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0章 午夜南州城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285字
  • 2020-06-05 15:58:05

七十多岁的展雄飞根本没有预想到淑蓉会使用小计谋。

因为他们这样的技能是无法用现代技术来解析的,所以如果不是手把手传教,一般人是根本不知道追踪术的精髓,所以一般情况下无计可破。

这天晚上的午夜时分,本来是他们的收网时刻。经过这段时间的探测追索,已经确认阿端居住时间最长的地方,并确定了准确位置。

这段时间他们就在这座宅子附近守候着。

不过阿端毕竟不是嫌犯。这回虽然是强请,但绝不能让对方感到有丝毫的不敬。

按常规今天晚上法术会让阿端暂时进入休克状态,医生都无法救治,而且会给家属下达死亡证明。

这种时候他们就可以作为治病救人的身份出现。

这也是他们前思后想一整天才想出来的一个看上去还算两全其美的法子。

考虑到在城市生活惯了的阿端将离开繁华的世界回到寂寞的小镇为几百号外人苦熬几十年,他们就觉得这事多少有点不近人情。

可是回过头来想,那几百号人还得活下去呀!

一头是几百号人,另一头是阿拜一个人。

这事不管让谁去选择,也会选择让一百多人活下去的。

他们咬咬牙决定今天收网,不能在犹豫了。

这几天他们就驻扎在确定具体位置的那个大院外面,不过一般是昼伏夜出。

离开家也有一段时间了,他们现在跟在镇上生活一样依然是与世隔绝的。不跟人打交道,不跟外界联络,当然也不知道这个世界上发生的所有事情。

当然着并不仅仅是因为没有条件获取外界的信息,而是这些信息往往会影响他们的判断,导致追踪失败。

“展爷,你确认阿端少爷是在里面的吗?”瓜爷问展爷。

在这样的行动中,瓜爷和陶爷发挥的作用是关键时候飞檐走壁,在展爷需要帮手的时候助他一臂之力。

他们三个人的黄金组合是从青年时代开始的,不过,虽然一块合作成功抓捕了好多的嫌犯,瓜爷和陶爷却总是看不明白展爷的手段到底高明在哪里。

每一次让他们服气的是最后的出击,无一例外都是一击命中,这种快意才会让他们有一种到达人生巅峰的感觉。

“可以确认!不可能就那么巧合,这里能住这一个生肖时辰与阿端完全一样,而且出生于铜罗镇的人呢。”

行动之前,三个人本来是应该好好睡一觉的,可是到了关键时候,他们却怎么也睡不着了。

不知道为什么展爷心里有点不踏实,总是觉得哪里有问题。毕竟这是第一次追踪一个没有做坏事而且需要尊重的人。

到了午夜时分,他们什么都不能想了。三个人同时从一个角落的水泥地上翻身坐起来。

行动就正式开始了。

行李包裹已经提前收拾好绑在背上了。

第一道程序是展爷使出追踪术的最高一层:铁柜落锁。

意思很明白,那就是有了这一招,追踪对象插翅难飞。

这个大院的院墙只是低矮的栅栏,按照过去的安保原则,这样抬脚就可以跨过去的设施根本起不到保护的作用。

还有一个特点是这样的围栏并不能保护这个大院的隐私,里面的一切一览无余。

展爷使用追踪术的时候是闭着眼睛的,看上去像是老僧入定,毫不费力的样子。

只有两个老伙计明白这种时候才是最耗费体力的。每到这当口,他们两个就成护法。不但要保护老展的安全,还要做好他的眼睛耳朵,甚至双腿。

如果有意外发生就要架着他离开现场。

“小楼上的灯亮了!不过这楼一时分不清是二楼还是三楼。”瓜爷开始给展爷解说看到的一切。

老展的嘴角抽了一下,意思是他听明白了。

“好多灯亮了,不,整座楼上的灯都亮了。里面影影绰绰,有人在走动。看来见效果了!”

老展的嘴角又在抽动。

“出来了!人跑出来了。有好多人跟着!”

因为小楼是亮着的,他们所处的位置比较暗。虽然相隔较远的距离,从这边看那边还是能看清楚一些的。

有好多人从楼上跑到一楼的大厅,大厅的玻璃没有帘子,可以看的见是好多人在追逐拦堵一个人。

“看样子反应很强烈!像是中招该有的样子。”

以前他们两个人也见过老展使用铁柜落锁。

现在看到的就像是柜子落锁之前,要让被锁在里面的人知道被锁上了,他就会开始条件反射进行挣扎。

这种招数一般是用在防卫严密的地方进行抓捕时使用的。第一步就是为了折腾,把所有人都惊醒。然后嫌犯才会当众假死,他们自然会选择就医,继而因为宣告死亡而放松保护。

好多罪大恶极而且人多势众的嫌犯就是这样被他们抓捕到位的。

“出来了,出来了!目标跑到院子里面来了,好多人都跟在他后面。”

展爷听见了嘴角连着抽了好几下。

瓜爷一看就知道,老展这意思是想让他们好好辨认一下,那个人是不是阿端。

好久没见阿端了,而且都已经老眼昏花,加上距离又这么远。瓜爷和陶爷关注了半天也没认出那个人到底是不是阿端。

直到那个人突然倒地了,一群人围在那里乱一团的时候,他们还没辨认出这人是不是他们要的人。

“老陶,看来需要你上前查看了。”

瓜爷提醒陶爷。

陶爷一跃而起,一闪就不见了。

过了一会一闪又出现了。

只是说话之前先叹了一口气。

“怎么了?不会是弄错了吧?”

