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好一个三弟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136字
  • 2013-06-28 09:23:59

白歌不说话,只是看着已经有些凉的银耳燕窝粥。白镜拍着手,笑嘻嘻的道“二姐姐真漂亮!镜儿也要像二姐姐一样漂亮!”

此话一出,白夫人与白老爷脸色都变了,呵,白歌想,真是夫妻同心。刚刚还装作关心自己,转眼间就嫌弃了吗?这种爹,与自己爱多爱少,又有什么呢。

“镜儿别胡说!快坐下吃饭!”白老爷可不想自己宝贝的小女儿成白歌那副惨不忍睹的摸样,呵斥道。

“就是嘛就是嘛.。二姐姐最好看了,镜儿就是喜欢二姐姐。”白镜不满的嘟着嘴,却还是老老实实的坐了下来。

“镜儿怎么会跟二姐姐一样呢?镜儿会比二姐姐还漂亮。”白歌很喜欢这个诚实的丫头!便解围道,在说,知道白歌最好看就好,虽然是曾经。

“咦,萧文,你昨日是在家中睡的?”白老爷从白镜身上收回眼神时,颇为震惊的看到了自己儿子!自己这个儿子终日沉溺于红尘之地,怕是有些日子没在家中睡过了。

白萧文什么都没有说,只是看着白歌,眼中有些波动。

“呦,我说,你这吃饭也不把你那紫纱取下来啊?”沈宜春见自己儿子盯着白歌看,对白歌是恨的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狐狸精,就知道献媚!

“歌儿自知如今相貌丑陋,也不想吓到妹妹,父亲您看.。”白歌适宜的搬出白老爷,这白夫人谁的话不听,还能不听白老爷的?

“歌儿那就戴着,来,吃饭吃饭。”白老爷发话后,白夫人倒也老实了。见自己娘都老实了,白琴倒也没什么法子,一时间气氛略有些尴尬。

碰的一声,一碗盛满粥的碗滚向白歌“呀,看我真是不小心!二妹没什么事吧?可别怪罪姐姐我。”白琴嘴上虽说着,脸上却还挂着笑,还命身后的丫鬟在去盛一碗来。那粥也不算烫,只是溅在自己手背上几滴,倒也没什么大事,若是放在之前的白歌身上,这事也算过去了。不过现在白歌却不是什么好性子之人“大姐这是哪里的话,你我相距如此之近,磕着碰着也正常的很。不过歌儿倒是劝姐姐一声,平日还是少吃些好,在吃下去,怕是又要去做新衣裳了。”白歌也不怨白琴,你看,我好心劝告你,你能怎么样?白歌又说道“也不是怕丢些衣裳,只是怕尺码太大,那裁缝们工艺不精,做不出”。

“哼,吃一些就会胖吗!”白琴蠢蠢的反问道,白歌眼角抽了下,她真听不出自己在损她?不过自己也不好说的太过,脑子转了转“大姐今日如此有富贵之相,不也是一顿一顿吃出来了?”白琴还想开口,却让白老爷喝住,

一顿饭就这样结束了,除了期间白琴‘不小心’碰翻了碗,汤洒向白歌,其他倒也太平。

饭后白老爷便命人给了白歌一百两银票,白夫人的眼红红的,白歌真不明白,白老爷平时是缺他们的银子了?犯得着眼气自己吗?

白歌回去后便差竹蝶安排完事情,一会同自己出去逛逛,虽说竹蝶说她自己去就可以,不用麻烦白歌,但白歌实是无聊,便回绝了。

昨日一夜未眠,白歌有些犯困,迷迷糊糊地躺在床上,却听见‘吱呀’门开的声音。自从被小姬痛下毒手干掉以后,自己对于门声倒是格外敏感,‘蹭’的坐起来。

“我说二姐,什么时候变的这么敏感了?”直接白萧文无所谓的的靠在门框上,今日他换上了青锦双龙袍,腰中别着翡翠青石玉,手中还转着那挂着大夜明珠的扇子。哦哦哦,白歌又让晃瞎了。

“二姐几日不见,虽容貌不在,但气质依旧啊!怎么,不想与三弟我叙叙旧。”白萧文边说一只脚就踏进了门中。

“原来是三弟啊,数日不见,三弟的纨绔气息到是见长啊。”

“好,二姐倒是越发巧舌如簧,能言善辩了,真不像当初见到我就会脸红的二姐了。”不知何时,白萧文已来到自己床前,用手中镶金边的折扇挑着自己的下巴。

虽然不知道以前这个白歌和眼前这货什么关系,但白歌对调戏自己的人没有好感,对那个扶桑女人没有好感综上所述,白歌对白萧文没有好感。别开头,反讥道“二弟倒也没有儿时的天真可爱,反而让人见到就恶心了。”

白萧文并不生气,收回扇子,在自己手上敲了一下“二姐,不管你变成什么样,我都会得到你的。”似乎觉的不够,顿了顿又加了一句“我对二姐的心在那没兴趣,身子是我的就好。”

“恐怕要让你失望了,回吧,二姐我就不送了,三弟。”白歌特意把三弟两个字咬的狠狠的。

白萧文也不在意,潇洒的留下一句话便离开了“二姐的性格比以前更招我喜欢了!”

白歌郁闷,白歌很郁闷,以前这个白歌到底干过什么啊~啊啊啊啊.。于是白歌在郁闷中滚来滚去的睡着了,目测口水流了一枕头。

到了快晌午白歌才醒过来,豪迈的擦了一下口水,迷迷瞪瞪的看着站在床边的人。旁边有人?!白歌立马清醒,看清是竹蝶便摇了摇头“忙完了吗?”

“回白歌姐,我也刚到不久,见你在睡觉就没敢吵醒你,快用午膳了,白歌姐是先吃,还是现在就去?”

“哦?”这一闹白歌倒也不困了,便起身坐了起来,此时她也不感多饿“现在去吧,全当散散心。”

出了白府,白歌尽量低调的与竹蝶同行,就算在梦月楼自己也不经常出来。一是雪姨不许,二是自己呆在梦月楼远比出来舒服。

白歌在一小摊边停下,木质的推车上摆着不少铜钗。那小贩见生意来了,殷勤的上前“姑娘看看吧!上好的钗子,你看这雕花!”白歌把玩这,也不说话,竹蝶悄声说道“白歌姐,这都是铜,不是银!”

白歌倒是不在意什么金银,这雕工到着实不错“这个多少钱?”举了举手中雕有牡丹的钗“不贵不贵!才.”小贩伸出两根指头,白歌挑眉“二十两?”

小贩的指头都忘记放下了,呆呆的,竹蝶连忙接口“白歌姐,他是说二两银子!”白歌还真是不太清楚货币,以前衣来伸手饭来张口,想要什么就要,管什么价钱?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