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祸国殃民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55字
  • 2013-08-12 19:20:20

相反竹蝶并无多大抵触,在白歌重生过来之前的几场大宴中,竹蝶虽然名为白歌的贴身婢女,但也经常被叫去伺候客人用餐。

不大一会,一个身穿道袍,看似仙风道骨的中年男子,手持浮尘,身后跟随着两个道童,在副管家老于的带领下,来到了小院中央。

“王道长,事情想必你已经了解了,还请道长化解一番。”

沈宜春的眼睛中笑意盈盈,脸上硬是装出一一副担忧的模样,让人看着好生矛盾。

王道长微微的点了点头,面上很是了然,但实际上心中却是十五个吊桶打鼓,七上八下,甚至双腿都有些微微的打颤。这王道长也只是平民中的草根道长,平日中也只是从老百姓那里得些香火钱而已,至于那些达官贵人,可都是去京城西门外的大相国寺的,那里的僧人才是被眼前这些人供养的。

他王钟,平日里连见这些人的资格都没有。

不过他在民间素有些名声,眼前白武强想要去请大相国寺的僧人前来,根本不可能,只有你去大相国寺寻佛,何来佛寻你。王钟强行淡定下来,脸上便挂起一丝和煦的笑容,微微的朝着主座方向欠了欠身,说道:“无量天尊,贫道见过十皇子殿下,见过镇南公主!”

十皇子和谨蜓公主自然不会将这个老道放在眼中,只是微微点了点头。

出家人上跪佛祖道尊,下跪恩师,除此之外,见了皇帝也只是欠身施礼,所以这会谨蜓和十皇子也不好说什么。

见得王钟道长没有搭理自己,沈宜春微微的有些尴尬。殊不知这是王钟道长在故做姿态,若是他一来到这里便恭恭敬敬,唯唯诺诺,恐怕在场人早就将他看的一文不值了。

能否借着这个机会,打入上层,被这些达官贵人供奉着,便看这次机会了。

“王钟道长,此番我爹爹寿宴,二姐琴弦断了,是凶是吉,劳烦您老给算算,一应香火钱,我白府不会亏待的。”

那边,白萧文吊儿郎当的声音响起。

王钟的眼皮子一跳,白萧文这个在京城恶贯满盈的大纨绔,早已是如雷贯耳。刚刚王钟故作镇定,白萧文这么一说话,立刻将他的心神大乱。

之前的副管家老吴,在路上都将事情与他说的清清楚楚,只要能够想方设法除掉白歌,那么白夫人定然会有厚报,王道长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巴结白家的机会。

现在又听白萧文这样说,心乱之下也未曾注意到,白萧文口中说的,可是让他测一测是凶是吉,而非是如何化解这番大凶之兆。

弦断,便已经是不吉了!

但心意乱的王钟道长并未听出弦外之音,只道白萧文与沈宜春母子连心,想共同整死眼前这位身子袅娜的二小姐了。

“公子大可放心,老道这便算上一挂。”

说话间,王钟老道便将浮尘交付左手,右手的手指飞快的掐动起来,口中念念有词。

在场众多人也都听过王钟的名字,只是王钟出身卑贱,他们不屑与他来往而已,可现在见到这王钟一身仙风道骨,说话不卑不亢,面对如许众多的大人物依然‘泰然自若’,便情不自禁的对他另眼相看一番。

突然间,王钟道长睁开眼睛,有些疑惑的说道“古怪,真是古怪,二小姐的命格如此神奇,过去未来都是一片混沌,我居然推算不出……啊!”

突然之间,王钟道长惊恐的大叫一声,带着异常恐惧的神色看向白歌。

“红颜祸水,倾城倾国,倾,乃倾覆之倾!刀兵渐起,人间沦陷……大凶之兆,大凶之人!”

王钟道长几乎是喊着说出口的,他脸上的神色,根本就不似作假,让一边的沈宜春脸上流出了笑意,心道这王道长的演技真是不赖,回头定要好好的赏他一番。

另一边的白萧文,心头一震,王道长这话一出,就算是白歌不死,那么日后的处境也就愈发艰难了,白武强的脸色更是精彩,倾城倾国?眼前皇帝的儿子以及未来的儿媳妇可在这里呢,传回了宮里,白歌还有的活吗?

“道长,又该如何化解呢?”

沈春宜的声音再次响起。

“王道长这话言重了。”

沈宜春的话音刚落,还未等王钟老道说话,白歌的声音却是响起了,“倾城倾国?您也太高看小女子了,试问小女子这副尊荣,谁肯为了小女子‘倾城倾国’呢?”

说话之间,白歌将自己脸上的面纱摘下了。

她的脸上,一道一道纵横交错的暗红色伤痕交织着,虽说白歌的面庞极美,但脸上的伤痕,却将这一切都破坏殆尽。此时白歌虽说不是恐怖,但已然能用丑字来形容了。

“呃……”

王钟呆呆的看着白歌,一时间说不出话来。

这样一个丑女,引起人间刀兵,王朝更替,甚至天下从此不得安宁?难道自己算错了?

一时间,王钟道长也不知道该如何作答。不过其他人的脸上,则是流露出了叹惋的神色,曾经的第一美人,容颜被毁,变成了一个丑女,这未免有些太过可惜了。

沈宜春满脸得色,再次问道:“道长,你说,该如何化解此番灾劫?若道长你不能化解,那么隔些日子,我们便去西城大相国寺去。”

沈宜春已经有些不满了。

“血光,只要二小姐承受血光之灾,以她的鲜血洗礼灾劫,那么一切都可逢凶化吉!”

王道长信誓旦旦的说道,不过心里还是有些打鼓,他本来是想说,若是现在白歌死了,那么一切都会被化解,人都死了,还怎么挑起人间祸乱?不过说的太直白,恐怕会引起白府的反弹,好歹也是二小姐,不能说死就死吧?

所以人精一样的王道长,只能含糊其辞,留下血光之灾四个字,便带着道童匆匆离去了。再不走,他可就要得罪人了,事情已经办完,相信要不了多久,便会有一些‘上层人物’前去寻他了。

白萧文看着王道长离去的背影,眼中杀机一闪而逝,一边的司徒仇见到兄弟的神色,心中了然。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