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6章 七煞阵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190字
  • 2013-11-09 23:00:50

“他回来得时候,灵染女儿都有了,她呵斥他让他滚,然后第二天就自杀了。”震元子而后说得风轻云淡,不过白歌见到了他悔恨的眼神“那个人是你?所以,你恨我娘?”白歌蒙了,有点摸不到头尾,唐突的来了一句。“不,不……”震元子颓然的摇摇头,掀起画,整面墙都动了起来,画后竟然还有一个暗格,墙后竟然还有暗道。眼见着他走了进去,白歌看看昏暗暗的小道,不禁有点发寒。

舔了舔上唇,门外的天有点阴,看不出来什么时辰,犹豫了一下,还是走了进去。

拐了一个弯,视野就开了来,也猛然明了,看着眼前,全是密密麻麻的古灯,一个挨着一个,说是杂乱无章,却又每一个都有种顺序规律。震元子就坐在之间,白歌也怯怯跟过去,刚好两个坐,两人一人一个。对面的人也不说什么,掏出一张纸递给白歌,纸还很新,白的耀眼,白歌眼睛眨了眨,接了过来,纸上字体清秀,却孱弱无力。

萧梗我夫,自夫之离,日盼归之,眼望归期无望,心凉似腊寒霜。为妾不应苟活,因染腹遗有夫骨,又不忍一尸两命,贱活至今。炎炎夏七,一女,名萧稗歌。染今又非贞洁之氏,只求夫量染,恕歌,实无颜尚存。

落款是十几年前。白歌第一反应就是,我是他女儿?哪我不是白萧文二姐!我们……白歌心沸动来,却又想起哪根小小的竹签。难不成他日他成君成王,自己还要毁了他的似锦前程,断了他的江山万里?却又想起不是想这些的时候,胡思乱想的逼自己别再想他,目光又落在本应泛黄的纸上。

十几年了,这纸却白的异常,不知道用了什么办法。没有烦绪之扰,细细看了良久,整文都低低淡淡,看不出有什么不满,字数寥寥,却把对那个名为萧梗的人包容全全于字间。没有太多寒暄,字字入眼诛心,却写的太风轻云淡,像是一封在平常不过的家书。

白歌同情起这个不太熟的娘,看沈氏哪德性就知道灵氏没少受欺负,生前被爱人所弃,而后却不得不同不爱的人夜夜缠绵,爱人归来不仅不能满诉衷肠之思还要独自承担背叛的愤怒,死时是多大的绝望啊!转而白歌又有些愤怒,也许是因为不由联想到白萧文,随而想到自己可悲之终?

“说爱他?去时为何不带她走?来时又为何不带她走?能得到书信就不能再去看看她望她宽恕?哼,学艺?道士不都可以改命吗,自己所谓爱的女人都因为自己被逼自溢,你改啊!笑话!”白歌一声比一声高,最后几近呵斥,又感到那是自己所谓的娘,不该那么生疏,有点怅然“还说我是你女儿……这么多年,我在白府无依无靠,受尽欺辱,为何你都没来看过我。哪怕一面也好,你有吗?怕是想都没想过吧……连自己家人都保护不好而抛弃,得道如何,成仙又如果……”

震元子嘴唇动了动,终是长叹了口气“命……都是命。”白歌握了握着手,心中鄙夷,人啊,总喜欢把一些事推给命。“歌儿……”待他在开口,已满然惆怅,叫着白歌“让我在为你占一卦吧。”

白歌看着他两边不多得白发,心中也是一酸

这就是父亲吗……自己前世对这个词多陌生啊!就算来到白府,也未曾感到半点关爱,竹蝶白萧文都未曾给她这种感受。虽然他也不算自己父亲,但是还是不由多了些孩子气,对他吼道“有什么可算的,我刚在寺里求了一签!万箭穿心不得好死!不给你添麻烦!”

“万箭穿心?”震元子眼里露出焦急,随机又道“你去求了命签?”白歌惨死他也算出了些,不过凶相是近几个月才显露出来的。数年前,也就是白歌两三岁时,他算出白歌命薄,煞气冲阴,便为她占了‘七煞卦’布了‘七煞阵’。也就是七种极凶煞之物布于七处,阵阵相通相连,一出崩裂七处介毁。这七煞震元子用了不足十月被抛弃的十月之婴,被冤害惨死的善人,一尸两命的难产之妇,被抄家灭门生前贪金无数权倾朝野的高官,被强暴后夫弃亲离自杀的少女,子女不孝活活饿死的老妇,赤胆忠心几乎战死边疆却被皇上赐毒毒死的边塞将军。七具尸骨怨气极大,舍不得人间不愿投胎,终成了孤魂野鬼。震元子就收了他们付了灵气,以泥为身,新坟与魂魄封在白府七处。

布阵时七处太难牵制,煞气几次反噬,眼看功亏一篑一缕魂魄进入阵中做了阵眼,正是灵染。阵眼牵制七处,灵染随时会魂飞魄散,震元子就把阵眼移换成两个,自己在山中当一阵眼,虽然灵染在没找过自己,但常常可以感受到她,这也是震元子除了白歌唯一的慰安了。阵眼不能脱阵,震元子数十年都不曾出山,他何尝不想白歌。不过他其实算看着白歌长大的,七煞阵开启处处相通自己作为阵眼自然也感受得到白歌,七煞被封,无限痛苦不能轮回,夺阳取寿却没有真身不能自己依附,震元子与灵染就把摄取来得阳寿十年折一月得续在了白歌身上。白老爷在白府居年数已久,沈氏命格太硬,三对子女灵染为阵眼不忍伤及,于是白府新入府的小妾就成了目标。这些年也死了不少下人,不过下人而已,谁在乎呢。

不知道白家如果知道这些年死的人真的与白歌有关,还会不会在明目张胆的推给白歌。

一直到半年之前,震元子忽然发现白歌得命相变得及其模糊,杂乱不堪,两种天命相交错,阳气愈发重了起来。‘七煞阵’被迫停止,阴气堆积,都压在白歌身上,灵染为阵眼,开始聚煞存阴,震元子就为白歌换阴转阳,自己阳寿修为补给灵染与白歌,维持‘七煞阵’。往后震元子哪怕开了天眼,也只能模糊看到白歌命中有灾。巧得算她离这不远,自己又不能出山,设法救来她,还想细算,只是没想到……没想到白歌竟然去了寺中,命签是极为诡异得,也是泄露天机的行为,却不能避改,只能转命。此时白歌又知道自己的下场,‘七煞阵’早就让他衰弱至极,阴亏阳损,天眼之举连阴寿都赌了上去,改命为逆天,转命天地不容,只怕会魂飞魄散……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