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章 三少出马 一个顶俩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03字
  • 2014-01-21 23:59:36

白歌多时很聪明,很多事情与白歌意料的一点不差。不过在这白家,聪明的白歌可并不受到多大的欢迎,沈宜春这里更是将她彻底恨透。一些不相干的人都散去之后,沈宜春的脑袋也稍稍的清醒过来,她看到面前暴怒的白老爷,也意识到自己有些过分了,当下也一言不发,走到客厅当中生闷气。至于张家兄妹,以及那少了两颗门牙的李二,则是被白府的下人架着,来到了白府的客厅,此时正端着茶杯惴惴不安。

“好了,你们三个也不用害怕。”白老爷的语气中带着一些威严:“那女子,你将那日的事情细细与我说来,还有,将我儿萧文的一些体态特征诉说一番。”

白老爷押了一口茶水,淡淡的说道。那股子气势,到与白歌有几分神似。

“那夜天暗,看不得真切,只听他说他是白府的三少爷,白萧文。”

张奎的妹子,那名为张银环的女子语气中略微的有些惶恐道。

“那夜天暗?也不知道你那奸夫,究竟是不是我家萧文。那你怎能如此污蔑我儿!”沈宜春连忙的接上了那么一句,那张银环的脸色瞬间就一阵红一阵白。

白老爷瞪沈氏一眼,她蔫蔫闭了嘴。

“老爷,老爷,三少爷回来了。”这时,府上的一个家丁急匆匆的跑了进来,口里说道。

“好好,快将那孽子给我叫来,与这张家兄妹当场对峙一番。”白老爷听说如此,赶忙说,心里也担忧起来,这事还真有可能自己这个好儿子。

听说白萧文回来了,张奎和李二的脸色就立刻变了,今日白萧文那几张银票,可都是被他们揣进怀里了,候过这两人也是事先探听清楚白萧文的下落,并不在白府,所以才选择这个时来。

但没想到那白家三少,居然这么快便从外面赶回来了。

“哟……又是你们几个?!”白萧文不紧不慢的走进大厅,当他见到张奎和李二两个的时候,脸上便流出了玩味的笑:“怎么,今日收下了我的银子,还嫌着不够,跑到我府上要来了?”

几滴冷汗从李二和张奎的脸上流到脖子里。虽然白萧文的语气没有怪罪与迁怒,只是风轻云淡,刹那间,让他们感到,自己在他眼中,不过是一个蝼蚁。不过白老爷听到这话,脸色便是一变,随即厉声喝问道:“怎么,这事还……?”

“爹,随随便便一个醉梦楼的戏子便倾城倾国,我就算在不济,也不会看上她不是。”白萧文慢悠悠的用扇子敲了敲手心,不急不恼的反说道。

瞥了一眼那张银环,白萧文略有不屑的说道:“我就算是喜欢二姐……二姐身边的那个丫鬟,也不会正眼看这样的一眼,这一说,我到时觉得大姐都比她生的俏丽,怎么,爹,你看,难不成我真是眼瞎,错把她看成了天仙?”

白萧文倒是游戏人间,百无禁忌,想到什么就说什么,丝毫不在意别人怎么想。

留在这周围的几个丫鬟下人,早就将脸憋的通红,几乎忍不住笑出声来。不说竹蝶,就算是在场的这几个丫鬟,哪个不比那张银环生的俊俏,市井当中的一枝花,到了这百花园里,可是立刻便被百花淹没了,谁会多看一眼。

“至于这两个,今日在市集上也拦下过孩儿一次,当时我只道他们两个是为了些许钱财,便随手给了他们一些,没想到居然闹到府上,不如送去见见官,想必也就招了。”

白萧文三言两语之下,便将事情解释清楚,张家兄妹和那李二,张了张嘴,愣是没敢出言反驳。

“那这张家妹子,怎么只说是你,不说是别人?”在儿子面前,沈宜春也收敛起来,摆出一副严母的表情来。

“这道也对,你,究竟是想怎的,我与你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为什么平白无故的给我泼脏水?”

白萧文朝着那张银环微微的抬了抬下巴,根本就懒得拿正眼看她——白萧文可是言行一致的,他觉得这女的长得,确实有点不堪入目,说不拿正眼看她,便绝不会多看她一眼。

至于对方的心情,都赖到自己家门上了,白萧文这个纨绔子弟,还去管这些?没着人将他们打出去,已经是仁至义尽了。

“我——”

看着白萧文那不屑的表情,张银环原本腹中的千万般言语,都好像是鲠在了喉中一般,无论如何也开不了口

“你若不说,我便将你送去见官,我白萧文虽然不才,但也是有功名在身,你们三个这般诬陷我,那么本少爷我一纸诉状递上去,你们可便要杖责八十,流放三千里了。”

白萧文见到张家兄妹不言语,便嬉笑的说了一声。

白萧文出身官宦世家,父亲也是曾经的朝廷重臣,现在虽然辞官归隐,但是一些门面上的功夫做的还是很充足的。便比如这白萧文,虽然他整日吊儿郎当,没个正行,但也是有功名的举人,足以自立门面。

也就是这是在京城,若是换做一个乡下小县城,那么一个举人便足以只手遮天了。朝廷对有功名在身的读书人的保护,也是十分严格的,如张家兄妹这般肆意诬陷的,说是杖责八十,流放三千里,戍守边关,亦是毫不夸张。

听到白萧文的这番话,那张银环的脸色一下子就变得异常的惨白,涔涔的汗水禁不住的往下滴落。

“唉,长得帅不怨我,你喜欢我可以直说嘛。”白萧文手里折扇一转一转的“我虽然风流倜傥,一表人才,英俊潇洒,但是也不是什么坏人,你看,我长的就不像坏人。来来来,你有什么就说出来。”

“妹,你你,你这倒是快说啊!是,是还是不是啊?”张奎见了声音都打抖,虽然白萧文说他不是坏人,但是坏人跟假好人,他宁愿白萧文是坏人!当然,假好人白歌给出的评价就是——畜生。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