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9章 骂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1976字
  • 2014-01-26 16:38:19

白歌虽然聪明,但术业有专攻,这些宫廷争斗,权势谋夺,她却是不擅长的,故而现在一头雾水。白萧文笑笑,他看得出现在白歌的疑惑,但也并不多说什么。

现在,在这安乐王府里,年轻人有年轻人的圈子,老人也有老人的团伙,看似各不相关。白萧文很快的找到了他那一干子纨绔的团伙,司徒仇早已经到了,正朝着白萧文招手。白萧文和白歌打了一声招呼,嗖的一声便消失了,留下白歌一个人手足无措的站在原地,不知道该做什么好。

白歌本来想跟白萧文过去的,但是看了看那边乌烟瘴气,虽然她并不缺少和纨绔们打交道的经验,但是本能上还是十分反感与他们有过多交集的。

是以白歌便带着秋萍,在这王府的后花园中闲逛起来。

今日是八月十五,喝酒赏月吃月饼,这安乐王府的后花园也是热闹非常。在这花园的正中央,是一座不大的花厅,零零散散的摆着几张桌子,上面放着一些甜品酒水之类,年轻人也三三两两一群,随意的走动聊天。在花厅四周,一些乐师奏着悠扬的乐声,平添了几分中秋的气氛。

虽然这个时候,夜幕还未降临,太阳仍旧在西方高悬,但却并不影响这里的气氛。

“瑾蜓公主来了,瑾蜓公主来了!”

正在这时,也不知道谁吆喝了一声,刚刚还有些吵闹的花厅,立刻就安静下来,就连一边偏厅里,年纪稍大的大臣,或者王爷,脸上也都流露出了饶有兴趣的神色来。

瑾蜓一身淡紫色的罗裙,凤冠霞帔,看上去好似一只骄傲的小母鸡一般,昂首挺胸,在十皇子杨拓——现如今的安乐王爷的陪伴之下进了花厅。

只在一瞬间,这瑾蜓公主,便成为了整个花厅瞩目的焦点,而她也十分享受这样的瞩目。

呼啦啦,下一刻,一干王孙公子,或者皇室子弟们,便将这位骄傲的小公主包围起来,不停的套着近乎,这是他们家长的命令,谁都知道瑾蜓公主就要成为皇后,现在与她打好关系,自然是最好不过的。

白歌不喜欢这样的氛围,在瑾蜓公主现身的刹那,她便悄悄的离开花厅,进了花园。今日她来这里,虽说是太子下诏,但其中绝对有瑾蜓公主的影子在,所以今日,那个女人,定然会想方设法找自己麻烦的。

“秋萍,这里没你的事情了,独自到去散散吧。”

白歌对着秋萍摆了摆手步伐轻盈,几转之下,就出了花厅,在这花园中闲逛起来。太阳偏西,金灿灿的阳光散在身上暖洋洋的,白歌也情不自禁的有了几分慵懒。

突然间,一声幽幽的叹息传入了白歌的耳中,白歌一怔。这时,大多数青年,都在花厅里喝酒聊天,舞文弄墨,出出风头,却没想到在这花园里居然还有别人。

这是一个身材高大的男人,身材在八尺之上,肩宽细腰,两条手臂苍劲有力,扶在一边的栏杆之上。观他面目,大约在二十七八上下,脸上棱角分明,虽说算不上英俊,但却闪烁着一种让女人无法拒绝的气息。

此时,这男子的眼中,闪烁着一丝迷茫之色。

“这位公子,何故在此叹息?”

情不自禁的,白歌上前一步,忍不住问道。

“嗯?”

这男子神色一动,回过神来,见到一个面罩轻纱的妙龄女子不知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急忙收回了先前的表情。

“老父病重,不能理事。我是家中嫡长,代父执掌家业,怎奈几个兄弟觊觎家产,并不服我,不惜与我明争暗斗,手足相残……哎,昔日兄弟,现如今却成了生死仇敌,着实让人心痛。”

这男子的声音微微的有些嘶哑,充斥着一些疲惫,似乎是很长时间没有休息过。

“那公子你便不争了?”白歌撇了撇嘴,问道。

“不争?我如何能不争。”男子苦笑一声:“若是我不争,立刻就会被人吞了,骨头渣子都不会剩下。”

“冠冕堂皇。”白歌的脸上浮出一些不屑来,“你们男人总是这般的虚伪,醉心于权势,沉迷于富贵,却总是给自己找一些冠冕堂皇的理由来,彰显自己有多么多么的伟大。”

男子的脸上浮出了一些怒意。

“怎么,我有说错什么吗?”白歌见得这男子生气,浑不在意,自顾自的说道:“你不愿手足相残,不愿意与兄弟相争,又怕被人害了,那你为何不一走了之?等他们争完了家产,木已成舟的时候再回来?”

男子张了张嘴,呆呆的看着白歌,却不知道该说什么。

“但是你没有走,依旧再与你的兄弟争,那便证明,你还是心系着家产,不愿放弃。”白歌接着说道。

“那本就是我的,我为何要放弃?”男子找到了白歌语言的间隙,立刻反驳道。

“所以你现在心痛……痛的并不是手足相残,亲情流失,而是在心痛,你的弟弟在与你争!在你的心里,家产要远远高过所谓的兄弟亲情,我说的对不对?”

白歌见着男子不说话,便哼了一声,道:“你们这些男人,最是道貌岸然,口中一套,心里一套。心中想的明明是头痛有人与你争夺家产,嘴里说的却是心痛兄弟相争。哼哼,本来见你生的人模狗样,有心与你说几句,现在看还是罢了。”

说话间,白歌也不理会男子的神色,便拂袖而去。

男子看着白歌离去的身影,陷入了沉思。

“也是,在我的心里,皇位,终究要高过一切,谁敢挡我,我便除去谁,兄弟又能怎样,他们想的不过也是如何除去我罢了。这女人倒是个妙人,没想到我的心结居然就这样被她骂开了……呵呵呵呵……”

白歌并不知道,她刚刚那尽兴一骂,便将整个天都掀翻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