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天地拦我 我就与天地斗!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533字
  • 2013-06-23 15:34:08

丫鬟也许是没预料到白歌会扑向自己,往后退了两步,跄跄咧咧的摔倒在地,满脸惊恐。白歌深吸口气,尽量让自己平静下来,强压下心中的不安“别怕,我问你,你知道就回答我,好吗?”

丫鬟不知是知道了,还是吓到了,生硬的点了点头,白歌尽量把语气放柔和,生怕在吓住眼前这个胆小的丫鬟“刚刚那个女人,是谁?”

“是,是大小姐,白,白琴。”

“那我呢?”

“二小姐,你,你是二小姐啊!二小姐你怎么了?”

“二小姐?二小姐。。。我我,我是白歌吗?”白歌头有点晕,像要炸开一样。

“是。。。。”

“我是白歌?我还是白歌!这是那,是梦月楼吗!”

“回二小姐。。。。你是叫白歌,这不是梦月楼,是白府啊。”丫鬟盯着白歌,眼神中有些奇怪。

“白府。。。。。”白歌感到自己的声音都在颤抖,自己还是白歌,却不在是梦月楼惊艳整个京城的花魁,而是在白府容颜具毁的二小姐。像是忽然惊醒一般,白歌接着开口“那我的脸。。。。”白歌实在说不出口对自己容貌不敬的话,她以为,那是上天给予她最好的礼物;她以为,那是自己父母抛弃自己后留下的眷顾;她以为。。。。不过那都是曾经了,现在,她看都不想在看那张似曾相识的容貌半眼!

“回二小姐,是。。。。”

“嗯?”白歌虽然感觉这回答很残忍,但她想知道,单纯的想知道。

“是。。。。是大小姐与二小姐你去庙上还愿,结果,结果半路遇到了强盗,小姐的马受惊滚落到悬崖,结果找人找到小姐时,小姐你昏迷不醒,面目,面目也。。。”丫鬟磕磕巴巴的不回答这个问题,又怕白歌在做出什么事。

那个白琴?难道这里面,有内幕?白歌自己也被这个想法吓了一跳,随即便否认了这个想法,就算关系在不好,也不会有人去谋害自己的亲妹妹吧。还没有否定完,一个尖酸刻薄的声音便开始责骂那丫鬟。

“竹蝶你个死丫鬟,明明是你和那个野丫头在一辆马车上,你浑身上下没有一点事,反倒她那脸划花了,一定是你动了手脚还想诬陷给我那宝贝女儿?”

白歌对这个声音很没有好感,顺声望去,只见一个估摸这有三十二三的妇人站在那。那妇人头上挽着了个‘蝴蝶羽’,翠花玉钗,青宝石的玉坠子挂在薄薄的耳垂上,让人感觉那坠子一晃动耳垂都会被甩出去。白生生的脸儿,两道弯弯的月牙眉,高挺挺的鼻梁下比耳垂还薄的嘴唇,不过松弛的肌肤干巴巴的没有一点光泽,看起来到颇像白歌在梦月楼中见过一个扶桑浪人身边的扶桑老女人。

看这身上穿的,上身是蝴蝶粉纱衫儿,玉梅朵朵,下身是玉白拖地丝绸裙,腰中还绑着金丝丝带,把腰嘞的那叫一个细啊,高挑的身材,不难看出年轻时是个美人。不过这装扮,在一个妇人身上就有些不伦不类了。

“你们是傻了吗!去把那贱丫鬟拖出去打啊!”夫人眉头微皱,手中粉红粉红的帕子抖了又抖,在房门两侧的大汉忙冲了进来,把竹蝶架了出去“夫人,夫人奴婢是冤枉的啊,大小姐那日没让我去啊,那日奴婢真的在白府啊夫人!二小姐,二小姐。。。。”

白歌歪头,不等那夫人在开口,对着那个夫人邪邪的笑了笑。“咦,丑死了,晦气!”那人又甩了甩帕子,用与白琴一样的姿势走了出去。冤枉。。。。哼,我倒要看看,谁在这件事上,功不可没。

“啊,我真是是,被冤啊。。。。啊,二小姐救我,啊。。。。”此时的竹蝶在后花园被刚刚那两个五大三粗的壮汉围住拳打脚踢,她此时想到的只是温文尔雅,心地善良平日少言寡语的二小姐——白歌,白歌平日待自己不薄,从来不把自己当丫鬟使唤。自己呢?竟然对小姐有了二心,竹蝶此时感觉不到疼痛了已经,她懊悔,自己不应该鬼迷心窍的相信白琴,不仅害了白歌,也害了自己啊!

