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真相大白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60字
  • 2014-11-10 14:33:45

“我,我我也不知道是不是,那日天色暗了,我也见不得他的模样,只听闻他自称是白家三少……”张银环都要哭出来了,现在她倒是有些骑虎难下的感觉。

“那日?玷污?若是我没有看错,你这女人还是处子之身,怎么,那日那人并未与你行房,感情是爆了你的后庭不成?”

想他白萧文也是风流人,自然知道怎么识人。

白萧文懒得同他们几个斗嘴,没了兴趣也不难为他们,口里道:“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孩儿有些累了,先行回房歇息了。至于这三个骗子,便交给父亲大人,母亲大人处置了。”

说罢,白萧文便昂着脑袋,一步三摇的走出了大厅。

那李二,更是后悔,事情与他本没有什么关系,只不过是被张奎打掉了两颗门牙,一心想要为自己的门牙报仇,才巴巴的跟了过来,出风头,也指望着从白家这里捞到些银钱好处。

现在倒好,鱼没吃到,反而惹了一身的腥味。

“尚是处子之身……”白老爷看着那张银环,咬牙切齿的说道:“来人,将这三个,送去官府!”

白老爷一拍桌案,两边便有早已经等候多时的家丁,手里持着木棍子便窜了进来,就要将这三个拿下。

“且慢——”

突然间,白夫人,沈宜春又说话了,“你们先下去。”

沈宜春摆了摆手,那些个家丁见状,便灰溜溜的又退了出去,在白家,沈氏威慑力甚至还要超过白老爷这个家主。

“张家妹子,你还有何话要说?你倒是为何要诬陷我儿萧文?”

此时的沈宜春,神态端庄,与之前在外面那个骂街的泼妇,何止是天壤之别。白老爷见到沈宜春发话,微微的怔了怔,但是夫人开口了,他也不好反驳什么,便端起茶杯,稍稍的喝了一口。

“我,我那日在集市上见到三少爷,见他风流不羁,相貌俊朗,更兼年少博学……”这张银环起初时还有些惶恐,但是她也是心思玲珑的女子,见到沈宜春这样问话,似乎也意识到了什么,便拉开话匣子,把自己能想到的赞美之词,全部都用在这上,简直把白萧文夸成了天上地下第一美男子了。

她话中的大体意思,也便是那日无意间见到白家少爷,如何如何的好,便立刻埋下情种,整日茶不思,饭不想,想要见见自己的梦中情郎,才想出这么一个近乎于愚蠢的办法来。至于实际上呢,这丫头还是听到白家有钱,若是能够通过白萧文那个看似糊涂,挥金如土的纨绔败家子,进了白家的大门,那么下半辈子可就享尽荣华,衣食无忧了,可比在那小小的集市中当那一朵野花强上千百倍。

想那张奎,本是听她说的真真切切,加上对那妹子娇惯的不成样子才敢与白萧文,乃至白家叫板。这……

白老爷直接咳嗽起来,一口茶水从鼻孔里喷了出来,急忙掩面擦拭。沈宜春则是面若三月桃花,被张银环那一番话说的心花怒放,几乎忍不住就要上前把她拉起来唠家常了。

正所谓母凭子贵,哪个当娘的听到别人夸赞自己的儿子不高兴的?更何况这个丫头虽然糊涂了点,那也不是为了能够再见见自己的儿子吗?沈宜春也知道自己的儿子是什么德行,她从他人处听到关于白萧文的评价,无不是不学无术,以及纨绔败家这样的词儿,何时听过如张银环这般挖空心思夸赞的。

当下沈宜春便开口道:“想你这女子也是痴情的紧了,我好歹也是个女人,更是萧文的娘亲。自然知道我儿如何出众,也难为你一片痴情了。”

“这样吧,我念在你一片痴情的份上,便免了你的罪过。”沈宜春淡笑着道。

“夫人——”白老爷听到沈宜春的话,便是一阵目瞪口呆“你且闭嘴,听我说。”沈宜春的下巴稍稍的扬起,将白老爷的话打断。

“多谢夫人开恩,多谢老爷开恩!”

这时,张奎和李二两个也反应过来,哪里管什么张银环是否骗了,蛮了他们。立刻连滚带爬的来到沈宜春的脚下,脑袋好像捣药锤子一般朝着地板上撞去。

“好了,你们起来吧。且听我将话说完。”

沈宜春再次说道:“张家妹子你的名节也坏了,想再嫁人也有些困难,这样吧,你便入了我白家的家门,给我儿萧文,当个贴身丫鬟如何?”

“呃……”

沈宜春这番话,小伙伴门都震惊了,没听得刚刚三少爷说什么吗?就不怕三少爷一时冲动把她三刀六洞,抛尸荒野?

“说不定哪日我儿萧文心情一好,便临幸你一二,若是怀上个一子半女的,给你个名分也不是不可以。还有那张奎和李二,你们两个也是机灵人,这样吧,便留在我府上,当个下人吧。”

沈宜春也有自己的想法,这三个人,对白歌似乎没什么好印象,将他们留在府上,对付白歌,也是多了几个帮手——府上的一些下人,虽然遵从沈宜春的命令,但是她想要对付白歌,那么事情还是会传到白老爷耳中的。

但将这三人纳入府中,暗中培养,完全成为自己的人,那么以后做事,也方便了许多。

……

关于白萧文和张银环的事情,也真相大白,所有人都知道事情与白家三少无关,一切的一切不过是那个叫张银环的女人毫无廉耻罢了。

不过白家居然没有找那兄妹两人的麻烦,反而将他们纳入了府中?这白家,是在彰显自己有多么的仁慈吗?府上知道真相的人,也都习以为常了,那大夫人沈宜春,做过的荒唐事情也不止这一件了,仅仅是稍稍的出现了些骚动之后,便各忙各的去了。

白歌可不习惯,她现在虽然顶替了白家二小姐这个身份,但她毕竟不是原装正品,这沈宜春的极品之处,她虽然听下人说过,但却是头次见到。

“白萧文知道了,恐怕会老实些日子吧。”白歌斜靠在闺床上,嘴里嚼着竹蝶给送来的几样糕点,脑袋里一边胡思乱想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