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章 运筹帷幄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49字
  • 2014-01-22 14:49:34

“错了,就该罚,虽然是初犯,但更该长了记性,免得日后再犯。这样吧,便依照二小姐所说,罚了你们仨半年的薪俸,给二小姐修补房门。此外,你们另半年的薪俸也别要了,以奴欺主,可是大罪,你们仨那半年的薪俸,便送到二小姐那里吧,算是给二小姐陪个不是了。最后,你们每人去刑房,领二十鞭子,算是洗一洗你们的市井气了。”

说完,财叔便将头靠到了躺椅上,继续养神了。

张银环三人目瞪口呆,没承想到了财叔这,这老头才说了几句话,不仅没了一年的薪俸,还要挨鞭子?

“你这老东西,难道不知道我是夫人的人吗?你敢打我?敢罚我?看我不告到夫人那里,让你立刻滚蛋!”

旁边的下人一乐,拿夫人压财叔?没开玩笑吧?这白府里可以没了夫人,但可不能没了财叔这个大管家。白府的房产,地产,以及资产账目,可都是由财叔全权打理,若是财叔被赶走了,那么这白府上下,恐怕可要彻底的大乱了。

“每人再多领五十鞭子吧。”

财叔并未发怒,只是摆了摆手,便不再说话。那些下人也都了解财叔的气性,当下便一拥而上,将这三个给拿了下来,捆作一团,押了出去。

……

“按照财叔的脾气,那张银环明目张胆的坏了府上的规矩,恐怕是要重罚,说不定就要挨鞭子。那按照张银环他们三个的脾气,仗着夫人撑腰,定然是要奋起反抗,说不得就顶撞了那老好人一样的财叔。”白歌手里端着竹蝶刚刚送来的莲子羹,口中小声的嘀咕着。一脸运筹帷幄。“敢顶撞财叔,这次怕是夫人亲自出马,都救不了他们了。俗语说得好,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能和白夫人看对眼的人,智商人品也应该高不到哪去。”

“白歌姐,你嘀嘀咕咕的说些什么呢?”

竹蝶小半边屁股蹭着椅子,斜坐在白歌的对面,与她一同用餐。竹蝶本是不愿意,也不敢的,但是拗不过白歌,也只能屈从了。可现在竹蝶觉得,与其让她这样坐着,还不如站着来的舒坦。

“没什么,只是想到一些好玩的事情罢了。”

白歌本就是活泼的人,想到张银环等人得罪了财叔,被重罚的场景,便忍不住的想笑。

白歌虽然重生而来没几天,但是一些基本的事情还是会做的,比如这白府上,谁最有权势,谁最不能招惹,每个人的背景,她都调查的真真切切。就如前世,梦月楼所接待的客人一般,谁能够得罪了,谁得好言好语哄着了,而又有谁可以完全不理他,这一笔笔的身份背景,可都是被调查的清清楚楚。这些事情,拿到这里也同样适用。在白歌看来,这些大户人家的一些规则,与梦月楼那样的青楼妓馆,又有什么两样呢。

至于白歌自己,对一些人情世故,甚至每个人的性格弱点,都看的十分通透,白歌最喜欢不知不觉间给一些人下下绊子,明里在让他们折折面子。

……

沈宜春得到消息的时候,张银环三个,早就在重鞭子之下被打得奄奄一息,看那伤势,不在床上趴上半个月,怕是动弹不得的。刑房的人也知道这三个是得罪了财叔,所以鞭子之下,没有任何留守,结结实实的揍了他们七十鞭子。

“反了反了,你们这些狗奴才,连我的人都敢打,说,究竟是谁借你们的胆子?”

沈宜春的目光恨恨的,扫向周围的一些下人。沈宜春的心中恨啊,她刚刚抓住了几个人,想要将其培养成自己的心腹,这才半天的功夫,便被人给打残了,由不得她不怒。

“回夫人……这……”一个手持长鞭的人嘴角动了动,他真不想跟沈氏扯犊子啊!

“夫人啊,就是,就是那个叫财叔的老狗,是他着人将我们打成这样的……”

张银环见得沈宜春到来,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顿时间便哭爹喊娘的大叫起来,她的声音尖细,撕心裂肺的哀嚎之下,不知道传出去多远。恰巧,这刑房离财叔住的地方,也不过数十步的距离罢了。沈宜春气势一下就弱了。想这财叔,她平日想要拉拢,可都不能成功,财叔这位大管家对白府的重要性,沈宜春比谁都清楚。

啪!

当下,沈宜春便狠狠的扇了张银环一个嘴巴,口里说道:“你这贱奴真是不知好歹,财叔罚你你便认罚,还敢口出狂言,来人,他们三个每人再赏十鞭子!”

一听又要挨鞭子,张银环三人不禁眼前发黑。

……

“哈哈哈哈哈哈……”

听说张银环他们真的挨了鞭子,白歌在闺房里形象,笑的前仰后合,就连向来矜持的竹蝶,眼睛都弯成了月牙儿。

“好好好,真是太好了。一个个都蹬鼻子上脸的,光不开眼得罪我就算了,脸财叔也敢顶撞。不开眼的,就因为沈氏就如此嚣张,也不怕惨死!”

白歌心里明白,这三人若日后还如此,不用自己,沈氏也会除了他们。白歌收起了笑容,开始盘算起接下来的事情,听逢,白老爷的五十寿辰快到了,正所谓五年一小庆,十年一大庆,五十大寿可是格外庄重的。

白歌倒是没什么想法,只求沈氏与她子女能安安生生的,毕竟初来乍到,虽说平日里她在一些下人口中的只言片语得知了白府的一些禁忌规矩,但许多事情还是不甚了解,贸然出头,也会惹下麻烦的。

“倒真是愁啊愁,总不能人家出一招,我便接一招吧。被动的挨打,是早晚要出事地。”

白歌略微的怅然道。

“白歌姐……”

听到白歌这样一说,竹蝶也开始迟疑起来,后宅身为小姐如此争强,有些违背常理,处于好心,怯怯的想提醒白歌注意。

“嗯?”白歌眼角一抬,心里还是欢乐。

“女子无才便是德,我自小便听说有才有德的是青楼的,在这里白歌姐何必跟夫人……”竹蝶对一些事很敏感,不过她没人说罢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