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2章 斗琴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100字
  • 2014-01-26 16:58:43

哗——

一时间,场面失控了。

若是说刚刚白歌的迟疑,只是让这些人觉得白歌只是在故作矫情,让人觉得这是风袖大家在请她为徒,故意抬高自己的身价。

可是此时白歌的这区区几个字,可以理解为挑衅。

风袖大家,当世琴艺第一,当之无愧,无人可比!

风袖大家被称为大家,而非是大师,或者宗师,便寓意着她的琴艺早已超脱了宗师的范畴,进入一个全新的领域。这也是风袖大家被世人尊崇的原因之一。十五年前,风袖大家一曲琴音京城醉,整个京城,上至王孙贵族,下至贩夫走卒,为之沉醉了数个时辰,直到几日之后,有人还在当时风袖大家抚琴之地听到绕梁余音。

那时,风袖大家只有一人,一琴,但是琴音却是将整个京城都笼罩,风袖大家之名,也因此响彻大周。

于是,在宗师之上,便又多了一个大家的称号。这个大家,只为风袖而称,迄今为止,能够称为大家的,也便只有风袖大家一人了。

但是现在,这个刚过豆蔻年华的少女,居然出声质疑风袖大家。

虽然不少人听过白歌的那曲梅花三弄,但是风袖大家第一的名头,已经深入人心,白歌无论弹得多好,都不如风袖大家的。

“你当然不如风袖大家了,一个区区的黄毛丫头,居然不识好歹,敢质疑风袖大家,我看你是得了失心疯了。”

一个年过三十的妇人,第一个开口,她的声音尖细直刺鼓膜,当然,她的话也是在场所有人的心生。

“白歌,别以为你弹了一曲什么梅花三弄,便敢在风袖大家面前卖弄,刚刚风袖大家也说了,你的琴功不够,琴弦都断了——”

这是一个不知道哪个府上的公子哥儿的声音,说完,他还朝着风袖大家讨好的笑了笑。

风袖大家虽然年纪不小,但是她保养的极佳,现今看上去也不过十八九的年纪,一个绝色的倾城美人,故而风袖大家对这些年轻公子哥也有着致命的吸引。

“就是就是,风袖大家要收你为徒,你便乖乖的拜了就是,现在不拜师,反倒怀疑起风袖大家来,我看你是自大的过头了!”

有人发出了幸灾乐祸的声音,显然白歌这一语既出,那拜师之事便彻底的告吹了,所有人在破口大骂的同时,心下也暗自松了一口气。

还好这个白歌不知天高地厚,否则她们也只有嫉妒了。

瑾蜓觉得自己的脸上火辣辣的,自己视若珍宝的东西,但是白歌却要出口质疑?这让瑾蜓公主觉得,自己又输了一筹,对白歌的恨意也愈发旺盛。

面对铺天盖地的大骂声,白歌的表情不变,只是淡然的看着风袖大家,这样的场面,与她当年在梦月楼时,第一次弹琴的场景何其相似。

当年,小姬还是梦月楼的花魁,而她在雪姨的授意下,当场挑战小姬,最终,在铺天盖地的骂声中,不是自己赢了吗?

……

“你怎么看?”

司徒仇看向白萧文,虽然他喝了不少酒,口齿也有些不清晰,但是眼眸里却是出奇的清亮,并无半分醉意。

“歌儿她还是急了。”白萧文端起酒杯,一饮而尽,“若那女人只是一个单纯的琴师,如何能有今日的成就?歌儿的琴艺不弱于风袖大家,但她成为不了第二个风袖大家。”

“也是啊,先皇的妹妹,当今皇帝的亲姑姑呀,若没有皇室为她造势,风袖楼也不过是一家特别一些的伶馆罢了。”司徒仇笑笑。

两人说话,声音极低,周围的一干纨绔,吃吃喝喝,全然没有听到两人的交谈。

白萧文说的不错,白歌确实有踩着风袖大家的脑袋,证明自己的想法。但是白萧文又说错了,白歌并不要做第二个风袖大家,她只做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白歌!

“怎知……你不如我?”

风袖大家终于开口了,她的语气中仍旧是一团和气,她笑着道:“那又怎知,你如我呢?”

“如与不如,说的不算。”

白歌笑了笑,道:“风袖大家成名十数年,不过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这个时代,是我们年轻人的时代,你,老了。”

这是当初白歌对小姬的那套说辞,不过现在却变成了风袖大家。

“呵呵呵呵呵……”风袖大家笑的花枝烂颤:“好一个江山代有才人出,一代新人换旧人。那如此,我们便印证一番,如何?”

也不知风袖大家是否是被白歌的一席话所激道,居然开口,要与白歌斗琴,这让所有人都感到不可思议。

“乐意奉陪。”

白歌点了点头,虽然表面上神色不动,但是心中却是十分的奇怪,风袖大家好歹也是成名十数年的高人,不可能受了自己这拙劣的激将的,可为什么她却出言斗琴,难道真的只是为了这十皇子封王吗?

“今日十殿下封王,风袖不才,抚琴一曲全当为十殿下贺喜了。”

风袖大家说道:“月琴,取我的绿绮。”

风袖大家甚至都没有给白歌机会,在她眼中,白歌敢挑战自己的权威,那么便是不知好歹,虽说风袖大家表面上淡若清风,但心中也是微微嗔怒。

她要给白歌一个教训,让她知道,自己这个当世第一,并非浪得虚名。

……

“那女人发怒了。”

司徒仇笑了笑:“伪凤终究是伪凤,现在她依旧不愿意承认自己的身份,明明是自己侄孙——”

“风袖,凤绣,不过偷学了一些凤绣游的残篇而已。”白萧文不屑道:“歌儿有正统的凤绣游真气,虽然那女人感受不到,但真凤和伪凤之间,总要争出一个高下,在二姐面前,她的心境得不到圆满。”

“也是,真凤一激,伪凤哪里受得了?”司徒仇道:“不过三弟你让白歌妹子修炼的凤绣游,难道你是想……”

“龙不升天,凤绣依然自由。”

白萧文摇了摇头。

偏厅中,风袖大家的琴音,已经响起,袅袅的琴音,好似有了生命一般,将这整个安乐王府笼罩,但是这琴音,也仅止于王府内,安乐王王府之外,哪怕是墙根脚处,也是听不到半分琴音的。

一曲《独仙》,冉冉升起。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