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2章 陷害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168字
  • 2014-01-26 18:46:40

白歌活了两辈子,虽然都不长,但经历是极其丰富的。但是这杯抓到公堂上审问,却是头一遭。

大理寺寺卿朱才荣正襟危坐,惊堂木狠狠的一拍,白歌的心头直跳。两条腿都情不自禁的开始打颤,但是她仍旧强自镇定下来。

大理寺可不是普通的刑部衙门,这里可是主审皇亲国戚,亦或者是达官贵人之所,威风煞气,可不是白歌这个小小的弱女子能够承受的。

不过就在白歌的心头惶恐之际,她的丹田当中,忽然间传递出一股淡淡的暖流,将心头的恐惧驱除了一些,不过心间的惶恐却并未减少。

大理寺,在白歌前世的世界里都是十分恐怖的地方,那些达官贵人人人闻之变色地方,白歌没想到,以前好像听笑话一样的事情,居然直接降临到自己的头上。

“白歌,你可知罪!”

惊堂木一响,朱才荣厉声喝问道。两旁的衙役也开始用手中的杀威棒,敲打这地面。

白歌的脸上已经失了血色,当下她的腿一软,险些瘫在地上。虽说白歌平时冷静,淡定,但她终究是一个弱女子。

“敢问大人,民女何罪之有!”

白歌咬紧牙关,抬起头看看向朱才荣。

“勾结手下,杀害三名白府下人,此时本大人早已经差的水落石出,若是你肯认罪,还能免得了一顿皮肉之苦,若果不然——”

朱才荣略带恐吓的说道。

白歌没有回答,此时公堂之上,只有她一人。白武强没有来,白萧文没有来,平日中与她走的颇近的沈倩珊,此时也失去了踪影。

至于竹蝶和秋萍,她们两个是进不来的。大虎和二虎受到牵累,亦有杀人嫌疑,此时已经被收押,只等白歌这边一认罪,大虎和二虎也会成为从犯的。

“民女无罪!”

白歌的声音轻飘飘的有些嘶哑。

“嘴硬,来人,大刑伺候!”

朱才荣再次拍了一下惊堂木。立刻,便有两个衙役上来,将白歌放到,随即那杀威棒便高高的抬起。

这个时候白歌已经慌了神,活了两辈子,何曾经历过这样的场景,此时她的大脑片空白,根本就不知道该怎么办好。

噗噗噗!

杀威棒狠狠的落在白歌的背臀上,一向娇弱的白歌如何能承受这样的打击?这一通杀威棒,是立威棒,进来着大理寺,无论有没有罪,首先都要吃二十大板子。

二十大板下来,白歌的背臀早已经皮开肉绽,血迹都从后背的衣物上渗透出来,白歌两眼一番,直接晕了过去。

但紧接着,一桶冰冷的冷水,将白歌浇了一个透心凉,昏昏沉沉的白歌,猛然一个激灵清醒了过来。

“怎么回事?”

白歌的意识有些模糊,但是后背的疼痛却让她猛的清醒过来,想着现在孤苦伶仃一人,心中便生出一股哀愁。

“白歌,你招还是不招?”朱才荣再次问道。

“这是要屈打成招吗?”白歌凄然一笑,对方甚至连认证,物证都没有找来,只是单单的说了一句调查清楚,便拼命的让白歌认罪,这算什么?

白歌虽然不懂这方面,但是也知道,衙门审案的流程可不是这样的,大理寺更不是如此。这分明是想要置白歌于死地。

“屈打成招?胡说,本官现在在给你时间考虑清楚,是一下来个痛快,还是嘴硬到底!”

白歌知道,白歌当然知道,杀人死罪!

白歌的头发散落在脸前,挡住了视线,难道,还要再死一次?再重生一次?

因为剧烈的疼痛,白歌开始胡思乱想起来。前世的白歌没有父母,整日强颜欢笑,这一世好容易多了一个便宜老爹,却没想到,这个老爹还不如没有。

至于白萧文……白歌不希望白萧文来,但这个时候白萧文真的没来,白歌的心里情不自禁的有了几分绝望的失落,两世的她,同样的孤苦伶仃,无依无靠。

“不如,就这样招了吧?活着也太累,太累,死了也清闲,不用这样整日勾心斗角,整日这样累了……只是恳求老天,不要再让我重生了——”

白歌叹了一口气,刚想说话,不料那朱才荣似乎看出了什么,再次说道:“看来你还嘴硬,来人,上夹棍!”

白歌一怔,随即明白过来,她知道这事朱才荣故意要折磨自己。但此时白歌心也死了,索性也便不反抗。到了这个时候,白歌才意识到,自然往日所做的,是多么的可笑。

自以为是,自以为凭借着一些小聪明,便能够同沈宜春斗斗,甚至与风袖大家一争高低,但是人家稍稍动动一根指头,白歌便要死无葬身之地。

这便是现实。

白歌不是不想反抗,而是她现在,心累了。

当孤独的心找不到寄托的时候,也便是心死的时候,到了这个时候,白歌才意识到自己的孤独。

白歌的表情略带麻木,夹棍所带来的疼痛死死的折磨着她的神经,但是白歌却仿若未觉,她的表情都有些麻木。

清清楚楚的感觉到外力挤压,低头血从指缝中淌出,很缓慢,一滴摇摇欲坠的悬在木板,不甘心掉下。白歌嘴角扬了扬,苦涩的笑容带上了无奈,摔在地上,青石点上血红,真美,的让人绝望。十指连心,白歌心脏的收缩都感觉到很艰难,指尖,血滴像心脏在哭泣。

咚咚咚——

正在这时,挂在大理寺外的鼓突然被敲响,整个大堂都被震动。这大理寺衙门可不是寻常衙门,大理寺那里的鼓,可是有十几年没有人敲响过了。

朱才荣的眉头微微的皱起,他看着表情麻木的白歌,心里明白今天的任务已经差不多完成,只要这个白歌死了,日后加官进爵,飞黄腾达,那就是板上钉钉的事情。

而且大理寺审案,并不是公审,所以在这一旁,并没有他人。

可是大理寺的鼓被敲响,这便证明有更大的事情发生,他不得不停下审问,开口问道:“何人击鼓,将击鼓之人带上堂来!”

“是!”

下一刻,一个黑衣衙役,便带着两个年不到二十的少女,走了上来。

“白歌姐!”

竹蝶一见到白歌此时的惨象,再也忍不住,一个箭步冲上去,抱着白歌放生大哭,就连秋萍的眼圈都红了。

击鼓而来的,正是竹蝶与秋萍。

“你们两个,怎么来了?”

白歌见到竹蝶和秋萍,身体猛地一颤,原本如死灰的脸上,也恢复了一些生机。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