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是人是鬼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35字
  • 2014-01-23 18:17:33

“哈哈哈哈哈哈哈……这便晕了去,这两个人也太不禁吓了,本少爷还没玩够呢!”渐渐的,那个白色的影子从半空中落下,伸出一只手,摸了摸两人的颈部脉络,然后放声大笑起来。

细听却是一个爽朗的男声,从那无头鬼的身上传了出来,没错,正是白萧文的声音。

屋里灯光闪过,纵是知道真相的竹蝶脸色也有些发白。白萧文身子一抖,就将身上白色袍子抖了下来,随后他又将手里的那颗人头——一个略微有些圆润的白萝卜,上面胡乱套上的一个黑麻布袋,扔到一边去。

“竹蝶,其实我不是三少爷,我是真的鬼……”

一个哀怨的女声再次从白萧文的腹部位置传了出来,还未等竹蝶反应,白歌便从房门中走了出来。

“好了三弟,竹蝶她本就胆子小,不禁吓,你也别吓她了。”白歌抓住竹蝶的手,轻轻的搓动了几下,竹蝶这才没有叫出声来。

“可是,可是三少爷的肚子,怎么会说话……”竹蝶几乎都要哭出来,她的声音中也带着一阵无力的哭腔。

“腹语之术罢了,到街上随便找个走江湖,杂耍卖艺的都会。”白歌略有不屑的说道,其实白歌也很佩服白萧文这一手,不过就是懒得夸他,损几句自己才舒坦。

白萧文略有尴尬,当初他为了学习这个腹语之术,可是苦练了三月才略有小成,不过嫌没什么大用就歇了不用了,没想到今日还真派上了用处!不过怎么就成了杂耍卖艺了!就算是你给我钱了吗!

白萧文用脚踢了踢李二嫂和张家大嫂两个人的身子,眼中闪过一丝煞气。刚刚她们两个的对话,白萧文可是听的一清二楚,要将白歌逼死?

“忘了我怎么说了?快给我收拾了,别等醒了!”

当夜,白萧文便着人将这两个扔回她们在白府的住处,顺便在她们身上留下一些特殊的记号,证明昨晚的事情,都是真的。

然后……那白衣无头鬼,便接二连三,三番四次的在白府的各个角落中出现,而撞鬼的,也正是张银环等人后来找来的那八个。

至于张奎,李二,白歌到并没有动,现在他们在沈宜春眼里还有些地位,贸然的对付他们,也容易打草惊蛇。

正如白歌所意料的那般,第二天一大早,那八人依次醒来,原以为昨晚事情只是一场梦,但猛然间见到他们身上的特殊标记之后,登时间吓的魂不附体。

一时间,白家二小姐因为经受不住打击,自尽之后,化作厉鬼的事情,便在白府中,以及周围的街坊里传开了。传播速度,丝毫不比昨天白家二小姐与三少爷通奸之事的速度慢上分毫,甚至还有过之。

然后,大街小巷,茶余饭后,便又多出了一个谈论焦点。

白老爷知道这件事之后,连同沈宜春,急急忙忙的来到白歌的小院,却见到白歌正和竹蝶有说有笑的拔着野草,立时间便呆住了。

“咦?白歌,你,不,不是变成厉鬼了,怎么还在这?”沈宜春震惊的问了一句。

此时白歌也震惊了,她竟然看到了白夫人身边的…张银环!?

只见那张银环好端端的,脸色也有些不好,难不成我昨天过了火,老天爷都看不下去了?这这,一失神,手中的草便划开了一道血口。这才微微回过神来。

“呀,白…二小姐,别动,我去看看屋中还有没有止血的东西。”竹蝶赶忙给白老爷白夫人行了礼,小跑了进去。

“大娘这是,是那的话。”白歌起身,腿有些发麻,工工整整行了礼,心中有些发毛。

“我,我是听说你……”沈氏不知是受了惊吓还是失望,脸上有些难看。

“前几日不还说我同三弟不清不楚吗?哦对了,我昨日还听一些丫鬟说张银环让大娘你教训了教训,赶了出府去。这不今个她还在你身后吗。”白歌脸色有点发白,如果张银环死了,那,那报仇也别找自己啊!不过如果那张银环没死,自己跟白萧文的恶作剧很可能出现纰漏,那白萧文一定可以自保,不过谁保自己啊!鸡丁吗!宫保鸡丁吗!

“你少胡说!夫人最体贴下人,不过是掌了我几下嘴罢了,你是不是想挑拨我同夫人的关系!”张银环有些讨好白夫人的开了口。

白歌忽然就明白了,自己真是,想是那俩丫鬟受了张银环的欺负,私下里说着,解解气,自己真是越来越迟钝了!想得张银环是人,白歌舒了口气,不过眉头却又皱了起来,看来歹尽快把那脑积水三弟在找过来商量商量!

“是,大娘贤德大度,不过那也不用盼着女儿我横死吧?”白歌这才感到手上有点痛,不过却直接反问白夫人。

“我……”“住口!”白夫人未开口,便被白老爷呵斥道

“你,你呀!就少说两句吧。还有啊,让你找的那些市井之徒少生些事端,否则……哼!”

白老爷有些厌恶的瞪了白夫人月张银环一眼,一甩衣袖,转身便走。两人讨了无趣,也悻悻而去。

“咦,白歌姐,老爷夫人呢?”竹蝶手中拿着一个小罐子,略带疑惑的问道。

白歌抿着嘴,良久才说到“竹蝶,快去把三少爷叫过来!”

……

接下来的事情,自然是白府的下人出面辟谣了,白家二小姐白歌自尽,化作厉鬼与昨天的那个,关于白家二小姐勾引白家三少爷的事情都是谣言!谣言!众人又见了活生生的白歌,这些话自然也不攻自破了……至于今后,恐怕要有一段时间关白歌的劲爆八卦都没人信了。

……

“你们昨晚,真的都见到鬼了?”

沈宜春的脸色阴沉的,几乎要滴出水来了。

“见了见了!”

那张家大嫂的脑袋好像捣药锤子一般,“我本是不信的,也以为那只是一场梦,可是,可是夫人你看呀……”

张家大嫂带着哭腔,将自己的衣袖挽起,在她的胳膊上,正正的刻着几个字:

还我命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