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换琴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135字
  • 2014-01-23 18:20:43

这几个字,也不知道是怎么写上去的,殷红的好似鲜血一般,并不是什么染料朱砂之类的,无论他们八人如何做,都没有办法将其从胳膊上抹去。

最后沈宜春找来一个郎中,让那郎中给看看是怎么一回事。

那郎中反复观瞧之下,眉头皱了皱。“这……这上面的字,哪里是谁刻上去的,分明是你们自己身上长的胎记嘛!也不知道你们上辈子造了什么孽,胎记居然长成这幅模样。”

郎中摇了摇头,随即又看了看,口里说道:“不对不对,这胎记好生奇怪,里面居然还渗出血来……恕老夫眼拙,着实看不出来这是怎么一回事……若非要一个解释的话,那就是真的撞鬼了吧。”

郎中说完,便急匆匆的离去了,钱都没来得及收。那八人更是吓得整个人都傻了一般。

“好了,我们白府干干净净,哪来什么厉鬼恶鬼的,要是有,还不翻天了?”白夫人呵斥倒几人!不过白夫人心里也是怕,这白府上有些什么龌龊事情,她可是一清二楚,白老爷其他几房夫人与那么小的孩子究竟是怎么死的,可是没有谁比她更清楚的了。

若是真的有厉鬼,那头一个要找的,肯定是她沈宜春了。

不过现在,李二嫂等人传出来的消息,虽然也有人会听,但信的人已经着实不多了,或者说,这些天的消息都逆天了,大家有些审美疲劳,倒没什么轰动。白歌的这条计谋,也算是一石二鸟了,第一让这些人不敢再来自己的住处烦自己,第二也将他们孤立起来,他们的话,也没人愿意再去相信了。

“嘿,有趣有趣,二姐,你说接下来我们再怎么办?”

白萧文倒是有些玩上瘾了。

白歌一脸严肃的看着白萧文开了口“你可知你家小心肝没有死!”

“二姐怎么能咒自己死呢?”白萧文玩着自己的折扇,头也不抬的回到。

“滚你,我说的张银环!”白歌这些时日也与白萧文熟识起来,知道这人没个正行,说话也很是随意。

“额,这个,还真没在意……”白萧文扇子转了转“要不我们下一个目标就弄她?”

“弄弄弄,你脑子进砒霜啦!”

白歌扫了一眼满脸笑容的白萧文,突然间觉得,这个便宜三弟,看上去也不是那么讨厌了,而且还觉得,这家伙有些可爱。

“那怎么办……”白萧文委屈的问道。

“还能怎么办,等着呗。他们不折腾我们也不动!”

白歌轻描淡写的挥了挥手,将自己刚刚流出的那一些情绪掩盖了去,自己会对白萧文这货产生好感?前世梦月楼时,白歌遇见的男子多不胜数,比白萧文优秀的更是不计其数,也没见她对谁有过什么好感的。

“绝对是幻觉。”

白歌抚了抚额头,说道:“好了三弟,咱们俩刚刚传出一些流言蜚语,你也不好再留在这里了,回去吧!麻溜的。”

说完,白歌便转过头去,将桌子上没看完的野史拿起来,也不看白萧文了。

白萧文就是这种人,有的时候,越是与他一般,那么他便越是死缠烂打,软硬不吃,但若是对他不理不睬,反倒会让他自觉没趣,也不好再闹腾什么。

白萧文见白歌不搭理自己,讪讪的离开了。这他一走吧,白歌书翻了翻,也看不进去,忽然便想弹弹琴。

“竹蝶,去给我找一张琴来。”

蓦地,白歌幽幽的说道。

“琴?”

竹蝶呆了呆,她倒是知道二小姐会弹琴,白府是书香门第,府上的少爷小姐自然要琴棋诗书无所不通了。不过白夫人不喜欢二小姐,她也自然不希望二小姐满腹才学,受人追捧,所以也只是差人交了她几天,便不了了之了。

而对外宣称,便是白府二小姐并无这些天赋,所以也便不教了。

正相反,府上另外两位小姐,白琴与白镜,这些却从小学到大,并且都是从师名家,可也没见过她们两个在人前展弄过。

“怎么,没有吗?”

“啊?有的白歌姐。”

竹蝶回过神来,应了一声,便转身到厢房去了。

过了一会,竹蝶取来一副琴盒,上面已经落满了灰尘,显然是不知道多久没有人碰过。白歌将琴盒打开,定睛看时,不禁失望的摇了摇头,拍了拍琴上的灰“这琴……算了,竹蝶你将这琴拿去修修吧。”

竹蝶取来的这张琴,着实不是好琴,白歌就没见过这么不好的琴!有多不好?比白琴还,额,跟白琴一样!且不说材质,单说这琴长时间没有打理过,这琴的琴弦也变质,不少地方都出现毛刺,弹起来极容易断弦,又会走音。

竹蝶乖巧的点了点头,拿起了木琴。

这琴的重量着实不轻,不过在白歌的房门外,还等着两个壮实的家丁,因为这几日白歌的风头出的不小,渐渐的也有一些下人朝着白歌这里靠拢,大献殷勤。

两个下人抬着这张琴,便出了白歌的小院。

“竹蝶,你们这是去哪?”

没走几步,正遇见在这徘徊不绝的白萧文。白萧文手里镶金边的大折扇一挥,一把将竹蝶三人拦住。

“三,三三少爷?”

竹蝶一见白萧文,就情不自禁的哆嗦起来,那日白萧文装鬼,着实将竹蝶吓的不轻,现在心里还有些阴影,平常时候白歌在也罢了,但现在白歌姐不在不是。

“奴婢见过三少爷!”

回过神来,竹蝶急忙向白萧文见礼。另外两个家丁也将琴盒放下,对白萧文点头哈腰。

“都起来吧,这是什么?”

说话间,白萧文用脚将琴盒踢开,正见到里面那破烂不堪的古琴,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

“这琴,是二小姐的,因为坏了,二小姐让我拿去修理一下。”在人前,竹蝶可不敢称白歌为白歌姐。

“这堆破烂也算是琴?”

白萧文用这扇敲了敲自己的脑门子,说道:“拿去丢了吧。”

“啊?”竹蝶一下子没了主张,二小姐可是十分节俭的。额,没错是节俭,不是小气。

“那这样,我那正好还有一副,你先拿去,等我得空在去跟二姐找一副去。”白萧文知道竹蝶的心性,也不再与她废话,而是对着拿琴的两个下人说道。

那两个下人见三少爷发话了,哪里敢迟疑,跟着白萧文,一溜烟的没影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