖流就游荡在白歌全身。“你说什么?”其实……这个爹还挺好,白歌顺势的后退几步时想顺嘴哑声嘟囔道“爹。”,震元子就在飘渺恍惚间对白歌如此溺爱的笑了。好像一位父亲看到了自己女儿第一次叫了爸爸,他要把世上最好的都给她。白歌就看到他嘴动了动,不知道是叫的‘歌儿’还是‘女儿’,然后悲戚的大喊“快走!”

头顶上的瓦片纷飞,打在白歌身上时像是被巨大的力量捏的粉碎,白歌感觉是刚刚震元子拍自己哪一下的原因。此时震元子跪在地上,原本整洁的衣衫都是血迹,头发散乱着,天的颜色变的深蓝,随即开始发紫。几道雷带着银白的尾巴就劈下来,好像都打在了白歌脚边。也许也打在震元子身上。

“这诸神!若你还有良,何苦难为我萧梗骨肉!苍天无眼,诸神眼瞎啊!何为轮回报应,何为灰飞烟灭,皆是神明无情,铁石心肠!”震元子就如此笑着,字字怨天,落在地上的天雷化为一片幽幽蓝火,包围着白歌,刺骨的冷。天上出了巨大的漩涡,紧接着数道深紫天雷劈向震元子。震元子的笑就回荡在白歌四周,白歌心中好生不安,那是我爹,我爹!

四周静了,在白歌耳中,又吵了,眼前,一片灰烬,是尘埃,是瓦砾,是她还没来得急善待的爹。

“爹!”悠悠怅怅,可惜他萧梗再也听不到。

不远处的寺中,白萧文脸色苍白的从床上站起来,径直来到门口一个和尚身边“方丈,咳,歌儿呢?咳咳……”

“天惩……震元老兄!”那和尚正是智远,他表情凝重,并不回答白萧文。

白萧文也顺着他眼光望去,一处天际泛着紫光,形成一个漩涡,即使离的如此之远,白萧文还是感到深深的肃杀。如果往常,他一定会吊儿郎当的调侃几句智远,在看看那发生了什么,不过现在他没兴趣也没心情,他脑子里,心里,都是白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