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9章 张银环死了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111字
  • 2014-01-26 18:31:58

……

当白歌将一千两银票交给秋萍的时候,秋萍满脸感激,她也并没有多问,只道是白歌找三少爷帮忙,从白萧文那里得来的一千两。

“好了,先给于叔治病要紧。”

白歌看着秋萍,叹了一口气说道。

秋萍一边千恩万谢,白歌将大虎和二虎带了出来。大虎和二虎,原本就是于叔的手下,现在于叔病倒了,吴管家趁机将于叔的手下接管了,现在也只剩下大虎和二虎两个。

“你们两个打算怎么办?”

白歌停住脚步,背对着兄弟两人。

二虎挠了挠后脑,看了一眼大虎,不做声。

“二小姐救了于叔,也帮了秋萍,就是我们兄弟俩的恩人,从此之后,我们兄弟俩这条命,就是二小姐的了!”

大虎一拍胸脯开口道。

白歌点了点头,心中倒是十分满意,她在这府上,除了竹蝶和秋萍之外,便没有其他嫡系了,想要做什么,连个信任的帮手都没有。

现在多了大虎和二虎两个,她倒是能够放开手脚了。

至于秋萍后来匆匆的去找大夫,那便不是白歌能够插手的了。百年的山参,大概也就是补气,补血之类,白歌猜想,大概是因为于叔常年奔波劳累,气血亏损才病倒的。

……

嘭!

白萧文怒气冲冲,将手中的琴盒砸在了白歌的桌案上。

“告诉我,为什么!”

白萧文的胸膛微微的起伏,狠狠的看向白歌。

“哟,三弟多日不见,倒是发生什么了,惹得三弟发这么大的脾气?”

白歌眼皮子都没抬一下,淡淡的说道。

“我送给你的九霄环佩,为何要将它卖掉?!你缺钱吗?”白萧文稍稍平静了一下情绪,但是语气依旧生硬。

“第一,那琴是你赔给我的,并不是你送我的,两者意义不同,既然琴是我的,我喜欢如何处理,就如何处理,与你何干?”白歌扫了一眼白萧文,平复了下砰砰直跳的心,接着说道:“第二,二姐我这双手,以后还能谈得了琴吗?那九霄环佩也是个祸首,卖了倒也干净。”

“况且,还有一个独悠,虽然是二弟你输与我的,留作我们姐弟之间的纪念,也不错。”

听得白歌这番话,白萧文只觉得心底似乎有什么东西,正在慢慢的流逝,他想伸手去抓,却猛然间抓了一个空。

“今日二姐我倦了,三弟还请回吧。”

白歌的脸上带着淡笑,对待白萧文的态度,也发生了一些微妙的变化,虽然语气与平日无二,但似乎多了一股子拒人于千里之外之外的冰冷。

而且,白歌死死的咬住三弟,二姐这样的字眼,让白萧文的心中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

“二姐缺钱可以跟……”

“白萧文,你的东西,我不想要,够了吗?”

“好……好,二姐好生休息,三,三弟就告辞了。”

白萧文一怔,深深的望了一眼白歌,不咸不淡的说道,随即他迈步离开了白歌的闺房,那个琴盒,依旧摆在桌案上,没动。

待白萧文离开之后,白歌轻轻的抚摸着九霄环佩的琴盒,一大滴的泪珠,从她的脸颊上滑落。

“我不能毁了你,我不能毁了你……”

白歌的目光一下子空洞了,口中喃喃着自语。

……

那株百年的老山参,终究没有救了于叔的性命,虽然给他续了几天性命,但是终究还是一命呜呼。

白府虽然薄凉,但也给了于叔一座坟茔,总算没有曝尸荒野,寻常的下人,若是死了也就死了,直接找个地方扔了,或者随处埋了,这样的现象是十分常见的。

秋萍整个人变得沉默寡言,搬到白歌的小院之后,便只顾着做事,脸上没有任何的表情,还好有大虎整日陪着她,否则白歌怀疑,秋萍会不会崩溃了。

不过也正是如此,秋萍对白歌的依赖也越来越大,包括大虎和二虎,若非没有白歌罩着他们,早就被吴管家想方设法赶出白府了。

吴万臣没有任何悬念的被财叔打了一顿板子,到现在还在床上趴着,吴管家也沉寂下来,没有掀起什么风浪。

这几日,白歌的心绪也不好,那天白萧文走了之后,她整个人便茶不思,饭不想,脑子里全部都是白萧文的影子,但那又如何呢?他们两个,终究是姐弟,断然没有可能的。

这几日,白歌也消瘦了不少。

这一天早上,白府一个家丁,脸色古怪的来到白歌的小院,高声说道:“二小姐,老爷招你去大厅问话。”

正在房里看着一本野史的白歌,眉头微微的一皱,然后说道:“知道了。”

随后,竹蝶帮着白歌打理了一番之后,她便跟着那个家丁来到客厅上。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白歌心里明白,若是有好事,白老爷是断然不会想到自己的。

此时,客厅里的气氛有些紧张。

“白歌,昨天晚上,你去了哪里?”白老爷的脸色有些难看。

“还能去哪里,自是在房里休息。”白歌看都不想看这个爹,淡淡的说道。

“哼!白歌,我问你,那些天,府里闹鬼,是不是你搞的鬼?”沈宜春在一旁开口了,她的语气中有些狠戾。

白歌一怔,就为了这件事?那不过白歌想给张银环等人一个教训,让他们手脚放老实一点罢了,就为了这件事,也值得白老爷这样劳师动众?

见到白歌沉默不语,沈宜春再次开口道:“默认了?哼,装神弄鬼也就罢了,居然敢杀了人。”

“杀人?”白歌此时才抬起头来,看向沈宜春:“我杀人?杀谁了?”

“张银环,李二,张奎三人,可不就是被你杀了?尸体都放在大门外!今早不少人可都看到了。”

白老爷并未说话,沈宜春很及时的说道。

“说我杀人,证据呢?”白歌的神色也冷了下来,我连鸡都没杀过。

“张银环在你的琴上滴了绿矾油,让你在寿宴上出丑,故此你怀恨在心,所以在昨晚,你将他们三人杀害!”沈宜春信誓旦旦的说道。

“欲加之罪,何患无辞?”白歌根本就不鸟她,而是将目光看向了白老爷。

“你可认得这条手帕?”白武强一挥手,一条手帕飘落在白歌的面前。

“这不是我的那条云帕吗?”白歌一怔,下意识的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