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8章 吴管家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204字
  • 2013-09-03 21:30:01

二虎的身手矫健,力量颇大,可怜吴万臣那瘦弱的身材,怎能敌的了二虎?

一旁的家丁也不敢上前帮忙,白歌虽然式微,但她好歹也是主子,以奴欺主,线段日子张银环等人的下场,便已经在白府里立了威。

这些人虽然敢在背地里编排白歌,但真到了跟前,也是唯唯诺诺的,唯有那吴万臣,现在口里还在不断的咒骂着白歌。

二虎下手也愈发狠戾,大约过了三十几个呼吸的时间,刚刚还不可一世,威风凛凛的吴万臣,已经只有进气,没有出气了。

“够了,送到财叔那里,交给财叔处置吧。”

白歌背对着二虎说道。此时白歌也不想因过去跟那个俩虎计较,见竹蝶一脸慌张的看着秋萍,就竹蝶她丫估计早忘了这事了。

“哎!”

在二虎眼里,秋萍是自己的大嫂,现在白歌帮着秋萍,那就是自己人,他当然向着自己人了。

没错,大虎喜欢秋萍,两人也是郎情妾意,这是众所周知的事情。不过曾经管家于叔对白萧文还有几分幻想,幻想着秋萍被白萧文相中,纳为了小妾,一跃成为了府上的少夫人,所以便一直阻止着两人的恋情。竹蝶和秋萍关系算的不错,但是那时候他们又傻傻听沈宜春的话,打起人来没轻没重,以至于前几日秋萍伺候白歌时没见过他俩。想也是闹了矛盾,互不说话了。

现在于叔病倒了,大虎当仁不让,便守护起了秋萍。

二虎好似拎小鸡一般,便将吴万臣拎起来,朝着财叔所在的方向而去,其他下人也是一哄而散,也不知道是去报信了,还是去哪里了。

“二小姐……”

秋萍来到白歌的面前,有些弱弱的道。

“到底怎么回事,于叔得了什么病?”

白歌叹了一口气开口问道。

“我爹,他得了重病,恐怕支持不了多久了。”秋萍红着眼圈说道。

“大夫怎么说的?”白歌继续问道。

“大夫……大夫说要一株百年的老山参,也许能够救得我爹爹一命,可是百年的老山参啊,让我到哪里去弄!”

秋萍带着哭腔道。

百年的老山参,在市面上价值也在千两以上,千两银子,在白府看来,不过九牛一毛,但在这些下人眼中,却是天文数字。

而且沈宜春也没必要为了一个于管家好耗神费力,在她的眼中,于管家不过是一个工具罢了,一个工具坏了,自然有新的顶替上来。至于大虎二虎,因为竹蝶的事情,沈宜春天天针对两人,说话恶毒逼人。两人虽然傻,但是分得清好坏有尊严,但又迫于生活,也只好找到新主子在翻了脸。

在这些大户人家当下人的,甚至是副管家,吃的也就是青春饭,一旦失去了价值,那些老爷夫人们,是不会去管下人的死活的。

所以于管家才会打起了白萧文的主意。

“百年的山参吗?”白歌看了一眼竹蝶那满是期冀的眼神,幽幽的叹了一口气,她首先想到的便是白萧文。

但是转眼间便又将这个念头打消了去,她欠白萧文的,已经够多了,不能再继续欠下去了。并且,白歌也承认,自己对白萧文产生了一些禁忌的感情,这个萌芽,必须扼杀。

她不能毁了白萧文,白萧文虽然表面纨绔,玩世不恭,但实则志向远大,若是真因为白歌而耽误了白萧文,她会内疚一辈子。

“就这样做吧。”白歌暗地里下了决心。

“无妨,这件事情交给我吧。”白歌点了点头,胸有成竹道。

“可是二小姐——”秋萍终究不是竹蝶,她明白白歌在白府的处境,除了名义上是主子之外,其他的待遇甚至还比不得秋萍他们。

一千两银子,在白歌眼中也是一笔庞大无比的数字。不过恍然间,秋萍想到了白萧文,也许,二小姐是去求三少爷帮忙的。

秋萍的心里,又升起了一丝希望。

白歌进了屋里,看了看于叔,此时于叔早没了当初那意气风发的模样,面若金纸,气若游丝,躺在床上。白歌摇了摇头,打消了去找财叔的打算,若是财叔要帮忙,早就过来了,财叔肯为自己疗伤,已经是天大的面子,白歌可不认为自己这个在府里不得势的二小姐,能够指挥得了财叔。

秋萍留在这里照顾于叔,大虎留在这里帮忙,白歌带着竹蝶和刚刚回来的二虎回到了自己的小院。

“竹蝶,你和二虎一起,将那九霄环佩拿去找个琴行卖了。”

白歌淡淡的说道。

“啊?”

这下竹蝶也傻眼了,九霄环佩早就修好了,现在正放在一间厢房里,那可是白萧文送给白歌的礼物呀。

“没什么,我现在的手,也弹不了琴了,那九霄环佩留着,也没有什么作用,倒不如卖了,帮帮秋萍。”白歌平静的说道。

竹蝶咬紧牙关,仔细的在脑子里盘算着得失,可是她的脑筋本就不灵活,听得白歌的一番话之后,也觉得事实确实如此。

在白歌的一再坚持之下,竹蝶便跟着二虎,将九霄环佩拿去卖了。

当竹蝶回来的时候,白歌看着那一千两皱皱巴巴的银票时,幽幽的叹了一口气。竹蝶的心思单纯,二虎——明显是个满脑子肌肉的家伙,九霄环佩好歹也是千年古琴,价值何止一千两?

这两人,不知道被那个黑心的商家黑坑了。

算了,现在救人要紧,一千两,足以买到一株百年的老山参了。白歌接过银票,便朝着于叔住的地方而去。

“二小姐,这样急匆匆的,是要去哪里呀?”

突然间,一个圆滑的声音响起,紧接着,一个身穿着金色长袍,头上戴着元宝帽的胖乎乎的老者从一边走来。

吴管家!

“不知道吴管家有何事来我这区区陋宅?”白歌看着吴管家,冷笑着问道。

“我那不成器的儿子,对二小姐多有得罪,还望二小姐网开一面——”吴管家的眼中厉芒一闪,下一刻态度变得异常谦恭。

“哦?”白歌明白,这是吴管家在要让白歌去财叔那里求情,但是她却不以为意。

“吴少爷现今在财叔那里,吴管家想要网开一面,找财叔便是。”

白歌故意死死的咬住吴少爷这三个字,让吴管家不由得一阵狼狈,吴万臣在白府的下人当中,也是有一个恶少的名头的。

说完这番话,白歌径直离开,也不去看吴管家的表情,有二虎这个天字号打手在一旁,吴管家也不敢怎样。

吴管家看着白歌的背影,眼中闪过一股深深的怨毒。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