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花魁白歌
  • 凤斗江山
  • 冰若童心
  • 2401字
  • 2013-06-21 18:30:05

秋风萧瑟,偌大的繁华京城中,街道上却行人稀疏。

一妙曼的佳人独自靠在栏杆上,少许有些伤感,自己在这红尘之地呆了多久了?四年?还是五年,倒也记不真切了。叹了口气,迷住了所有男人,嫉妒了所有女人,风情万种的对路旁卖糖葫芦的小哥挥了挥手,那小哥便会意,在别人的咒骂声中乐呵呵的给美人免费送上最好的糖葫芦来。

要说这街上没人吧,梦月楼内依旧一座难求,诸多皇宫贵族,江郎才子宁愿站在拥挤的人群中也不肯离开。

他们屈身这里都只为能见到一个人——白歌。

那传闻中天仙下凡,看一眼便足以神魂颠倒的京城第一美人,白歌。

梦月楼的老鸨雪姨站在门口挥舞着手中的小手帕,不停的抖啊抖,迎面接上一位客人,满脸的笑意:“客官,又来了?呀,你这是……”

男子上前来便塞给老鸨一把银票,推开挡在面前的雪姨,自顾自的冲了进去,啊啊啊啊,你别挡路啊,白歌我来了!

梦月楼内有一个高高的阁楼,轻纱遮住整个内阁,阁内妙蔓的身姿若隐若现。

一双芊长白皙的手挑起屏障,低着头做了个万福,还未起身,台下便爆发出阵阵不满。

“你是谁啊?白歌呢!“

”我们是来看白歌的,雪姨,你这不是耍我们吗!”

“小娘们,赶紧起开给咱家白歌让位啊!”

……

女子脸一红,弯着腰,咬紧了下唇,又站了会才缓缓的退了去,台下这才恢复了等待的平静。

此时雪姨呢,正在床头求爷爷告奶奶的劝床上的人起身。

“小祖宗啊,算雪姨我求你了,您老就大发慈悲起来给他们弹一曲吧。”

“……”

“小祖宗啊,你就去弹一首曲儿,回来你想怎么睡怎么睡!”

“……”

“我给你跪下了!”

雪姨在一旁急得满头大汗的不停说说说,床上的人儿却眼皮也没动一下。雪姨崩溃了,爆发了……然后妥协了。

“你不是一直喜欢我的那支宝石玉的钗子吗,我给你我给你。”

一听此话,白歌猛的睁开双眼,瞬间原地满血复活,瞟了眼雪姨:“此话当真?”

随即得到肯定后,起身拽了拽并无褶皱的衣裙,身姿妖娆扭啊扭的走出去。

雪姨再次爆发了,崩溃了,但摸到口袋里数不清的银票时,再次妥协了。

白歌的出场让所有人的都屏住了呼吸,只见她今日一身银装素裹,若隐若现的轻纱外衣下胜雪的肌肤,堪比玉石般的滑嫩光泽有度。

杏眼妖娆勾魂似喜非喜,柳眉恍如远黛似蹙非蹙。薄唇殷红诱人似笑非笑,面若桃花晶莹光彩夺目。

盈盈一握小蛮腰,一袭长裙引无数英雄尽折腰。

白歌很美,是不管第一眼还是第N次见到,都会让人惊艳的说不出话。当然,白歌的美并不仅仅是一副卖相好些的皮囊,惊艳的皮囊下是汩汩的琴音,是飘渺的舞姿,是难以置信的文才与书画。

白歌对琴棋书画有着惊人的天赋,从十二岁,她被雪姨收留时,仅仅是用了两年的时间,便技惊四座,成为整个京城的花魁。

一曲霸王别姬便让原本默默无闻的三流青楼梦月楼闻名京城,成为京城首屈一指的风月之所。而卖艺不卖身的白歌,更是在不到一载时间,成为京城乃至周边无数男人的梦。

“白歌今日,就不再弹霸王别姬了,想必诸位也听腻味了。”白歌端坐在古筝前,檀口轻开,绝世的容颜让下方的男人神魂颠倒,让人忍不住胡思乱想。

“白姑娘这是哪里话,白姑娘奏的曲儿天下无双,哪怕日夜不停的听,也不可能听腻啊!”

