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6章 九霄环佩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1964字
  • 2014-01-23 18:23:56

“丢掉了?”

白歌有些无语的看着竹蝶,其实她见到那张琴的第一印象便是……这东西是琴吗,趁早拿去丢掉算了,可是因为她现在着实买不起一张好琴,也只得拿去修修凑合着用了。若是一些金银首饰,不到行家眼里是断然看不出什么门道,也能蒙混过去。但这琴可不是不行,好就是好,不好就是不好。

“算了,丢掉了也就丢掉了,没什么大不了的。若是那白萧文不赔给我一张好琴,我定与他没完。”

白歌摆摆手,赌气式的说道。

“哈哈哈哈……二姐与小弟没完,小弟可是求之不得呢。”

白萧文再次破门而入,不过这次算是温柔的,并未将门踹坏。

“三弟,下次再不告而入,小心我去告你擅闯民宅。”白歌没好气的说道。就见两个下人,抬着一个古朴的琴盒,从门外走了起来,然后轻轻的将这琴盒放到桌子上,又躬身退了出去。

白歌一挑的打开琴盒,盒中的琴倒也算上乘,随意抚了下,声音倒也不赖。

“真是多谢三弟了。”白歌拱拱手,倒是弹琴的情趣也没有刚刚那么强烈了。

“本还有一副比这个略好了,前几日一位老友借去,我已命人……”白萧文言语间,一个下人对他说了些什么,他对着白歌高深莫测笑了笑留下句“失陪失陪!”便离了开去。

“竹蝶,这琴你且收好,对了,上次剩余的五十两我们也别等着了,想它也孵不出银子,不如做些小买卖。”白歌言语间以合上了琴盖,想想来此的时候也不短了,是该赞赞银子了。不然想买些自己中意的玩意,还歹看人家脸色,在说,有钱万事通不是。

不过还不等竹蝶将琴收了去,白萧文便又滚了回来,白歌眯眼,他是开着拖拉机滚的吗?

“嘿!”白萧文自动过滤掉白歌脸上的鄙夷,将琴盒‘嘭’的丢在地上,“是二姐你亲手打开,还是三弟我代劳?”白萧文嘴上虽说,却早就翻开了那古木琴盒。

白歌撇撇嘴,但下一刻她的表情凝固了。

“九霄环佩?!”

白歌震惊了。他,他连九霄环佩都敢摔!他当那是他的拖拉机啊!

九霄环佩,可是十大名琴之一,不过在白歌曾经的那个世界,那九霄环佩早已经不复存在,只在典籍中记载。当年白歌的琴,虽说也是十大名琴之一独悠,但独悠的排名却在九霄环佩之下。

九霄环佩,琴为伏羲式,杉木斩成,木质松黄。配以蚌徽。白玉制琴轸、雁足,刻工精美。岳山焦尾等均为紫檀制,工艺规整。

“这床琴……”

现今的琴,以张为计,而古琴,则是以‘床’为计。白歌眼里对古物甚是怀着敬意,再加之这九霄环佩只是可闻不可见,所以更是敬重,用的还是古语中的床去询问。

“二姐好眼光,这琴正是九霄环佩!”

白萧文眼中闪过一丝困惑,不过随即骚包一笑,看起来十分的得意。

……

白歌见得白萧文的神色,收去刚刚的失态,淡淡的点了点头,“九霄环佩虽是好琴,但也有些缺陷,琴以古为尊,但这九霄环佩,却是要三年一小修,五年一大修,也是一个例外,九霄环佩出自千年之前,这古琴……”

咚……

正说话间,白歌以来到白萧文之前,伸出手来,在九霄环佩的一根琴弦之上拨弄了一下。好吧,白歌承认,她是想摸一摸。

摸完,白歌一脸沉痛之色“九霄环佩原音清脆,但现今也有些沉闷了。”白歌现在纯粹是没事找事,就算是九霄环佩因为放的年限久了,但也要比现今的琴好上不知道几何,其实白歌心里十分喜欢这九霄环佩的,只是看白萧文那副嘴脸不顺眼罢了。

白歌还记得,昨日的梦中,白萧文自称秋白,又称自己是娘子……难不成这家伙白日里见自己对他不理不睬,就钻进自己梦里去作怪了?

白萧文打了个哈哈,也不多做解释。以前白歌虽然怯懦,但对自己经常不理不睬,相比之下,现在的白歌虽然没了绝世的容颜,却是精灵了许多,对自己虽总是言语挤兑,但也总比不理不睬要好上许多。

“二姐若是不喜欢,那我自将这琴带走,再换一床过来便是。”

白萧文怎看不出白歌的小心思,心中想要逗弄白歌一番,便故意如是说道。

“不用了,这九霄环佩虽是年久,但也将就着能用,倒不用三弟再过费心了。”

比脸皮厚,白歌自认为不是白萧文的对手,连忙阻止到,他要是真拿走了,自己找谁哭去啊。

“哦?不过……”

“没有什么不过!”白歌赶忙打断白萧文“后悔可没用了,出尔反尔可是会掉头发成秃子的!”

白萧文目瞪口呆道“呃…算你狠!不过我刚刚见二姐也会弹琴,不如我们比试比试,若二姐你赢了,莫说一床九霄环佩,三弟我在赔给二姐个独悠,如何?”

白萧文打开了手中的折扇扇了下,他是知道白歌对琴不精通的,如此也只想看看她窘迫罢了,不得不说,有钱人就是恶趣味。

白歌皱了皱眉,随即便答应道“好!若我败了,便……”貌似白歌真没有什么可以赔的啊!一咬牙“我便当三弟你三天丫鬟!如何?”

白萧文眼前一亮,手错了错,扇子呼呼啦啦的合了上“当真?不过三天也太少,五天如何?”

白歌有些犹豫,但看了看眼前的九霄环佩,又想到了前世的独悠,狠狠的点了点头“有何不可?!”

白歌与白萧文对坐,自己用的是先前那张琴,白萧文用的却是那九霄环佩,不过想自己却不好说什么,毕竟现在还是人家的琴。

“二姐先请。”

白歌咬了咬下唇“那三弟,我便不客气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