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炫丽出场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1989字
  • 2014-01-25 15:25:59

财叔也没有任何理由去帮助白歌。虽然平日里,沈宜春想要拉拢他都不能成功,又经常与沈宜春磕磕碰碰,但谁都知道,那不过是财叔为了将这白府的后院平衡一下而已。

白武强外事精明,但是自己家的后院却是处理的一塌糊涂,这些年若非是财叔在一边无声无息的制衡着,恐怕这白家的后院早就改姓了沈。

“区区小事,何必劳烦老爷。”

沈宜春听得财叔说话,直皱眉头,在外人面前,她可不愿意被落了这白家主母的风头,更重要的是,沈宜春对付白歌的心思也越发的急不可耐。

“如花,你且说说刚刚究竟是怎么一回事?放心,姐姐在这里会为你做主的。”

沈宜春转过头来,对柳如花道。

柳如花听得沈宜春的语气,心中哪里不明白是怎么回事,这分明是要借题发挥,对付白歌!柳如花的眼睛微微的一亮,然后就又变了一个态度,道:“沈姐姐你可要给小妹做主呀!你们家这二小姐,简直就太目中无人了,非但为将我公羊家放在眼里,刚刚她可是连同沈家都一块给骂了进来。”

柳如花并不说事情起因经过,一张口便开始颠倒黑白。她这一方可都是公羊家的人,众口一词,根本就不用统一说辞。反观白歌这里,也只有竹蝶一个证人罢了,根本就是势单力薄。

“白歌,你真的是好大威风呀,怎么,我们沈家人来给白老爷贺寿,还碍着你什么事情了?”

沈家那边一个女眷,听得柳如花的话,立刻便开口说道。

这边,白歌那扇小门也被打开“是非黑白自有公论,这位三夫人既然这样说了,我白歌也是无话可说。”

白歌也不生气,和这样的人生气,不值。不过白歌心里早有了对策,现在在场的这些人,大多都是沈家,公羊家的人,心里面可都是向着沈宜春的。

相比之白武强,沈宜春才是她们最大的靠山。白武强心里只想着白家,而沈宜春才会为沈家着想。

“财叔,你也都听到了,我白家虽然已经入了商贾,但本质上可还是书香门第。”沈宜春道:“我白家家教甚严看,看琴儿与镜儿,哪个不是大家闺秀,知书达理,德才兼备,也为独这白歌不爱读书,不识礼数,若是不好好教导教导,可就辱了我白家的门风,成了我人家的笑料了。”

“白歌的娘亲出身青楼,身上自然有些青楼的靡气,也传给了她的女儿,这白歌可得得好好管教了,杀杀她这骨子里靡气。”

“对对对!”听得沈宜春的话,柳如花也是大笑,大有英雄所见略同之感:“没错没错,这白歌的亲娘是青楼里的婊子,那她也好不到哪去,姐姐可一定要好好的管教了。”

柳如花的话一落口,就有人知道,这个柳如花也是猖狂之辈。这件事情,沈宜春可以说,沈宜春虽然不待见白歌,但终究是一家人,她说了,倒也没什么。但是作为一个外人,这件事情可是绝不能出口的。

正如沈宜春所言,现在白歌代表的是白家。自家人再不好,也只能由自家人来说,外人说个不字,那就是绝对不行。哪怕是沈宜春不在意,但在意的人却多了去了。

白歌的脸色微寒,嘴角挂上一丝不屑的冷笑。

“你们几个。”沈宜春再次叫上了之前那几个给她通风报信的下人,说道:“你们几个给我好好说话,刚刚究竟是怎么回事,二小姐到底有没有说客人的坏话!”

这几个给沈宜春报信的下人心中苦不堪言,哪有这样的主子,通风报信了,非但没有得到什么好处,反倒被逼上了绝路。

而财叔则是暗自摇头,但也是无奈,这个时候他自然不会当场驳了沈宜春的面子,这个时候沈宜春自然要乘胜追击了,过了这个村,可没这个店了。

“说……说了。”

几个下人看了一眼沉默的财叔,只得硬着头皮讪讪道。

“说了便好,你们几个,将白歌给我押下去,狠狠的抽上三十鞭子,让她涨涨记性。”

沈宜春摆了摆手,似乎是在说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一般。但是在场不少人,比如财叔可都明白,一旦这三十鞭子抽上去了,以白歌的体格铁定得大病一场,至于会不会突然间伤口恶化,一命呜呼,那也就全凭沈宜春的心情了。

“我看谁敢!”

突然,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平日中让白歌厌恶至极,而在这时却如同天籁的声音响起,白萧文的身体好似一道白影一般,几个起落间便来到了小院当中。

那几个下人还未来得及动手,就被白萧文推到一边去了。

“娘,这件事情还有待调查,可不能就这么轻易下了结论了。”白萧文看着沈宜春,一字一顿的说道。

沈宜春对白萧文是宠溺到了骨子里,她见白萧文到来,一时间也乱了方寸。

“你们几个,给我好好说话,当时的情形究竟如何?若是有半句虚假,天王老子来了,也救不了你们!”

白萧文这个大纨绔之名可不是盖的,他一开口,所有人都觉得一阵不寒而栗。

“是,是三少爷……”

那几个下人看了看三少爷,又看了看沈宜春,可真是进退维谷了。

“说,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我白家二姐为何与公羊家的小妾起了冲突?”白萧文说话可没给公羊家的留一点脸面,公羊家的小妾?这个时候妾室可是没有一点地位的,一个小家族的小妾,与白府的二小姐,地位相差了何止十万八千里。

谁都听得出白萧文的语气如何。

“是,是公羊家人要强夺二小姐的院子,要将二小姐赶出白府,二小姐不过是随口反驳了几句,自始至终并没有出口骂人,相反那公羊夫人,倒是一直在骂二小姐。”

一个家丁一咬牙,最终开口说道。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