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2章 开幕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64字
  • 2014-01-26 13:56:28

白武强稍稍的松了一口气,坐回椅子上,对白萧文点了点头。见得白萧文此番作为,在场众人莫不是都暗自点头,虽说白萧文纨绔之名在外,但至少这个时候,是十分符合礼仪的。

白萧文整了整神色走出大厅。

那谨蜓公主见得白萧文出门,秀眉微蹙,自始至终,这位纨绔之名在外的白家少爷,居然都没正眼瞧她一眼,这让谨蜓公主心里极是不舒服。

平日她到了哪里,不是被人众星捧月,所有同龄男子莫不是对她百般讨好,谄媚至极。按道理来说,刚刚那白萧文应该对着自己流口水,或者是拼命的将话往自己身上引才对,可是白萧文自始至终只是陪着他身边的几个老儒生说话,都不看自己。

……

“伯父,司徒兄!”

此时,司徒南天与他的儿子司徒仇,已经迈进了大院,司徒南天见得白萧文出来,脸上浮现出了一丝笑容。

白萧文见到这父子二人,微微的欠了欠身。

司徒南天,看上去一个四十来岁的中年男子,身材单薄,头戴方巾,外面罩着一身干净的青衫,整个就是一副书生的打扮。,看不出任何江湖帮派的模样。

若是不知根底的人,还以为这是一个刚刚中了举人的书生了。

站在司徒南天身边的司徒仇,年纪与白萧文相仿,打扮也与司徒南天相似,都是一身儒衫。

司徒仇与白萧文,可以说是过命的交情,两人可以说是志同道合,同样的风流,同样的纨绔,同样的败家……咳。

这两人,也拜过堂……不对,结过拜的,情谊自是好过一些酒肉之友。

“萧文呀,这次伯伯莽撞了,早知道十皇子与谨蜓公主在,伯父也便走了那侧门了。”

司徒南天呵呵笑道。

“司徒伯伯哪里的话。”白萧文摆了摆手,口里嚷嚷着说道:“不请自来的,分明是那杨拓和谨蜓,也忒的烦人。”

这话听得司徒南天一愣一愣的。

一旁白府迎宾的下人,则是明智的将头别过去,权当没听到。

“也是也是,按道理来说来的应该是大哥,为啥大哥没来,杨拓那小子来了?”另一边司徒仇见怪不怪,也跟着说道。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皇家的事情向来都是乱七八糟的,他不来我也没辙。不过有些日子没有见到大哥,倒是十分想念了。”白萧文也点了点头。

白萧文与司徒仇口中的大哥,正是当今圣上的第九皇子,杨诺。

至于这三人怎么弄到了一块……皇家人都有这么个毛病,闲着没事喜欢微服出游,体察民情。那日九皇子杨诺便化身一个平民布衣走出了皇宫,然后就遇到了白萧文和司徒仇了。

也不知道怎么的,这三人便看对眼了,于是斩了鸡头,烧了黄纸,结成八拜之交。

那杨诺是老大,司徒仇是老二,白萧文……无论在哪都是小三的命。

后来杨诺的身份最终被揭露,不过白萧文和司徒仇两人的身份也非同一般,并没有多少芥蒂,三人的感情反倒越来越好。

这一次白武强过寿,无论是白萧文还是司徒仇,都认为来的是杨诺,却没想到杨诺没来,来了一个即将封王的十皇子。

“哈哈哈……”听到这两人对话,司徒南天微微的一笑,道:“这个倒是好理解。白兄虽然已经辞去官职,但是他在朝堂上的影响还是在的,这次来贺寿的,想是曾经与白兄亲密的那些官员。九皇子殿下并未封王,还有机会,但是十皇子……”

司徒南天只说到这里,便不说了。

白萧文和司徒仇恍然,感情杨诺没来,这是皇帝对他不放心,怕他借着这个机会,拉拢官员,与当朝太子爷争夺皇位呢。而十皇子,封了王之后,皇位便与他无缘,所以杨拓来这里,倒是最为,也是最为保险的。

不得不说,那宫廷中的明争暗斗,也是十分复杂的。

“好了,现在十皇子与公主在大厅,我这一介草民到不方面到场,我们去偏厅一叙吧。”

蓦地,司徒南天将话题岔开,白萧文也不喜欢大厅里那样的气氛,欣然应允。

……

最终,因为司徒南天的事情,耽误了一些时间,那吴管家也没有请到白歌,反倒寿宴,正式开始了。

大厅上,院子里,甚至一些偏厅,都里里外外的摆满了酒桌,一道一道精美的山珍海味,被端了上来。

天上飞的,地上跑的,水里游的,应有尽有,诱人的香气,让白府上下忙碌了几天的下人,情不自禁的吞着口水。

白武强面朝东方,缓缓的站起身来,他的手中擎着一杯美酒,口里说道:“这第一杯酒,白某人要敬当今圣上,白某虽然已经离开朝堂,但仍旧是皇上的臣子!愿圣上龙体安康,吾皇万岁!”

说罢,白武强仰天将手中酒水一饮而尽。

“吾皇万岁!”

紧接着,下方的宾客们,也都面容肃穆,举起酒杯,一饮而尽。

在桌子旁伺候的丫鬟,急忙将酒水满上,白武强缓缓举起第二杯,说道:“这第二杯酒,白某要敬天下苍生!白某虽然不在朝堂为官,无法为黎民造福,但白某却依旧心系苍生!愿天下苍生男有份,女有归,幼有所养,老有所依!”

“这第三杯酒,白某便敬在场诸位,能在百忙之中前来!”

……

三杯酒饮罢,一旁的乐师也开始奏乐,寿宴也开始了,宾客们都纷纷的放开拘束,谈天说地。

与其说这是为白武强过寿,到不如说这是宾客之间增进感情,拉拢关系的一场活动。

酒过三巡,菜过五味,白府正院的空地上,也被腾了出来。

白萧文的身影缓缓地出现在当中。

“萧文见过父亲,见过各位叔叔伯伯!”

白萧文团团的向在场众人行了一个大礼,然后说道:“百善孝为先,萧文虽然懵懂,但也知道为人子者,要尽孝道,今日父亲过寿,孩儿特献上松鹤延年图一幅,愿父亲福如东海长流水,寿比南山不老松!”

说罢,白萧文手一抖,一幅栩栩如生的松鹤延年图便凭空展现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