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1章 收押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120字
  • 2014-01-26 18:38:46

虽然心里总有种怪怪的感觉,但吴管家的嫌疑仍旧是最大。

不过白府上,也是被一层厚重的阴云笼罩,先是于管家病死,这又是张银环三人莫名其妙的死去,一时间整个白府人心惶惶,关于白歌扫把星这个传言,也被传的神乎其神。

前些日子王钟的卦言,也被人重新提起。

不过这些事情影响不了白歌的小院,大虎和二虎,好似两尊门神一般,寻常下人来了,可得首先往里面通报,哪怕沈倩珊来了,也得先打个招呼。

这是自张银环死后,白歌立下的规矩。

这件事之所以和白歌扯上关系,一来便是当初寿宴发生的事情,现在早已经查清楚,那九霄环佩上的绿矾油,确实是张银环做的。

张银环名义上是白萧文的贴身婢女,她想做这件事情也不会太困难。

这第二点,便是白歌的那块云帕了。平时白歌的小院也有不少下人出入,趁着谁不注意,拿走一条手帕,白歌也无从察觉。

不过线索也就在这里,这条手帕,究竟是谁拿走的,若是找到拿走手帕的那个人,那么这件事便趋于真相了。

“白歌姐,你说这件事,会不会是三少爷做的呢?”竹蝶在一边突然间开口说道:“三少爷查出来那绿矾油是张银环做的,索性就把张银环杀了?”

“不是三弟。”听到三少爷这三个字,白歌的身体微微的一颤,随即又恢复了正常,“若是三弟做的,这件事会闹的更大,况且三弟他也不会陷害我的。”

白歌不知道,现在白萧文是不是恨上自己了,但是用这样的手段对付白歌,白歌相信白萧文不会做的。纵使白萧文是一个纨绔,但是他的行事风格却是异常的磊落。

白萧文是真小人,但绝不是伪君子。

“竹蝶,你有没有注意,我的那条云帕,是什么时候不见的呢?”白歌有些喃喃的问道。

那条云帕白歌本就没有在意,不过是随手绣的,随后便扔到那里,一次家宴的时候白歌带上,被沈宜春看上,不过白歌看沈宜春不顺眼,也没搭理她。

但这条云帕,也变成众所周知的了。

不过这云帕白歌自己倒是没有多大在意,若非是那天突然到了白武强的手里,白歌甚至都不知道这条云帕已经丢失了。

“唔,这个,这个……”

竹蝶开始哽咽起来,眼泪也到了眼眶里,自己是白歌姐的贴身丫鬟呀,白歌姐待自己如亲姐妹,可是自己居然连白歌姐的贴身物件什么时候丢了,都不知道。

一时间,脑袋瓜子不甚灵活的竹蝶,陷入了深深的自责中。

白歌见到竹蝶的模样,立刻明白是怎么回事,她急忙说道:“竹蝶你每天忙上忙下,怎么会注意到呢,何况我自己都不知道呀……对了,几天前你被卢少阳带走,也许就是那个时候丢的……”

听到卢少阳的名字,竹蝶微微的怔了怔,神色不禁有些黯然。白歌只道竹蝶在卢少阳府上受到了什么委屈,急忙安慰。

“是不是卢少阳欺负你了?”白歌注意了竹蝶的走路姿势,她依旧是处子之身,但是在卢少阳的府上,难免会受到一些委屈和折磨。

开始时,白歌也是把竹蝶承受不了,不愿回忆,所以便一直都没有问,但是白歌的心里还是担心竹蝶,若是这个坎过不去,竹蝶的心里也会愈发压抑的。

“没,没有!”

竹蝶急忙说道:“卢大人对我很好,没有折磨我……虽然卢大人的两个妻子和小妾不喜欢我,但卢大人对我真的很好。”

“嗯?”

竹蝶不会撒谎,更不会掩盖情绪,白歌看的真切,竹蝶在卢少阳的府上应该没有受到什么委屈。

难道那些达官贵人,都变了性子?还是这卢少阳真心喜欢竹蝶呢?白歌微微的摇了摇头,将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撇除。

竹蝶没事,白歌自然开心,不过张银环死了这件事,已经越闹越大,甚至官府都有插手的趋势。现在一切矛头,都指向了白歌。

若是以前,白歌孤孤单单的一个人,别人也不会多说什么,毕竟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少女。但是现在,白歌的小院门前,杵着两个好似门神一般的大汉,这便让白歌有了杀人的力量。

无论是动机,杀人力量,甚至物证都有了,白歌的处境并不好。

唯一让人不解的就是,他们三个的尸体,为什么会出现在白府的大门外呢?其他人家,出了这样的事情,大多数都是悄无声息的把人杀了,尸体处理了就是。

所以有人怀疑这件事是有人故意栽赃,若非如此,官府的人早就冲进白府了,能趁机巴结皇家,他们自然乐意为之。

刑部尚书也得了皇家的暗示,开始活动手下接管此事。刑部尚书并不是哪位皇子的人,一个刑部尚书,一个兵部尚书,都是两朝元老,谁成为皇帝,他们便效忠于谁。

虽然只是一些暗示,但刑部尚书也能明白皇家的意思,白歌必须得死,唯有这样才能洗刷她的耻辱。

所以,刑部之下大理寺已经接手了这件案子,开始派人来调查。虽说张奎和李二的妻子都因为之前闹鬼的事情,被吓的疯疯癫癫,但她们现在却成了名符其实的苦主。

大理寺插手,白武强也是无可奈何。平时大理寺接手的案子,大多都是有罪的朝廷命宫,现在让他们来调查区区三个下人的命案,有点杀鸡用牛刀的意思。

但谁都看得出来,这是皇室对白府动手了,白府也开始由盛转衰。

……

“大人,这三人都是被人用绳索活活勒死的。”

大理寺的仵作检查完张银环三人的尸体之后,如是说道。

“那死尸手里的这条手帕,又能作何解释?”大理寺主审朱才荣开口问道。朱才荣手上赫然拿着白歌的云帕,这件东西,已经成为这个案子唯一的线索,现在理所当然交到大理寺了。

云帕之上,有几道触目惊心的血痕。

“从尸体的姿势上可以看出,死者在临死前拼命的挣扎,这手帕应该是那个时候从凶手身上抓下来的。”仵作继续分析道。

“这……来人,先将白歌收押,明日开堂审问。”朱才荣盯着门外,也问什么,直接开口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