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风骚的白萧文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26字
  • 2013-06-30 20:56:58

白歌顺手又挑了,见都是钗子,心中想着在买些步摇什么的,便开口道“只有这些了吗?”

小贩脖子一伸,眉眼都低了下去,声音却高了不少“有!我这可还有个大宝贝!”白歌眉毛一挑,小贩弯着腰刨腾着。白歌好久没有这么自在过了,心中很是自在,自然心情也好了不少,竹蝶却怯怯的贴着白歌耳朵“白歌姐,他那些玩意值二两!分明是看你好欺负!”

“哪里话,我们且等着,看他还有什么。”白歌嘴上说着,心中也打了退堂鼓,但想想却不好说出口。待那小贩神秘的拿出一个暗红的有些发黑的盒子,虽不华丽,但却莫名其妙的一股气势。竹蝶也不看,在一旁,显然是生了气,但却不敢表现的太过明显。

白歌咂舌,转头小声道“竹蝶倒是别生气,我看看便罢,再说,银子还在你手里,难不成我把自己抵在这不成?”

竹蝶听了微微一愣,忙伸手掏银票,白歌扑哧的笑道,这丫头还真是不识逗,看来以后不可跟她开玩笑了“那票子你拿着我倒是也放心,再说,管着票子,我不乱买,你也放心不是!”

“我什么也不明,你呀,就当一次管家婆吧!”竹蝶显然没有让这么信任过,小脸红红的,郑重其事的点了点头。

白歌转头道,心中好奇“是什么你打开我瞧瞧!”

小贩‘彭’的打开木盒,一块的,哦不,一片温白的玉静静躺在锦红的绸缎上,只有虽白,但却不透明,好似其中流动着什么。白歌眯起眼睛,却什么都没有,难道刚刚看花了?眉梢一抬“这是什么玉?看着像和田,却也有几分不像似。”

“是我那年上雪山挖雪莲拾到的!你看,雪山上产的玉!是有灵性的!”

“你还去过雪山?”白歌也听说过,雪山奇冷无比,但山上的雪莲药性极好,甚至有起死回生的功效,价格更是昂贵的小户人家看都不敢看。于是每年都数千人上山采莲,但回来的却寥寥无几,虽然如此,年年上山的却还不在小数,但…想必都是这些贫苦人家吧。

“那当然!不过倒是没采到莲,只拾到这个…本想在去,却不中用的冻坏了一条腿,唉……”小贩先是得意洋洋,但随后便有些失落。

白歌把玉拿在手中,很薄,跟一层冰一样,凉气有些寒,直往骨头里窜。不知是那小贩说有灵气白歌信了,还是精神恍惚了,她竟感到其中有极寒的煞气,小心翼翼放回到锦盒中,手还被寒的有些发抖。“这玉我倒是看着不错,不如你开个价吧!”

“我看与小姐你有缘,五十两小姐拿去便是!”白歌不懂价钱,不知道是贵了,还是得了便宜,就看向竹蝶。竹蝶哪里会知道玉的价钱?开口便回了“这玉尚未雕,又薄的厉害,拿回去作甚?”

小贩眼一瞪,却不知应回什么,只是一味的说道“这玉是有灵性的…”

白歌的看着那玉,像是魔障了似的,怔怔的想带回去“这也是你拿命弄得手的,我也不想落得个欺你的名声。你也别因我们俩是女子就怎得我们,倒是赠与些钗子,包起来便是。”

小贩得意的看着竹蝶“得,还是小姐有眼光,我这就跟您包好,保证不欺了瞒了您!”

竹蝶虽不乐意,但毕竟白歌才是小姐,慢吞吞的给了钱,掂上东西,悻悻的跟在白歌身后“竹蝶,怎么?不开心啦!”白歌左看右看,心里欢快的很,随口问道竹蝶“没…”

白歌并没停下脚,便向前走边说道“那小贩也不容易,日日风吹雨打,再说,那也是人家用一条腿换的,怎,一条腿还不值五十两不成?”竹蝶听了虽觉得有理,齐步跑到白歌右侧“白歌姐,我知道你心善…可这,带回去作甚?!”

白歌心中也有些后悔,怎么莫名其妙着了魔一样?正想着怎回竹蝶,却看到不远处围了一群人,像是解脱似的小跑过去“呀,竹蝶快去看,那是怎得了!”

竹蝶在她身后“不可啊!小姐…白歌姐!”

人多的厉害,白歌也不好意思挤,就远远的站在外围踮着脚看,里面两男一女,什么样倒是看不真切,只模糊见得一个汉子五大三粗,膀润腰圆的。竹蝶比白歌还略低,更是伸长了脖子,这个年龄的丫头,哪有不好凑热闹的?听了好半晌,白歌虽看不到里面的情景,但也知了一二。

那汉子的妹妹让人占了便宜,他妹子倒是没多大抵触,这你情我愿本没什么,这个汉子却得理不饶人的让那人赔一百两银子。白歌心里好奇的紧,左右张望时,不知谁撞一下白歌,生生把白歌挤到了最里面。

“你这仗势欺人的二世祖,占了我妹子便宜,还想赖了不成?”那庞大的身躯正对着白歌,白歌慌乱后退两步,却也没能退出去,左右看了,竟一时寻不到了竹蝶。

抬眼间,白歌看到一个文质彬彬的白衣后生站在不远处,竟与那白萧文生的有几分相似。再定眼看时,倒又觉也并不是太像,眉眼间的神态倒是颇像。正巧四目相对,对面那人面色如常,白歌倒是尴尬的笑笑,无言。

有些不好意思的低下头,白歌心中想,想是今日遭那小子骚扰,又没见那小子几面,倒是有些生疏,才凑巧认错。

“你怎只听你那妹妹一面之词?我见都没见过她,何来欺辱了她?她那模样怕是梦中都梦不到我与她同房!”后生右手一错,镶金边缀着夜明珠的扇子便握在他手中。

咦,这个夜明珠好眼熟啊!这声音也有些熟悉,那那…那,那货真是白萧文!白歌眼角抽了几下,看那货风骚的折扇,犀利的语调,半仙的打扮应该就是白萧文没错了,白歌心中莫名的不想见到他,此时哪还有什么闲心看热闹?低声唤了几声“竹蝶”还是无人承应,便躬下身子想钻出人群。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