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余波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28字
  • 2014-01-26 14:23:48

但这三件事结合在一起,白歌日后在白府的处境便更加举步维艰了。沈宜春不会放弃这个机会,定然会频频出招,要只白歌于死地,在白武强眼中,白歌的地位也越不如前了。

心烦意乱之下,白歌摇了摇头,口里唤道:“竹蝶,竹蝶?”

却并听不到有人答应,微微的怔了怔,才想起来这会竹蝶正在前院帮忙伺候客人,白歌的心中又是一阵失落。

“还好,今日去的不是独悠,而是九霄环佩,否则……”

白歌轻轻的抚弄了一番独悠的琴弦,至于那九霄环佩,白歌看都不去看一眼,虽然是名琴,排名还在独悠之上,但白歌并非喜新厌旧之人,一生独悠,到哪都一样。

“不过,那九霄环佩,平日间放在厢房里,厢房的门锁着,也只有竹蝶有钥匙……竹蝶,断然不会背叛我的。”白歌心中开始思忖起来,“对了,昨日白萧文将九霄环佩取走修缮,难不成是那个时候被人动了手脚?”

白歌开始仔细回想一些细节来。

白萧文想在九霄环佩上动手,断然不需要那样大费周章,他每日出入白歌闺房,比自己房间还熟络,而且他对白歌,也确实存在那禁忌之爱,绝不会对付白歌。

九霄环佩虽是十大名琴之一,但却是十大名琴中最为娇贵的,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甚至还要日日保养,隔三差五的便要修缮一番,所以昨日白萧文便将琴弦拿走,今早又还回来了。

“莫非真的是那张银环?”

白歌第一个怀疑的,当然是那张银环了,不过苦于没有证据,她也不好王加揣测。

当当当……

“白歌妹妹在吗?”

正在这时,门外传来的敲门声,白歌记得这个声音,正是那日公羊家的女眷来找她麻烦的时候,为自己说话,赶走公羊家的沈倩姗。

白歌对这沈倩姗印象不坏,至少若非那日有她存在,那么陷于被动的将会是自己了。

虽然这沈倩姗是沈宜春的侄女,但与白歌之间也并没有什么矛盾冲突,甚至还帮了白歌。现在的白歌又不是之前的白府二小姐,生着一张群嘲脸,看谁都不顺眼。

现在白歌的处境已是十分艰难,多一个朋友,总比多一个敌人要好。

竹蝶不在,白歌只得亲自开门。

一身青色罗裙的沈倩姗,正笑意盈盈的看着白歌。

“姐姐还请进来。”

白歌将沈倩姗让进了房门,然后又想唤竹蝶去沏茶,随后情不自禁的苦笑起来,自己重生到这个世界上之后,便与竹蝶朝夕相处,几乎寸步不离,现今竹蝶不在身边,还真的有些不习惯。

“现在前院那边正开着酒宴,可苦了我们这些女眷了。”

沈倩姗倒是善解人意,见得白歌的神色,微微一笑道。

白歌听得沈倩姗的话,也坐了下来,她倒要看看这沈倩姗今日究竟是来干什么的。

“妹妹的琴弹得真好,那梅花三弄,居然三弄齐出,这当今世上,恐也没有多少人能弹出了。”这沈倩姗一开口,便直接开口说道白歌的那曲梅花三弄了。白歌静静的听着,并没有说话,她不会相信沈倩姗此时过来,只是为了挖苦自己的,这沈倩姗似乎很有心计,绝对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

“我平时自以为自己的琴艺好了,却没想到,不说是白歌妹妹,就算是那谨蜓公主也胜我太多,所以我想拜白歌妹妹为师,白歌妹妹教我弹琴如何?”

沈倩姗笑容可掬的说道。

白歌一怔,没想到沈倩姗居然会做出这样的请求来,不过白歌重生到这个世界上,不过月余的时间,她的心中仍有着厚厚的壁障,并非是对这个世界的抵触,而是在心里不愿意相信任何人。

现在白歌能信任的,竹蝶算是一个,白萧文算是半个。没办法,白萧文这家伙太邪乎了,时而是个纨绔子,时而又疯疯癫癫,白歌可不敢完全信任他。

所以白萧文,她只能信一半。

只有这沈倩姗,今日不过第二次见面,白歌虽说没有不待见她,但心里的防备之意还是十分浓重的。

毕竟……她姓沈。

“姐姐这是哪里话?我的琴艺是三弟一手教的,我现在也不过是刚刚出师罢了。那配的上教姐姐你。”白歌笑意盈盈道:“不若这样,沈姐姐你若是有兴趣,不如便留在这里,随我一齐与三弟学琴如何?”

白歌是被白萧文烦的头疼了,天天顶着教白歌弹琴的名义跑到这里来打秋风,现在多一个沈倩姗在,看白萧文还如何兴风作浪。

至少那是他的表妹,白萧文可不敢如何出格吧?白歌这样想的不差,但她并未注意到,沈倩姗的表情明显凝固了一下,一种复杂的神色一闪而逝,继而沈倩姗也装作十分感兴趣的说道:“没想到妹妹居然是与表弟学的琴,那再好不过了,明日我也来此,跟随表弟弹琴。”

“不行!”

正在这时,一个略微有些气急败坏的声音响起,白萧文手里拿着他那心爱的镶金边大折扇,风风火火的走了进来。

“表姐你且回去,我与二姐有些要事要商量,你不方便留在这里。至于学琴一事,我与二姐是骨肉血亲,共处一室不会惹人闲言碎语,但是表姐你却不方面,此事休得再提。”

白萧文一口气说完,顺道做了一个请的手势。

沈倩姗一脸讪讪,有些无奈的看了白歌一眼。

“出去!”

白萧文见得沈倩姗这般姿态,眼中情不自禁的生出一丝厌恶来,语气中也不由得带上了一些凌厉。

白歌吓了一跳,她是头次见到白萧文这样的表情,平日间白萧文向来都是一副嬉皮笑脸的模样,哪里曾出现这般严肃的表情。

“那姐姐我就先走了,妹妹多保重。”沈倩姗的眼里闪过一丝委屈,极不情愿的起身离开了。

“二弟,你好大的威风呀。”

白歌淡淡的看了一眼白萧文,开口说道,显然对白萧文的表现十分不以为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