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章 否极泰来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170字
  • 2013-08-13 20:48:46

“血光之灾……”

在场众多宾客议论纷纷,没想到,白武强过寿,白歌一曲梅花三‘弄’,居然‘弄’出这么大的事情来?没有人怀疑王钟的话,王钟这番话,已经涉及到了皇室,以及大周的兴衰,若是他敢信口雌黄,那么他离血光之灾也不远了。

“各位大人倒是说说,该如何处理我这女儿?”

沈宜春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神色,语言也是一番幸灾乐祸。

“这件事,需得启禀当今圣上,由圣上做主。”

一位颇有气节的大臣当即说道。

“交由圣上处理?”

一些人都撇了撇嘴,皇帝现在在病榻上躺着呢,已经数日未上朝了,一干朝中大事,也都是皇子与一干太子处理的。

现在这件事情捅到皇城,势必会将原本便混乱不堪的朝政彻底的搅乱,到时候倒霉的还是他们这些大臣。

“其实,这件事,已经化解了。”

一边被竹蝶伺候的卢少阳清了清喉咙之后,开口笑道。

“啊?”

众人一怔,就连白歌与白萧文都愣住了,沈宜春更是有些不知所措起来。

“所谓血光之灾,不过是流些血罢了,大抵见得刚刚二小姐弦断之际,被琴弦崩断了手,而她手指上的,莫不就是血光之灾?”

见得在场众人默不作声,卢少阳接着说道:“我被读书人,六艺经传皆修习之,君不闻《易》中有否极泰来之说吗?而我大周朝历代皇帝励精图治,国力强盛,江山稳固,百姓安康,这人间,说能沦陷,便能沦陷吗?”

卢少阳这话自然绝了所有人的口,他说大周江山稳固,哪个敢反驳?反驳了,那可就是真正的诛九族的大罪了。

“那王道长的卦象也应该不假,但他只算得其一,却算不得其二,二小姐的血光之灾已受,接下来便是否极泰来,我大周千秋万代,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

卢少阳越说越激动,而另一边的十皇子和谨蜓公主则是被他说的眉开眼笑。

“方外之人终究没有读过我辈经典,故而才有此一说,倾覆我大周?我看是那王道长想要倾覆各位的钱袋吧?”那司徒仇冷不丁来了那么一句,此时他又是一身儒衫,恰好冒充了一番读书人,不过他这话却让在场的气氛缓和了下来。

司徒仇这番话却是说到了在场众人的心坎里去,是啊,那个王道长,不过是一个山野道士而已,并不是受过正统儒家思想的大家,虽说有那么两把刷子,但如何等及得上我先贤所著之《易》?

虽说司徒仇是一个大纨绔,但倒不如说他是一个大智若愚的人,否则他老爹司徒南天如何会将他带到这里来?

而且,司徒南天也就这么一个儿子,北六省水陆总瓢把子这个位子,还得交给司徒仇来继承,司徒南天无论怎样都会尽心培养他这个儿子的。

可以说,在场的各位大人,各个家主,那个年轻的时候不风流,不纨绔?就算是白武强,常元德,宋斐然,卢少阳这四人,年轻时合称四大才子,说得好听的那叫风流不羁,说得难听点就是四个花花公子。

见得自己儿子的这番话,博得了在场儒生的好感,司徒南天微微的点了点头,他们本就是江湖人,并非官场中人,与这些人没有直接的利益冲突,也不怕得罪了谁,当然能够借机结交几个,那是最好不过了。

“是极是极!”一个老儒生大笑:“那等方外野道士,从未受过圣贤教化,自然不知‘否极泰来’之理,他的话如何能信?我观二小姐的琴虽然断弦,但亦不是什么坏事,曾不闻高山流水之说?伯牙与子期之遇,亦非弦断而求知己?当是二小姐,将要遇到知己了。”

这老儒生引经据典,生生的将弦断之说,引导了知己之上,令在场众人又是一阵赞叹。

白歌自己也是有些无奈,这些儒生也忒的能说,硬生生的能将黑的说成白歌,铁树说道开花,不过这些人现在帮着自己说话,白歌虽感激。但也明白,他们无非就是看不起那王钟道长,儒道有别,不过是理念的不合而已。白歌曾也身负才女之名,各家经典,三教九流无所不精,自然明白这个道理。

现在众人死死咬住否极泰来之词,让有心为难白歌的沈宜春也开不了口了,桌案之下,她的大腿都要被白武强掐的乌青了。

若是自家真的出了这么一个祸国殃民的女儿,倒霉的绝对不是白歌自己,新皇定会会一不做二不休的拿白家开刀。

到了这个时候,白武强甚至都有些感激自己的这个发妻了,白歌的容颜是如何毁掉的,白武强早在数日之前就知道了,只是他素来不喜白歌,虽然心中有些恼火,但终究人没有死,也便不去追究沈宜春了。可现在他却暗自庆幸起来,还好白歌的容颜被毁,否则,一场灭门祸事恐怕就要临头了。

一曲梅花三弄,终究没有完成,白歌也不在这里丢人了,道了声万福,便带着九霄环佩离开这里,居然全然不去理会那双眼几乎冒出火来的谨蜓公主。

自断弦那一刻起,所有人都忘记了谨蜓的存在,白歌成为唯一的焦点,这让谨蜓公主更是妒火熊熊。

“哼哼,有的是机会陪你玩,若你爹还是户部尚书,文渊阁大学士也就罢了,但是现在,你们白家只是民。”

看着白歌离去的背影,谨蜓公主无不恶意的想到。

回到自己的小院,白歌有些心烦意乱,她也不再关注前院的寿宴进行的如何了。

本想这次还能化被动为主动,低调点,没想到方向却与她想的恰恰相反,风头出到姥姥家了。无论是最开始,那个什么谨蜓公主与她为难,还有后来的九霄环佩琴弦断了之事,再到最后,那王钟道长口中的胡言乱语,都让白歌行走在生死之间。

白歌可以断定,谨蜓公主绝对不会善罢甘休,日后必定还会有一番纠缠,这一点白歌毫不怀疑,梦月楼女子间的勾心斗角,放在哪里都一样。

琴弦断了,虽说有知音出现一说,但更多的还是不吉;王钟道长的那番话,不仅是白歌,恐怕整个白府都要遭到牵累,还好在场的这些人,大多都是白武强的至交好友,一切利益关系紧紧的联系在一起,若是换做他人在场,今日之事必然不会善罢甘休。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