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7章 掌嘴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123字
  • 2014-01-26 18:23:08

财叔的医术惊人,这才短短的两天功夫,白歌的双手便恢复如常,但也只是如常而已,却仍旧不能使用太大力气,但是对日常生活,已经没有太多的影响了。

这些天,秋萍在这里,倒也相安无事,更让白歌差异的是,秋萍和竹蝶的关系,居然极其密切,她稍稍观察了一下,便明白过来是怎么一回事。

竹蝶天生胆小怯懦,在白歌来到这里之前,没少受人欺负,以前的白歌不懂得保护她,甚至也跟着欺负她,竹蝶能够活下来,也是全靠了秋萍的照顾。

联想到前几日秋萍对自己的态度,白歌心头苦笑。原来秋萍来这里,是为竹蝶‘报仇’的,虽说现在的白歌对竹蝶极好,甚至如亲姐妹那样待她,但是秋萍不知道。

甚至竹蝶被卢少阳带走,秋萍得到消息之后,更是将白歌恨的死死的,便有了这次主动请缨,来监视,辖制白歌了。

现在竹蝶回来了,秋萍对白歌的态度也好上了许多,以前是被白萧文逼迫着,不得不小心伺候白歌,现在倒是有几分发自内心的了。

不过敏锐的,白歌发现,这几日秋萍做什么都心不在焉,脸色也不大好看。

“竹蝶,这些日子秋萍怎么了?”

瞅着一个闲暇,白歌开口问竹蝶,好歹现在秋萍也是白歌的人,而且对自己也没有什么二心,白歌不信任秋萍,但不代表不去关心她。

况且今天,都快晌午了,仍旧不见秋萍的踪影。

“啊?秋萍姐?秋萍姐怎么了?”竹蝶一脸疑惑的看向白歌,不解的问道。

白歌抚了抚额头,她问错人了。竹蝶没什么心机,更不会察言观色,白歌也是无意间发现秋萍异常,竹蝶怎会看的出来?

“这些日子,府上都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白歌叹了一口气,转口又问道。

“府上?”竹蝶疑惑的挠了挠后脑,突然间,她‘啊’的一声,道:“对了,府上确实发生了一件事情,今早我听人说,管家于叔得了重病……哎?于叔?于叔不就是秋萍姐姐的爹爹吗?哎呀,秋萍姐姐真的出事了!”

这丫头果然天然呆。

白歌叹了一口气,原来是于管家生病了。不过白歌的眉头又是一皱。

于管家和吴管家是死对头,两人虽然同是沈宜春的人,但是私底下的明争暗斗,却从未停止,这次于管家生病了,那吴管家定然不会放过这个机会了。

那么秋萍……白歌看了看一脸焦急的竹蝶,心下暗叹了一口气,就当为了这个傻丫头吧。

“走,我们去于叔那里瞧瞧。”没有任何犹豫,白歌便带着竹蝶,离开了小院。

于管家的住处离这里并不算太远,而且环境也比白歌住的好上不少,不过这个时候,于叔的小院门前,却是聚集了一大批人。

这里是白府真正下人聚集的地方,而在场的也多是一些闲散无事的人。这时,就听着一个尖声尖细的声音,扯着喉咙嚷嚷道:“秋萍,今日你从,也得从,不从也得从!”

“你爹爹病重,已经算是树倒猢狲散了。等你爹爹一死,这白府上下,可没人能护你周全!要知道,你爹爹在时,可是得罪了不少人!若是你今日从了我,嫁给我当小妾,那么这白府上下就没有人敢拿你怎样了!”

那个声音满是得意。

“吴万臣,你不要得意,于叔他只是并重,却并没有大碍,过些日子,自然就会好的,你休得在这里放肆!”

一个粗豪的声音响起。

“大虎,这里没你的事,赶紧给我滚!”那个尖细的声音再次响起。

“竹蝶,我们进去看看。”

白歌站在一旁听了半晌,也明白过来怎么回事,便不打算再听下去了,对着一脸惨白的竹蝶招呼一声,走进了小院。

“树倒猢狲散?好,用的真好。”白歌轻笑着,如果不是手疼一定会拍两下涨涨威风。

小院当中,一个身穿华袍,年纪约在二十四五的男子,带着十几个家丁,正与秋萍对峙。在秋萍的身边,两个护院大半的粗豪大汉,正将带有泪痕的秋萍护住中央。

那个华袍男子不是别人,正是吴管家的儿子吴万臣,在白府中素有不是少爷的少爷的称呼。而守卫在秋萍身边的两个护院,却是白府众多护院当中,武力排行第一和第二的大虎与二虎。

也正是因为大虎和二虎的存在,这吴万臣才没敢对秋萍用强。不过谁都知道,于管家若是一死,失去庇护的秋萍,就是府上下人眼中的肥羊了。

下人之间的斗争,比之白歌和沈宜春间斗争的激烈程度,也不遑多让了。

“……二小姐?”

秋萍原本有些惨淡的目光,一见到白歌,骤然间明亮了起来,那吴万臣已经缠着她好几日了,再加上于叔并重,她也不敢找白歌谈及此事。

毕竟白歌在白府的处境也不好,更重要的是,白歌没有任何理由帮她。

但现在,白歌来了。

“这不是,那个……那个谁来着,怎么,树倒猢狲散都明白,还不趁树还在,赶紧看看你那些猢狲?”白歌眼中还带着笑,让人看不出一点怒气。

“二小姐?我当谁吓唬,谁不好?偏偏是个丧门星,我好怕怕呀!”

“哈哈哈哈哈……”

吴万臣等人开始疯狂的笑了起来,白歌被王钟道士评为祸国殃民的祸水之后,丧门星这个称呼便在白府的下人当中流传开了。

但是敢当着白歌面叫出来的,这吴万臣还是头一个。吴万臣也是听他爹说白歌听的多了,自是不会放在眼力。

“真是猖狂至极,大虎,掌嘴。”

白歌听得吴万臣等人话,脸色一寒,当下便喝道。

大虎早就看到白歌来了,心中正疑惑着,猛的听到白歌的话,还未等他做出反应,性子冲动的二虎,早就一个箭步冲上去了。

然后,噼里啪啦的巴掌声响起,抽的那吴万臣一阵哭爹喊娘。

“你,你这低等下人,竟然敢打我!信不信我明天就让你滚出白府!”吴万臣一边躲闪着,一边惨嚎着。

不过大虎二虎两人本身都有些缺心眼,二虎最明显,就跟白歌刚刚碰面时还凶狠的揍了竹蝶,放了狠话。此时,却听话的揍这个草根少爷,根本不鸟的越打越开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