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独仙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1971字
  • 2013-07-21 23:30:50

白歌心中盘算了数十首曲子,却都不趁心意,思来思去,一时没了主意。一双纤白的手就那样悬在空中,看到白萧文心烦意乱,慵懒的问道“这二姐啊,要不我先?”

白歌也不搭理他,想弹一曲高山流水,却又不知从何处下手,刚刚那种渴望寄心琴弦的思绪也就淡了。白歌心中莫名其妙的出现一些烦躁。不知道因为什么,一把掀开那琴,噼噼啪啪的便摔在了地上。

白萧文连连退去几步,白歌怒气冲冲的自顾自的抢过他的九霄环佩,盘腿一坐。白萧文皱眉“要不,我们改日在比?”

白歌心中是知道,弹琴切忌的便是心燥,却还是生生的弹出了高山流水,勉勉强强,只能说的上流畅。

白歌眼眶红红的,忽然扑着白萧文就抓上了他的脸“滚,你们都滚!”

……

白萧文与竹蝶就守在门外,他那俊美的容颜上还有三道血印“二姐?你先将门开开,二姐?”

白歌忽的就趴在琴上哭了起来,她委屈!她委屈了两辈子了!上辈子青楼艺女,就算是花魁,也就是下九流,她也不想,看人家,合家欢乐,自己呢?父母从小便抛弃自己,从小自己就是最让人瞧不起的野种!今生,一天好日子没过,天天让污蔑陷害,谁帮过自己说一句话?谁给过自己一个好脸色!她沈宜春与白琴欺负自己就算了,张银环也看不起自己,凭什么他白萧文也欺负自己?!

哭到声音的哑了起来,忽的,叮叮咚咚的琴声,如流水般从白歌房内流淌出来。

一曲独仙肝肠断,天涯何处觅知音!

前世的白歌是孤独的,是悲伤的,这一世虽是重生,但亦是如此。

琴声悠悠扬扬,婉转中有着淡淡的忧伤,音表喧闹,中却孤寂冷冽。白萧文惊讶道“独仙?”

传闻,这独仙是一位仙子因孤独抑郁,感叹知音难寻,写下的一首曲子,琴谱总分两册,琴中的各声变换极快,而且对力度要求更是极高,因为这曲子古怪,力道略小,根本奏不出本音,力道略大,琴弦尽断。最重要的是,这独仙的下集琴谱早就不知所踪,仅存的一本上集,相传便在江南风袖楼的风袖大家手中,而这风袖大家却那位弟子都不肯交与独仙,如此使得风袖大家长居琴音第一数十年。

但,刚刚这分明就是独仙!白萧文不得不承认,她弹得要比风袖大家好上很多。

悠扬的琴音,随着清晨的微风,渐渐的扩散出去,将整个白府都笼罩。

……

“这琴声!?”

白府中,闲常时候,也是有不少客人往来的。白老爷现在虽然经商,但毕竟骨子里也是读书人,所以在白府上时常便有一些文人墨客去留。这会,白老爷本人,正陪同着几个官场时的好友,在后院凉亭里饮茶谈文论墨。却不料,这一阵琴音来了,将这些个自诩不凡的饱学之士都惊动了。

“这,莫非风袖大家的《独仙》?!白兄你将江南风袖楼的风袖大家给请到府里来了?”

一个看上去五十来岁,精神矍铄的中年男子有些震惊的看向白老爷。

江南风绣楼以琴技名满天下,当然,风袖楼并非风尘青楼,而是一家琴艺馆,馆中伶人,随便走出一个,便是大哥级别的琴师。

风袖大家,是风袖楼的楼主,同时也是天下第一琴师,曾经皇室以重金高官聘请风袖大家为宫廷琴师,却被风袖大家婉拒,但皇室却并未动怒,反而年年花费大量财物修筑风袖楼。

每年皇城重要乐席,便是由她亲自出手演奏,京城一些世家,也因此闻得风袖大家的琴音,这曲《独仙》自然不算陌生。现在宫廷首席琴师,也是风袖大家最得意的一位弟子。

而今白府中传出来的这曲《独仙》,闻者想到的,自然便是风袖大家了。

白老爷自己也是丈二金刚摸不着头脑,不过这会,他也沉醉在这一曲独仙当中了。

“嘘……常兄且停口……”

正在那位常兄轻声问白老爷话时,另外一个与那常兄年岁差不多大的男子,却是轻轻的摆了摆手,随即又侧耳倾听起来。

与白老爷坐在一起的这三人,皆是儒雅之辈,年轻时与白老爷一共四人,也合称京城四大才子,也是风流倜傥,满腹诗才之辈。

现在虽然这四人已经老了,但也是桃李满天下,受人尊敬,就算白老爷现在弃官从商,赚的偌大家业,但是他在文坛上的盛事,却从未被人忘记。

……

“这琴声……莫非是琴儿,还是镜儿开了窍了?”

另一边,沈宜春听到这琴声,忍不住大笑道,“难得,难得,那俩丫头,居然能把琴声弹的连贯了。”

沈宜春本就是粗人,根本不懂琴音,弹琴与她听,与那对牛弹琴也没有什么差别了,让白老爷与其他三位名士赞不绝口的琴音,在沈宜春听来,也只是弹得连贯了。

“娘,这是谁弹的琴,这般聒噪。”这时,白琴那不耐烦的声音传了进来,沈宜春一怔,继而笑道:“我也就猜了不是你,定是你妹妹镜儿了,琴儿,可要与你妹妹学习呀,这琴正是你妹妹弹的。”

沈宜春看着自己的女儿,好不动怒的说道。

“镜儿?我刚刚还见镜儿出了府门,与那慕容家的小姐一道踏青去了,怎会是她?”

白琴好奇的说道。

“这……”

沈宜春也怔了怔,“你去查查,这琴声从何处传来。”

沈宜春对着她身边的一个丫鬟摆摆手道。

“是,夫人!”

“回夫人,这琴音是从西北院来的。”丫鬟怕沈氏怪罪,来来往往极快。西北院,也便是白歌的住处了,白府的西北方向,大多是一些下人丫鬟的住处。但是沈氏不得不想到了她最不愿意想到的人——白歌。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