“就是……”

还不等附和声响起,白歌的手指划过琴弦,悠扬的声音回荡在四面八方。

“但那霸王别姬,白歌我都弹腻味了,今日,就给诸位奏一曲空城。

流水般的旋律从指尖流出,白歌天籁的歌喉在人的心中回荡而起。

君离别,妾独眠

大漠黄烟渺渺了

日思夜盼愁云消

君离别妾独眠

转眼数年君不见

散的心累了情

薄情君狐媚心

心苍苍泪茫茫

空城独守千年望

千年空城千年思

君离不归心也染

千年独守空城

只为君

奏曲空城

千年空城

妾身

独守空城

只为君

独守千年空城

只为

一曲罢,四坐寂静。

青衣罗帐,白歌浅浅一笑,颠倒了众生“白歌先行告退,诸位自便。”背影轻蔓,勾人心魄,彷如触手可及的身影,却又是那样的遥不可及。一声声意犹未尽的叹息声恍然响起,是在挽留那已经离去的倩影。

“妈妈,你都把那个钗子送给人家了,哪有要回去的道理?”刚刚在内阁上尴尬的姑凉手中死死攥住做工精致的银钗“小姬,妈妈我也知道送出去的东西在要回来不妥,不过……不过白歌喜欢,你就让给她吧,妈妈回来给你买更好看的。”雪姨心里那个心疼啊,白花花的银锭子啊“哼,白歌白歌,又是那个白歌!”小姬心中的嫉妒排山倒海的涌出,当初自己才是花魁,那个贱人一来,自己倒一文不值了?

此时的白歌正屁颠屁颠的奔向雪姨滴小破屋,宝石钗在像自己招手,我马上就把你拯救出来了~等我~

“咦,小姬姐姐也在啊?”小姬听到白歌入流水一样的声音,更不爽到了雪姨奶奶家!脸甩给白歌,不说话。白歌也不在乎,她今年十八,自己十六,不叫她姐姐难道叫她姑妈?老女人!

小姬从小便在这红尘是非之地长大,心气也大的很,煞是看重自个“哟,瞧妹妹这话说的,妹妹能来,姐姐我就不能来了吗?”

白歌心中冷哼一声,自己心情好给她张好脸还真当自己是个角儿了“白歌何时说了?姬姐姐用不着把自己想的这么不招人喜欢吧。”

“我是没有白歌妹妹那么风情招人喜欢,风骚。”小姬最后两个很不屑,轻轻的,像是鼻音,白歌低头巧然一笑,风骚?一个靠卖身的青楼女子,空架子一个还说别人风骚?还真是给脸不要脸“要论风情白歌怎么敢和姬姐姐相提并论,怕是京城中大半的男人都拜倒在过姬姐姐的床上呢。白歌只会弹几首曲子儿,这风情讨好男人,梦月楼中,姬姐姐定是头榜。”

小姬倒也不怕白歌说,妩媚的的拢了拢头发,眼中的嫉妒与隐忍显而易见“白歌妹妹现在可是花魁,谁知道没有当上花魁以前,是不是跟姐妹们一样呢?”

“姬姐姐这话可是理偏,咱梦月楼来找乐子的男人不都找姬姐姐你吗,只有那些满腹都是孔孟之道的人啊,才会去捧妹妹我的场。哎,怕是那些读书之人都没找过姬姐姐你吧?”白歌笑的眼睛弯弯的,一口一个姐姐叫的亲切,眼底却是轻视,不过她没有蠢到跟小姬一样,肤浅的把感情表现出来“也对,他们可没有姬姐姐的常客有情趣,不喜欢和大字不识,毫无内涵可言的人打交道。”一句话说完,还对着小姬抬了抬嘴角,弧度刚刚好,嘲讽的角度。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