“住手。”白歌的声音不大不小的响起,回荡在花园中,惊起了几只歇息的鸟儿,飞向空中。“二小姐,二小姐你快,快逃吧,逃,出。。。白,啊。。。。”

壮汉看了白歌一眼,继续对竹蝶挥下拳头,这次,竹蝶昏了过去。

“住手。”白歌平静的又重复了一遍,这次壮汉连回头都没回头。

‘啪’下一秒,清脆的巴掌声从白歌手中发出。

“你个臭娘们,敢打老子!”显然,那个头脑简单四肢发达的暴力狂愤怒了,要去打白歌“这就是一句话让我白歌重复两遍的下场。”白歌昂起头,挑衅的看着他。

“别以为你是二小姐老子就不敢打你。”暴力狂眼睛的红红的。

-

“知道我是白家的二小姐你在白家还敢打我?”白歌用着这个身份脸不红心不跳滴。反正我现在就是二小姐,你打我啊打我啊~

“不得势的野种!你敢打老子,老子早晚弄死你!”当暴力狂被另一个一言不发的暴力狂抗走时,对白歌放下一句狠话。

风吹起白歌的三千青丝,那就看看谁弄死谁吧,白家的上上下下,如果我知道是谁敢碰我的脸,那我白歌就不是弄死你那么简单了。既然我想知道,白府中谁拦我,我就与谁斗,如若天地拦我,那我就与天地斗!

“老爷呀,你那二闺女心中容貌也毁了,你找她回来干嘛呢?还要浪费银子养她。”白夫人怀中抱着黑白相间的猫,手一下一下的抚过它的头,猫儿慵懒的眯住了眼睛,不时发出呜呜的声音。

“一派胡言,她可是老夫亲生女儿!就算是死了,我也要见到尸首,更何况还没有死!”一位端庄的老者坐在上座,头发有些许花白,合身的暗红袍子让他看起来颇有些无情。

“哼。”白夫人冷哼一声,心中暗道,谁不知道你这把老骨头想的什么一样。找回来她不就是想让她嫁个皇室贵族什么的,好狠狠捞一把吗?现在倒好,找回来了,那脸恐怕你看了都反胃吧。老不死的,脖子都埋进土堆里的人了,还想着卖女儿赚钱。在说了,就算是好人家,也歹我沈宜春的女儿嫁过去,还轮不到那个野种。唉,反正现在你的家业这么大了,不如。。。。。想着,手上的力道不由的大了起来,怀中的猫‘喵呜’一声惨叫窜了出去。

白老爷确实是这样想的,不过却不是为了钱,而是为了权。想他白家虽算不上富可敌国,也是京中屈指可数的大户了,他只不过是想在有生之年可以帮自己唯一的纨绔儿子白萧文谋得一官半职,日后可以把白家的生意更发扬光大,而不是败在他手里。一想到那败家儿子,白老爷就头疼,长叹了口气“走,宜春,大夫不是说白歌醒了吗。我陪我看看我那二女儿去。”

“看她干什么啊?我早就去看过了,生龙活虎的,哪像一定刚刚从昏迷中醒过来?我看,八成是不想搭理咱们装的。”白夫人也就是沈宜春,连着翻了几个白眼,要不是自己去的巧,竹蝶那贱嘴还不知道会说什么。不过白歌野丫头命还真大,也不知道大虎二虎让竹蝶那丫鬟永远闭嘴了没有。想着狠狠咬了咬牙,手中的帕子握的紧紧的。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