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9章 花间客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06字
  • 2014-01-25 14:25:38

“既然如此,那贤侄你再弹一曲如何?”虽说是有人信了,但不信的人却第一个出来,卢少阳捏着自己胡须,淡笑着说道。

白萧文什么德行,在场哪个不知道?他会弹琴?哄娃娃呢!

“萧文,便依你卢伯伯的话,再弹一曲吧。”白老爷也面无表情的说到,心中却是恨铁不成钢,这个儿子简直就是不争气,风袖大家的《独仙》也是你能弹出来的?想要表现自己,也不应该在这个时候呀。

白萧文一怔,脸色依旧潇洒。其实……他还真会弹,但是风袖大家的《独仙》,全天下也只有区区几个人会,可偏偏他白萧文,便不在这几人之列啊。

“儿呀,既然几位叔伯想要听你弹琴,那便再弹一个吧?”沈宜春也开口了,沈宜春自然就是信了的那几人之一,母凭子贵,儿子厉害了,母亲自然也是容光满面。

“哼!”

见得白萧文的表情,白老爷冷哼一声,其他三个的脸上,也都流出了幸灾乐祸的神色,这三人虽然表面上对白老爷恭敬有加,但内里还是多少有些芥蒂的,毕竟读书人看不起商贾,这是到了骨子里的。现在见他儿子出丑,这三人也乐得看戏,回头也少不得宣扬几番。唯一让他们遗憾的,便是没有看到弹出《独仙》的那位大家。

“一曲《独仙》已成绝响,焉有弹第二遍之理?三弟你便再弹一曲你拿手的吧。”

白歌开口替白萧文解围道:“《独仙》乃是妙音,有幸听得一遍也就罢了。”

白萧文怔了怔,继而笑道:“是极是极,二姐说得有理,既然如此,那萧文献丑了。”

说着,白萧文便走回屋中,将那床九霄环佩拿了出来。

身后房间,毕竟是女子闺房,那几个酸腐儒生也不好意思进去的。

“九霄环佩?!”

见得白萧文手中的琴,几人都震惊了,白老爷也不例外,九霄环佩是白萧文自己不知道从哪里搜罗出来的,与白府没有多大干系。

“……”白萧文心想,看什么看,要是我因为你们输了去,可是还得赔上独悠!

白萧文散散懒懒的将琴放好,人模人样,呸,像模像样的挺直了腰板坐下。“咳!那我可开始了啊!”

“三弟的这双手,也忒的好看,怎么比女子的手都要细腻。”不知道为什么,这时白歌的注意却都放到了白萧文的双手之上。

白萧文的双手修长纤细,白白净净,好似女子柔荑一般,不过白萧文这双手的骨节微微凸出,却又在彰显着这分明是一双男子的手掌。

清脆悦耳的琴声悠悠响起,这一刻天地寂静,也独有这一曲悠扬琴音在跳动。

“《花间客》……这白萧文果然是个登徒子。”

白歌听出这曲子来,情不自禁的蹙了蹙眉。花间客,本是花间之客,并无留恋之意。游戏花丛中,片叶不沾身,任你蜂蝶涌动,我自游戏花丛。也是彰显那些所谓才子读书人自诩风流的曲子。红尘就是红尘,人家要的是大家闺秀。

实际上,白萧文的这曲《花间客》,也是为了合了白歌的那曲《独仙》,你是山间孤独仙子临凡,而我是红尘游戏浪子,你孤独的清傲,而我孤独的放荡。

同是孤独之人呢。

却不想白歌前世正是青楼女子,最不待见的便是这花间只客,所以白萧文要表达的意思,到了白歌的耳中,却已是南辕北辙了。只能说……点背的时候,你送块金砖人家都会当成假的拍死你。

“不过没想到这白萧文,居然有这样的琴艺,这花间客却是没有弹的比他更好的了。”

白歌心里,对这白萧文还是比较中肯的。这白萧文的琴艺虽然不如自己,但也是登峰造极,只差了半筹而已,白歌没有听过那风袖大家琴音,所以也不好做出对比,这个世界的琴艺究竟如何。

“哈哈哈哈哈……好,好好!好一曲《花间客》!”

一曲终了这常元德也不说什么,只是大笑“原来贤侄你……哈哈哈哈哈……”

白武强也是叹了一口气,心中也煞是欣慰,原来我这儿子,虽然表面浪荡,但实际上却是有真才实学,不过游戏人间而已。

白萧文看着这几人的表情,朝着白歌挤了挤眼睛,意思是,看吧,我为了保全你,把自己都给撘进来了。平时白萧文那浪荡不堪的纨绔表现,既是他的本性,又是他的一个保护之色,没办法,这家伙太懒,若是被人知道他的才学,可有的他忙了。

不过这次为了白歌,他也顾不得许多了。日后有麻烦是小,丢了面子才是大!喂,好像前者更重要吧!

“好好,萧文,很好!”

过了一会,白武强也吸了一口气,笑着说道:“这曲《花间客》虽然不如刚刚那曲独仙,但也只差一筹了,想不到我儿的琴艺,居然可比风袖大家,哈哈哈哈哈……”

说罢,白武强哈哈大笑起来,心中甚是得意。往日里他这个儿子及不争气,今日可是在他那三位好友的面前狠狠的给自己挣了一次脸面。

不过白萧文可有点不乐意了,什么,自己的这曲《花间客》不如白歌的《独仙》?这不是说,刚刚的比试,自己输了吗?

白萧文对自己的琴艺可是很有信心,他可没想过自己会输的。但是刚刚说《花间客》不如《独仙》的,可是自己的老爹,他这个做儿子的,可不敢反驳呢。

白歌见得白萧文的不快,掩口轻笑,但也没有什么太多表示。

“好了,既然萧文你在琴艺上有如此造诣,那么便有你来教你二姐弹琴了,切不可怠慢了。”

蓦地,白武强再次说道。

白萧文一怔,心说,我还教她?刚刚你也说我不如她了……不过有这借口,岂不是可以日日与二姐相见,而又不用偷偷摸摸了?

想到这里,白萧文欣然应下,白歌则是抚了抚额头,她头疼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