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1章 撕破脸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76字
  • 2014-01-26 14:31:32

官宦之下的丫鬟,婢女,甚至是妾侍,都是可以随意送人的,这样的女子在当今时代,没有任何地位,完全就是男子的玩物。

而盛行此风的,不仅仅是各大官僚,甚至是这些大儒都是乐此不疲。

甚至在百多年前,一位天下知名的苏西坡,更是将自己已经怀胎两个月的小妾送与了好友,居然只是为了一匹好马……但是却并无人诟病如何,这是现今社会的一种规则。

在这些满口仁义道德儒辈眼中,女人终究不过是玩物。

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这是儒家先贤亲口所言,这里的女子,并非是寻常女子,而是妾!

所以现在白武强将竹蝶送给了卢少阳,任何人都挑不出毛病来,甚至传了出去,也是美谈。不少人都在羡慕竹蝶的事情,从一个卑贱的小丫鬟,摇身一变,飞上枝头变了凤凰,从此锦衣玉食,荣华富贵享之不尽。

“爹爹,竹蝶是我的贴身婢女,您怎能不经过我的同意,便将竹蝶送人?!”

白歌这番话,几乎是吼了出来的。

“混账!跪下!”

听得白歌的语气,白武强当场变了脸色,他冷笑着说道:“白歌,我念在你是我的骨血,便不与追究,新来的丫鬟,随后便送过去。”

白歌昂着脖子,倔着脊梁,死死的盯着白武强,“也许你从未将我视作你的女儿吧?”

“哼!”

白武强的脸色有些发白,身体也微微的发抖,显然是被气得不轻,“若是没有将你视作女儿,你还能活到现今?”

沈宜春没有说话,她似乎变得聪明了,这个时候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身份在这里,并不搀和。白歌没有发现沈宜春的变化,若是发现了,也许她会提早的做出防备,但是现如今,她的全部心神都去思考着竹蝶的事情。

那个笨笨的小丫头,落到了卢少阳的手中,她还有的活路吗?

“哈哈哈哈哈哈……”

蓦地,白歌笑了起来,“将我视作女儿?我这堂堂的二小姐,居然住在西北院,和府上的下人住在一起,我想知道,我这个女儿,究竟是丫鬟,还是小姐呀?”

白歌不等白武强反口,接着笑道:“是不是有一天,爹爹……哦不,老爷你的好友看上了女儿我,你也要将我随手送人?”

“放肆!”

白武强蹭的从太师椅上站了起来,他指着白歌的鼻子说道:“你这不孝女,用什么语气与爹爹说话?信不信……”

“将我赶出家门?这个家,对我而言,还是个家吗?”白歌带着不屑,反正她又不是原装的白府二小姐,心里压根就没承认过这个便宜老爹,若是他对自己好点也罢,自己数次险些被人整死,这货从来都不闻不问,这样的爹爹,认他何用?

虽说自己继承了原来白府二小姐的这副皮囊,但那也不是她白歌自己的意愿,老天安排的,她白歌又能怎样?

原本白歌还能因为自己的处境,与白武强虚与委蛇一番,但是现在竹蝶出事了,竹蝶是白歌在这个世界上,唯一一个能够给予她安全感的人,如今为了竹蝶,白歌也不惜撕破脸皮了。

“你你……”

白武强气的脸色涨红,但白歌所说的都是事实,白歌自小到大,甚至一年当中,与白武强相处的时间都不会超过一个月,若非曾经的白歌,长得美艳,白武强的心思,是想要将其嫁给某个达官贵人,拉近一下彼此之间的关系,给自己带来足够的利益他根本不会去看她一眼。

但是白歌毁容之后,白武强便干脆对她不闻不问了。

“好你个白歌,如何与爹爹说话的?我看今日那王道长所言不假,留你在这世上迟早是个祸害,祸国殃民的祸害!”

白琴不知道从哪里钻了出来,她见到白歌与白武强对峙,毫不犹豫的加入战团,坚定不移的站在了白武强的一边。

白歌扫了一眼白琴,淡淡的说道:“我辈读书人不信怪力乱神,也唯有你这无才无德的粗鄙之人,才会听信那山野道人的话。”

“你,你,敢骂我粗鄙?!”

白琴好似一只踩了尾巴的猫一般,一下子就跳到白歌的面前,扬起右手便要朝着白歌的脸上抽过去。

不料这时,一只强健有力的手掌,将白琴的手攥住了。

“三弟,莫非到了这个时候,你还要护着这个小贱人不成?当面顶撞爹爹,目无尊长,这等无父无母之人,你还护着她干甚?”

见到白萧文不知道从哪里出现,将自己拦下,白琴再次发飙。

“大姐你先冷静一下,有话好说。”

白萧文的脸色也是有些发黑,他没料到自己不过是离开了一会,白歌居然与老爹直接冲突起来,看来他还是有些低估了竹蝶在白歌心中的地位了。

而这时,白萧文的心中,居然情不自禁的生出了一丝妒意,嫉妒白歌对竹蝶的感情,也不知道易地而处,若是白萧文自己也被人掳走,白歌是否也会为了自己,做出这般疯狂的举动呢?

白萧文的心中略微的惆怅起来。

“萧文你退下。”沈宜春开口了,她的语气出奇的平淡,“白歌刚刚的所作所为,你也都看到了,这所谓天地君亲师,白歌现今来血亲都敢顶撞,以是大不孝了。”

“呵呵……天地君亲师?”

白歌笑了笑,没有作答。

“来人,将这不孝之女,给我乱棍打出府门!”

最终,白武强又说话了,顿时间,两个下人手持着大木棍,就从门外冲了进来,二话不说,朝着白歌当头打去。

砰砰!

但是下一刻,两个闷声过后,那两个下人好似皮球一般,径直又从大门处倒飞了回去,甚至连惨叫声都没来得及发出,便晕死过去。

又不知道什么时候,白萧文已经站在了白歌的面前,将她护住。

“萧文,你……”

白武强和沈宜春看的清楚,刚刚的白萧文,好似一道魅影一般,一下子就飘到了白歌的面前,但是却不见他有什么动作,那两个下人便飞了出去。

显然,那是白萧文做的!

一时间,这大厅里瞬间就是一静。

“白萧文居然会武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