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9章 内容很多。。。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488字
  • 2013-09-20 00:29:16

“不给就不给吧,我们又不是没有手脚。”白歌无奈的笑了笑,说道:“大虎,二虎,刚刚路过的那片林子前,我见有条小河,你们两个去捉些鱼过来,顺便再取一些水。”

“哎!”

大虎和二虎两个眼睛一亮,急忙带上一些工具跑了过去。大虎和二虎两个,身手不凡,并不是普通的壮实,他们两个的拳脚也是不弱,否则又怎会是白府上最强的两个护卫呢,去湖里抓两条鱼自然没有问题的。

“竹蝶,你和秋萍两个,到附近的林子里捡了一些干柴,搭成一个货架子。”白歌咳了两下,接着道“我便……”

“白歌姐,你什么都不必干!”见得两人异口同声,白歌也乐得清闲不大一会,大虎和二虎两个,提着几条肥美的鱼儿,乐颠颠的跑了过来。

竹蝶秋萍到早回来,正同白歌说笑“竹蝶,我看那个卢少阳可是带你不薄啊!”眼看着竹蝶脸红了透,白歌还是打趣到。

“卢卢……卢……”“卢什么卢,卤肉吗?”见到了大虎二虎秋萍捂着嘴,接过鱼,走远时也不忘笑话下竹蝶。

“竹蝶,你可要想清楚,卢家,不比白家好到哪。”白歌见其他几人离得远些,不禁劝道。“我……我去哪都一样,不过不想离开白歌姐。”竹蝶掐着衣角,有些为难。

“竹蝶,你……”此时秋萍刚好将洗剥干净之后,便架在了货架子上,叫道白歌。白歌心中着急却也无话可说,只是叹口气,不禁又咳了起来。

手中正没有帕子,便用衣袖遮着嘴边。一条粉红的手帕在眼前飘了飘“喂,不要吗。还是说你不稀罕。”

白萧文别扭的站在呢,丝毫不嚣张。白歌眼中的惊喜闪了闪,生硬的说“还是,算了吧……”

白萧文手一扬,手中的帕子软飘飘的落下,白萧文落寞的背影与他今天穿的青锦格格不入,折扇在腰间,扇下的夜明珠摇摇晃晃。弯腰捡起那帕子,皱着眉,白萧文,你何时这样过?第一次相见的高傲猖狂,哪去了……不过随即白歌便笑了。

粉红的丝绸料子极好,那是用来当手帕的?竟然还用大红色歪歪扭扭绣着‘小歌儿’,最夸张的是竟然还在旁边绣有一个大红鸟……目测是凤凰……吧?!再抬头,白萧文一脸落寞,看自己的眼中,满是无奈。

不过一股浓浓的香气此时便飘散开来,白歌小心收好,于是……直奔秋萍而去。

秋萍似乎对这样的事情极为擅长,她跟大虎二虎跑到林子里也不知道从哪里弄来了一个蜂窝,又采摘了一些干枯的草药之类的东西,磨碎之后,均匀的撒在了货架子上的烤鱼上,看的白歌胃疼。

“秋萍……你……”白歌见得秋萍那熟练的手法,忍不住差异道。

听到白歌的问话,秋萍的脸上微微的一红,道:“以前在府上,爹爹管得严,城里又有不少府上的眼线,我和大虎也只得在这山野里……所以……”

说道这里,秋萍的满脸通红,再也说不下去了。一边的大虎却是挠着后脑,嘿嘿的傻笑,最神奇的是二虎,不知道那货跟着笑什么,难道每次都是他把风?竹蝶跟着白歌,有点迷茫……

这边的动静已经惊动了前面的人。因为是去大相国寺进香求签,所以府上的人已经提前沐浴斋戒,并不食荤腥。三天没尝肉滋味的那些下人,此时正端着碗,喝着白米粥,啃着硬邦邦的干粮,猛的闻到烤鱼的香气,口水都把干粮弄成了稀饭。

