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8章 前进~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59字
  • 2013-09-18 22:15:13

白府似又恢复了平静,不过却又透露些许沉闷。

沈倩珊最终没有获罪,似乎是被什么人保了出来,灰溜溜的逃回了沈家。白家和沈家的关系,也降到了冰点。沈宜春倒也没有那么神气,整日人都有些不快。

张银环三人之死,一旦被证实与白歌无关,那么连个水花都打不出来,大理寺的人也懒得再去管,放走一个沈倩珊也没人会说什么。

至于张家,李家的苦主,白府给了些许财物便打发走了,便如什么事情都没有发生过一样。

不过白武强的心情却是不好,皇家要对白家动手,这已经是毋庸置疑的了,白歌出了事情,皇室立刻有所动作,甚至在这个过程中,白家的一些产业都受到打击。

若非是卢少阳等三人一直在一边帮衬着,现在白家大概早就破落下去了。

让白武强微微感到有一些喜意的是,白萧文不知道从哪里带回来一个名叫方黛梦女子,这个女子二十三四岁的模样,生的极其俊俏,举手投足之间又有大家闺秀的风范,让白武强这个老树,感觉自己似乎是要逢春了。

白武强旁敲侧击之下,已经确定自己的儿子对方黛梦并没有什么野心,甚至只是将她扔在家里,便不管不顾了,甚至连多看一眼都懒得看。

所以白武强的心里开始活络起来,不断的对方黛梦嘘寒问暖,方黛梦似乎也意识到白武强要做什么,但是她居然没有拒绝的意思,居然和白武强黏在了一起。

沈宜春虽然不喜,但也不好多说什么,毕竟之前沈倩珊的事情让白家焦头烂额,现在她也不好多说什么。

……

白武强和方黛梦两人进展神速,几乎就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了,这个时代男人三妻四妾,可白武强只有沈宜春一个正妻,所以他已经决定将方黛梦娶做正妻了。

方黛梦的来历,白萧文已经说了,是他一个朋友的姐姐,他那朋友一家子原本都是商人,因为得罪了某个得罪不起的人,便被满门杀绝,只剩下方黛梦一人。

方黛梦走投无路之下,才过来找白萧文,也就被白萧文带回了府上。

不过白武强听到白萧文这样说,也放下心来,他知道白萧文平日里结交的都是什么人,除了九皇子之外,其他人大多数都是一些大纨绔,纨绔子弟得罪了权贵,而被灭了满门这样的事情,也不是没有发生过,白武强也没有去多管什么。

虽然白武强和方黛梦已经是郎情妾意,但也因为最近白府上发生了太多的事情,让白武强觉得晦气,所以他并没有决定何时娶了方黛梦,而是打算在这之前,去一次大相国寺进香。

当然,这只是其中一个原因,另外一个原因,还是想要取看看日后的白府的命运如何,求见大相国寺的智真大师解惑。

方黛梦很好,很顺心,对白武强可以用百依百顺来形容,但唯一让白武强感到不舒服的是,方黛梦总喜欢往白歌那里跑,短短的几日间,白歌居然和方黛梦打成了一片,这让白武强也无可奈何。

至于白歌,经历过沈倩珊一事之后,除了竹蝶秋萍,大虎二虎之外,对待其他人,都保持着一定的警惕,虽然方黛梦的身上流传出一股让她十分舒服的气质,但是白歌仍旧与她保持着一定的距离。

最她差异的是,前些日子白萧文到了,方黛梦对白萧文便好似对待救命恩人一般,而白萧文对方黛梦也并不似对沈倩珊那般十分的不待见,甚至居然与她相谈甚欢。

从一些只言片语中,白歌得知方黛梦,居然是白萧文从大理寺的大牢里带出来的,这让白歌的心头巨震。大理寺的大牢里,关押的莫不是一些重犯,而且几乎都是一些朝中大员,亦或者亲属。

难道这方黛梦……

联想到九皇子,白歌心中微微的了然,这方黛梦应该是和九皇子有什么关系,才被白萧文顺手捞出来了。方黛梦似乎也知道白萧文和白歌的事情,当着白歌和白萧文的面说她要好好照顾白歌。

这才让白歌真心接纳起她来……白萧文信任的人,白歌没有理由信任。

不过,白歌与白萧文之间,似乎也产生了一些隔阂,虽然只有薄薄的一层,当两人见面时的气氛也有些怪异,甚至白萧文不主动与白歌说话,白歌都不会搭理他。

而白萧文说话的时候,也拘谨了不少。两人的距离,似乎越来越远……

……

九月初九,正是重阳节这天,天气已然入秋,也带上了一些凉爽。这天也是白府上下前往大相国寺进香求签的日子。

白府上下,包括白萧文这个猴子,都被被拉了过来。算上府上的下人,丫鬟,一行人居然足有百人,抬着奢华的贡品,浩浩荡荡的朝着城外而去,所过之处,无人不侧目。

白歌在队伍的最后,孤孤单单的一顶小娇子,竹蝶和秋萍陪在她身边两侧,而抬轿的,也是大虎和二虎两人,若是说没有大虎和二虎,那白歌也只能步行跟后面了。眼瞅着,时间到了半上午,距离大相国寺还有一段路程,白府的队伍也停了下来,稀稀散散的准备吃饭。

大相国寺地处偏僻,兴许是庙里的和尚为了考验前来进香者的虔诚,一路下来,居然连个客栈都没见着。白武强好似早就知道这般情况,也自带了些许食材,就在这荒郊野外埋锅造饭。

袅袅的炊烟升起,淡淡的香气四溢,白歌坐在一块石板上,看着周围枯败的小草发呆。

忽然间,白歌听得脚步声,她抬头望去,正见到竹蝶眼圈通红的走了过来。

“怎么了竹蝶?谁欺负你了?”还未等白歌说话,秋萍上前一步问道。

“大小姐,大小姐不给我们吃的,说是那些食材都是有数,按人分配,临来时忘记了我们小院的那份了。”

竹蝶摸了摸咕咕叫的肚子,语气里很是委屈,这丫头,去了趟卢少阳那变的更爱哭了。

白歌摸了摸衣领,这哪里是什么忘记了,分明就是故意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