听到瓜爷的这句话,展爷那边赶紧收了法,睁开眼睛。

“中招的是一个女的!根本不是阿端少爷。”

“什么!”瓜爷和展爷同时惊叫。

“老瓜,老陶!赶紧架着我过去,看看这到底怎么回事!”

“已经弄错了,我们还不跑!等着吃官司吗?”

“是啊,我们现在可不是捕快,万一弄伤了人,这会吃官司的。”陶爷也有些紧张了。

“我们走了这个人真会死的,人命关天!而且既然能中招的一定是跟铜罗镇有些牵连的人,我们怎么能一走了之!”

“那好吧!我们架着你直接进去吗?”

“现在管不了那么多,救人要紧!”

瓜爷和陶爷也是办事利索的人,两个人架起展爷就往院子里面飞奔。

这段时间他们在这里没动窝,淑蓉安排负责跟踪监控他们的那些人就奉命撤了,只是在附近安装了监控。这一会看监控的人显然已经睡着了,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情都没有人觉察。

于是当这三个在现代社会里看着有些怪异的老人走到身边的时候,那几个正在手忙脚乱救治美琪的佣人吓了一跳。

“什么鬼!你们是哪里冒出来的。”

这时候从小楼里面出来一个年轻的高个子女人,很客气的问他们,“你们是谁?来我家干什么!”

“对不起,我们就追踪一个很重要的目标路过这里,误伤了这位女士。不过,偶遇办法可以救她的!”

“那好吧,你们几个让开,让几位老者过去瞧瞧。”

展爷让他们两个把他放在那个躺在地上的女人面前。

也没有查看中招女子的具体情形,只是从身上摸出一只样式古怪的小铜锣,在她上方左绕三圈,右绕三圈。

那女子很快就醒过来了,而且翻身坐起起来。

在场的所有人都松了一口气,三个老头也松了一口气。

“展爷、瓜爷,陶爷,你们怎么会在这里!我这是在做梦吗?”

“美琪?怎么会是你!你怎么会在这里?”

“三位爷爷,这是我老板的家。我在这里打工!那位就是我的老板素丽女士。”

“美琪,你确认那位女士就是这处宅子的主人吗?”

“这还能有错吗?我从铜罗镇出来就到这里来打工了!老板对我特别好,工作又不累。三位爷爷回去的时候转告我爷我奶让他们放心!”

老展狠狠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咬着牙低声对两个老伙计说,“错了,全弄错了!”

“三位爷爷,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美琪那神情一看就不像是帮着阿端设局,这更让展爷难受。

“我们外出办事正好路过这里,听见有人出事了,就跑进来救人!”

“唉,我不知道怎么了!最近老是在半夜听见铜锣山上的铜锣响,被惊醒的时候很难受的。”

“哦,那可能是想家了,以后就不会了。好了!你进去休息休息去吧!我们还有急事要去办。来,老瓜老陶,扶我站起来!”

三个人过去给那边的素丽鞠了一躬,“对不起!我们是在追踪一个人误打误撞伤了这位小姑娘的,好在她是自家的一个小孙子。给你们添麻烦了!事情很急的,只能就此告辞。”

素丽赶紧阻止他们行礼:“三位长者使不得!怎么可以给小辈行这么大的礼呢?真是折煞我也!”

“打搅了打搅了,美琪就托您照应。我们必须要离开,一刻也不能呆了!老陶老瓜,我们走!”

那边的素丽本还想着给三位老人在酒店安排住处休息的,却没想到他们来也匆匆去也匆匆,转眼就不见了影踪。

素丽让人把美琪扶进去,自己也赶紧去拿手机。准备跟淑蓉取得联系,把这里的情况及时反馈给他们。

再说展爷他们三个人离开现场之后,找了一个僻静的地方停下来。

“那我们接下来怎么办?”老瓜问老展。

“必须赶紧找到阿端少爷!今天不光伤到了美琪,阿端少爷不管在什么地方也会假死的。如果不能及时救治,他就会真死掉的!”

“啊?那么严重啊!看来这个阿端少爷是逃不过这一劫了。找他哪有那么容易!我们要是能找到的话,会出现这么尴尬的事情吗?”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