但是白歌是白府的特殊人物,所以那些下人也不敢说什么。

白镜倒是安静,一会吃着桂花糕,一会拿着绿豆糕,至于鱼……不好意思,这个四小姐感冒了。她身边白武强吃着糕点,脸色阴沉,不知道是不是馋的。另一边沈宜春和白琴,早就不停的吞着口水,眼睛直勾勾的盯着那边的烤鱼。

终于,白琴率先忍不住,她站起身来,叫上了两个丫鬟,便气势汹汹的朝着白歌她们而来。

“白歌,你,难道不知道,我们这次是去大相国寺进香吗?府上的人统统都沐浴斋戒,你居然还敢吃鱼?这分明是对佛祖的不敬,将那烤鱼拿来!”

白琴到底带着白武强的基因,也会找个理由,一下子一顶大帽子便扣了上来。

白歌嚼着口中的烤鱼,吧唧了几下嘴,抬起头来,淡淡的说道:“酒肉穿肠过,佛祖心中留。心中有佛,纵使吃的几条烤鱼又能如何?你嘴里说的道貌岸然,但心里却想着要吃这鱼儿……试问是我白歌对佛祖不敬,还是你白琴对佛祖不敬呢?话说还真是好吃啊!”

“呃……”

白琴张了张嘴,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说了。

“哼哼,白歌,你那只眼睛看到我家琴儿要吃你那鱼了?分明是你自己做贼心虚,欲加之罪何患无辞?”沈宜春积极的赶到,竟然说几句文雅的词儿来,看来是沈倩珊教她的她刚刚反省过来。

“若是不想吃,你们嘴边的那些口水又是什么?真是闪到我了。”白歌抬头笑了笑。

“啊!”

听得白歌的话,沈宜春母女两人急忙深处衣袖去擦嘴边,可是忽然间发现嘴边什么都没有,就听到周围下人那窃窃的笑声,心知上当。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白琴开口说道:“既然要去那大相国寺,我心中自然没有什么对佛祖不敬的想法,想吃鱼更是谬论……但是你却是真真切切的做出来了,带着一嘴荤腥去了佛祖之地,你难道就不怕佛祖怪罪,给白家招来灾祸吗?”

白琴正的前几天看到句佛语,也不管对不对,便用来反驳白歌,说完,还得意洋洋的朝着沈宜春使了一个眼色,沈宜春的脸上也是流出笑容,这两人早已经将之前的糗事忘记了。

“菩提本是树,明镜也要台。若是无一物,怎知有尘埃?”白歌耸了耸肩,“你心中有佛,空空如也,又怎知我在吃鱼,污了你的心了?我本是一凡夫,心中有佛,敬佛便可。若是大姐你真的如你所说的那般敬佛,沐浴斋戒三日,那昨天从你房里丢出来的鸡骨头又算什么?”白歌慢条斯理的说道:“佛本慈悲,是不会因为我这一个小小的凡夫吃了几条鱼而怪罪下来的。”

说完,白歌便不去理会她们两个,自顾自的和竹蝶等人吃起来。沈宜春知道竹蝶被卢少阳看好,又不好用强,现在又吊在那里,下不来台。

白琴本就是一个草包,她难得说出那几句有水准的话来,却被白歌反驳的不知道该说什么好。

不远处,方黛梦,白萧文,财叔三人坐在白武强的身边,白武强不说话,白萧文和方黛梦也不好说什么。

不过方黛梦的眼中满是笑意,沈宜春母女两个,活像两只大猴子,被白歌耍的团团转。方黛梦不禁有些感叹,难怪白歌能在白府这样的地方活下来。

“若是大娘和大姐想要吃,大可以坐过来一块吃,好歹咱们也是一家人,做女儿,做妹妹的,又怎会拒绝呢,不过是区区的两条鱼儿罢了。”

看到沈宜春和白琴站在那里没动,白歌情不自禁的又讥讽了几句,真的是情不自禁啊情不自禁,完全是本能啊本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