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章 唇枪舌剑 下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042字
  • 2014-01-21 23:30:30

白歌这语言霸道,不过白老爷却是皱起了眉头,他可是出身官宦,饱读诗书,在他看来,女子应该三从四德,深居简出。

当然这个时候,白老爷自不会长他人志气,灭自己威风,呵斥白歌。他身边的沈氏可就不这样想了,白歌变得这样伶牙俐齿,可不是一个好兆头,今日这个野丫头能够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呵斥外人,说不定哪天她就会调转矛头,对付自己了。

这样想着,沈氏开口说道:“白歌,你那丫鬟无礼也就罢了,身为主子不但包庇,还对来人如此无礼,还不快去给人赔礼?”

已经走出十几步的白歌,听到这句话之后,猛的打了一个趔趄,差点没摔倒在地。我是在帮你儿子好不好!弄的我要杀你儿子似的!

白老爷生生咳了几声,平常白夫人早就安生了,此时她一心想着整治白歌,竟没有听到,脸色依旧神采飞扬。

娶到这样的老婆为正妻,这白老爷也算是一大悲哀了。

现在白歌倒是有些怀疑,这白老爷的品味也太过极品了,若是说着白夫人,沈宜春,虽然长得不咋地,但内里也是一个温柔贤淑,知书达理的贤惠内人,倒也说得过去。可现在看看这沈宜春的德行,整个一个骂街的泼妇,才学?估计一个刚刚入学堂的孩童都比她强上百倍,知书达理?更与她挨不着边。

这样一个相貌可憎,满腹草包的蠢女人,也不知道那白老爷是如何想的。

说白家,也算是从祖上便是极为显赫,到了这一代虽有些式微,但在京城也是名门望族,说白老爷为了攀附什么才娶了沈宜春,倒也不现实。

也是白歌还有些理智,没有在大庭广众之下,当着所有人的面问出了:“爹爹,您当年是如何想的,娶了大娘这样的人当正房妻子的,您确定当年迎亲的花轿,不是和人家的走差了?”

“怎么,白歌,我这个大娘的话,还不好使了?”

见到白歌的脸色一阵阴晴,白夫人也将脸色一沉,喝问道:“我白家乃是礼仪之家,要以德服人,生下的女儿可不能都像你这样。”

沈宜春的声音高昂。

谁都看得出这件事情有蹊跷,绝对不似那张奎所言的那般,恐怕一经调查,或者那白萧文白三少回来,便可水落石出。

但是这白夫人的一番言语,似乎是助长了他人的气焰,明显的胳膊肘往外拐,扇自己的耳光,扇的那是啪啪作响,而且还不亦乐乎。

“大娘,您这话说的不错,但是女儿我可当不起这主人一说,父母在前,哪里有女儿我说话的余地?若是要去赔礼,可轮不到女儿我来做。”

白歌以退为进,言辞上恭恭敬敬,将沈宜春高高的捧起,只是这其中的讽刺意味,可是傻子都听得出来。

正所谓家丑不可外扬,那白夫人刚刚的一番话,再加上白歌的反击,却是将白府内部的矛盾,完美的体现了出来,众人也算是明白,这沈宜春为什么要胳膊肘往外头拐了。

传闻白老爷也曾娶过数房妻妾,但是却大多在风华正茂的时候夭折,仅剩下这个沈氏,恐怕这事情与那恶毒的女人也分不开关系了。再看看现在的白歌,曾经的京城第一美人脸上,那纵横交错的划痕,怕是也与这白夫人有着脱不开的关系了。

现在,被沈宜春这么一闹,众人的视线也从张奎等人的身上,集中到了沈宜春和白歌两人的身上了。至于那白老爷,脸色一阵羞红,但是这个场面,他却是着实不知道该如何处理了。

“怎么,白歌,自己惹下的事情,还指望着家里人来给你掩盖?”沈宜春声音高了高。“那汉子,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我儿萧文,出身书香门第,知书达理,文质彬彬,怎么会做出奸淫你妹子的事情来?依我看,是白歌这丫头伙同另外一人玷污了你家妹子,却将脏水泼到萧文的身上,妄图逃脱罪责。现在事情也水落石出了,正所谓冤有头债有主,白歌虽然是我们府上女儿,但我们白家也不会袒护的,你们可以拿那白歌去见官了。”

“可是,可是我找白萧……”张奎一时也没清楚怎么回事,磕磕巴巴的说。

“哎呦你这人,我都说跟我儿子没关系了,不是给你人了吗?我白家也算给你交代了,快带走她啊!”沈氏不耐的应,她一分钟都不想在看见白歌。

“可……无凭无据……”张奎震惊沈氏的爽快,怕有什么阴谋,打起了退堂鼓。还有,说好的知书达理温文尔雅呢?

“无凭无据?你不是要人来了?现在说无凭无据?”

“有有……”张奎可不想跟她吵吵。

难怪近些年白家开始衰败了,滩上这样一个夫人,多大的家业不能给你败光?等白老爷百年之后,恐怕十个白家,也不够这一个沈宜春折腾的。

这事情,无论是白歌做的,还是白萧文做的,有什么区别吗,这事还是结结实实的扣在了白家的头上?白萧文和白歌,哪个不是烙上白家的印记?

白歌情不自禁的将头低下,摊上这样一个沈氏,白家它能不乱吗?

“大娘,您那么肯定事情是女儿我做下的,还要送女儿去见官,难不成您还亲眼目睹了不成?”

白歌似乎有些明白沈宜春的思维方式了,便不咸不淡的对了那么一句。

“哼。”白夫人似乎是铁了心要把白歌整死“人家都找上门了,你还想我看见?”

“大娘,人家可是来找我三弟的吧。”

白歌接着淡淡的陈述,心里乐得看她笑话,白家是你白武强的,不是我白歌的。

“找萧文只是怕你歹毒的对他们也下手!”

“哦……”白歌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我跟三弟到底那个更歹毒?”

“自然是你,相由心生,你都成了如此模样,心里能好到哪?”

白歌心里不爽,白萧文是好看了点,但是谁敢说他是好人?

“够了!”

这个时候,白老爷也终于爆发出来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