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章 矛盾激化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1948字
  • 2014-01-22 15:22:11

“看着天也明了,随我与爹爹请了安再说。”言罢,便坐在梳妆台前打扮起来。

……

“白武强,你看你生的好女儿。”

客厅当中,沈氏又是抱怨,似乎对白武强当年留下这个种还恨恨的。

“你,你你给我少说两句!”

白老爷阴沉着一张脸,擦了擦脸上的口水说道:“外人说也就罢了,你一家之母还说上了!当初若不是我爹与你爹私交甚好叫我非你不娶,我,我宁可打一辈子光棍!”

白老爷真是怒了,额头的血管明显突了出来道:“究竟是谁如此狠毒,难不成还想借谣言毁了我白家!你也好好管管你儿子!这件事若是坐实了,你就好过了?”

不过白老爷还没有老糊涂,自是知道是谣言,而且传的如此凶猛,定不是偶然。这摆明了,是在和白家作对。沈宜春的气势一下子就弱了,脸色很是难看,这事想也与张银环脱不了关系。

再说张银环,一直怀恨在心,既恨那财叔,更恨白歌。于是便着人去自己往日住的那座集市,又找来自己的一些七大姑,八大姨的,将她们招进了白府。现在这张银环,可然将自己视作了这白府的少夫人,自己挨了鞭子,周围居然也有不少伺候的人。这还得归功于白夫人,没有她撑腰,谁会看张银环一眼。事后沈宜春也将他们三个好生抚慰了一番,说道那财叔是白府上一个特殊的人,得罪不得。

这张银环三人本就是没什么见识,联想起之前沈氏的话,说不定将事情办好了,真的绊倒了那二小姐,说不定真的就在这府上得了一个名分,真正成为大户人家的少夫人了。

市井小民做事,向来是不讲什么后果的。

三少爷闲着没事,便喜欢往二小姐那里跑,这整个府上的下人也都清楚,也并未觉得有什么稀奇的。但是经不住张银环那添油加醋的渲染,以及不着边际的胡说八道。

这不听也罢,一听,倒也真是那么回事。

沈氏也是想除去白歌,现在听到白老爷这样一说,脸都耷拉了下去,沈宜春虽很不高兴,但也惴惴不安,不敢接下这个话茬。

“老爷,夫人,二小姐求见。”

正在这时,一个家丁前来,给沈宜春解了围。

“快让她进来,我倒要看看,这白歌究竟要说些什么,作何解释!”

一听到白歌来了,这沈宜春的脑袋又抽过去了,白老爷也是恨铁不成钢的叹了一口气,终究没有再说出什么来。

“女儿见过爹爹,大娘。”

竹蝶留在外面,白歌一人施施然的走进来,对着白老爷与沈宜春二人施了一礼。

虽然白歌也十分不待见沈宜春,但表面功夫还要做足。“你可知罪!”不等白老爷说话,脑子已经处在抽动状态的沈宜春率先开口了。

“你们且下去吧。”

白歌没有理会沈宜春,而是对周围的准备看笑话的下人说道——白老爷可是就在身边呢,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虽然白歌对这个所谓的家没有什么归属感,但为了生存下去,总要变着法来讨好自己这个便宜老爹的不是。

“都不准!”

听到白歌的话,沈宜春当即尖叫道:“怎么白歌,自己做下的不知廉耻的事情,还怕别人知道不成?说,你可知罪?!”

沈宜春好似忘了刚刚白老爷的呵斥,直接在此定了这个子虚乌有的罪名给白歌。

“你们都下去了。”

白老爷的声音传了过来,这些下人不敢久留,都悻悻的退了出去。白老爷可是了解沈宜春的性格,这女人一旦开启抽风状态之后,立刻便失去最基本的思考能力,以及所有的智商,虽然本来就没有多少智商。

哪怕是他这个一家之主也不得不暂避其锋芒,等她发飙之后,再发表自己的见解,狗急了跳墙,沈氏急了会咬人。白老爷看了看自己的女儿,摇了摇头,现在白老爷心里,白歌这个女儿越发的精明了,听听她作何解释,倒也无妨。“不知道大娘所言究竟是何事情,女儿又何罪之有呢?”白歌微微的一笑,答道。

“勾引自己的三弟,做出那乱了伦常之事,可不是大罪?”沈宜春哼哼唧唧的说道。

“哦?”

白歌故作疑惑道:“女儿勾引三弟,做出那乱了伦常之事……不知道这个说法,大娘你是从何处听来的?”

“何处听来?现在那听不来?”

沈宜春智珠在握,咄咄逼人,若是换做其他人,这样的事情尚避之不及,这,居然还有人大包大揽的将它给承应了下来。此时白歌恨不得当场跪下感谢苍天,这扶桑老女人不是自己娘,谢谢您啊,老天爷!

“哪又不知道,那无处不在的人,又是从何知晓的这个无人不知的谣言了呢?”

白歌不紧不慢的继续问道。

“这……”

沈宜春这次真真切切哑口无言了。

“还是让女儿来替大娘回答吧,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正所谓举头三尺有神明,人在做,天在看,世间上也没有不透风的墙。大娘,你说女儿我说的可对?”

白歌脸上挂着淡然的笑意,但言辞上却是极是犀利的。

经白歌这么一说,却恰是说中的沈宜春的心事,这事她并不清楚,只听张氏兄妹说哟啊政治白歌,她权当没听见,就默许了。若是仅针对白歌,那么沈宜春也不会如何,但关键是现在,不仅白歌,还有自己儿子与将整个白府的声望名声,都卷了进来。

没见到一向和善中庸的白老爷,也在刚刚彻底发飙,要那西瓜刀砍人了吗。

“没错,可不就是?若要人不知,除非己莫为!”

这时,第四人的声音响起,白歌闻声望去,正见到白琴扭着好似水桶腰肢推门进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