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8章 真相揭开后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203字
  • 2020-06-03 17:49:40

粟素决定今天好好的请这几个家伙搓一顿,大不了以后花钱省着点。

此时此刻就感觉是父母或者弟弟跟她在她乡相遇,自然是想把好东西拿给他们分享。

她想看见他们满足的那种神情。

这段时间跟在真珍身边,过的是上等人的日子,就会经常回想起属于自己的那份生活。

这种比较虽然有些残酷,但是明显的界别才能让人觉得自己不努力就没有任何平等而言。

她甚至很真切感觉到自己与阿拜之间的那种天然的悬殊,就像是一座大山一样横在他们中间。

要想继续爱他就得搬掉这座大山。即使搬不掉大山,也得翻越过去,至少跟他能站在一起。不然的话,想爱他是多么的不现实!

这七个看上去还傻兮兮的家伙跟自己是一样的,不过相比而言她比较幸运的是能近距离体验上流生活,可能反馈回来的激励效果也会更强烈。

“好了好了,你们放开点菜!阿拜给我转过来一大笔钱,你们今天可以敞开了吃!”

原以为他们会欢呼雀跃的,没想到一个个耷拉着脑袋。

粟素觉得这些人依然像落后地方出来的大多数人一样,总觉得自己没有话语权,所以一个个都变得不善言辞。

“你们倒是说话呀,想吃什么就尽管点!机不可失时不再来,今天这样的机会可是不多!”

还是青藤作为大家的代言人在那里说话,“粟素,我们又不是外人!出来其实并不是真想吃一顿,只是想聚一聚说说话。特别是想知道阿拜现在到底怎么样了?”

这倒是有些意外。

“你们现在知道阿拜的哪些情况?是从那里得到的!”

“已经算是全知道了!”

“是怎么知道的?”

“我给你说过的,铜罗镇有个同乡会,每周都开会的。那天我焖还看到了阿拜在古元演讲的视频,他口才真好!”

“知道了阿拜的背景,你们有什么感触?”

“一开始确实整个人都是呆着的,但仔细回想一切其实都很顺其自然。”

“唉,那现在可能就是阿拜本人还不知道自己的身世。”

“其实也不是的,在学校和北州城集团只有铜罗镇的人知道内情。”

“这个同乡会具体在干些什么?”

“其实就是希望铜罗镇的人能团结起来,齐心协力改变家乡的面貌。”

“不管怎么我们总的吃点什么了吧!我建议再喝点什么。然后把你们知道的告诉我,我也有许多事情要告诉你们。”

粟素鼓励他们都点了平时想都不敢想的黑椒牛排,还有鲜榨果汁。

几个大小伙子显得又新奇又有点过意不去的样子。

“好了,等阿拜回来在好好的请你们吃大餐!不过现在也没必要一副小家子气。我们要努力,争取学业有成做出一番事业,然后享受生活!”

“粟素,你这话很振奋,大家喜欢听!好的,我们共同努力。”

“那现在开始说说,这几天我不在发生了什么事情!”

“学校很正常,就是同乡会让我们知道了许多以前不知道的事情。”

“除了知道阿拜是富三代之外,还有些什么?”

“现在想想,我们已经沾了阿拜好多光了!小学和中学竟然是大学老师教出来。”

“这一点你们感觉到跟其他同学有区别吗?”

“当然有!上了几天课,就觉得咱这些人好像都应该做其他同学的学长!大学的好多课程已经在中学学过了,而且我们读过的书竟然比那些人多得多!”

“这能说明什么问题呢?”

“意思就是说我们边打工边上学的时候不会很吃力,而且学校安排给我们的工作在时间上跟学业上一点都不冲突。”

“真的吗?我还准备先休学,等有条件了再上学呢!”

“根本不需要的!同乡会也负责给我们安排这些的。铜罗镇的学生除了优先拿到奖学金之外,还可以优先在北州城下属的企业打工。”

“那你们知道别的学生会怎么看待我们呢?”

“起初还以为这样一来别的同学会把我们当成需要特殊照顾的弱势群体看待的,到头来才发现恰恰相反!”

“为什么!会不会是我们的人自我感觉太良好?”

“北州城大学最尖端的学科就是生态修复,但这个专业每一届的佼佼者全是铜罗镇的人。每一次考试的时候就能知道,成绩很明显有悬殊。就像是铜罗镇的人是为这个专业而生的一样。”

“那你们学的什么专业?”

“当然是生态修复!这个专业奖学金高,而且毕业后待遇也高。”

“都是在北州城集团工作吗?这就不奇怪了!”

“不是的,有好多国家来我们这里借用高端技术人员!明白吗?是借用。都不愿意脱离北州城的!集团专门有一个从事生态修复的分公司,把业务做到了世界各地。利润也是全集团最高的!”

这其实是粟素没想到的,一直以为生态修复就像是为铜罗镇改变周边环境一样,全是花钱的事情。没想还能赚钱!

“粟素,你准备学什么专业?”

“我原来也是跟你们想法一样,选择奖学金多的专业,到后来又想学习工商管理。现在准备干脆休学,先打一段时间工再说。”

“为什么!不是给你说了吗?在这里上学跟勤工俭学是不冲突的。”

“唉,我现在真的没心思学习!阿拜到现在都没正正经经上学呢!我准备等他回来一起上学,她学什么我跟着学什么!”

“对了,阿拜没事吧?这会就一直想问,没腾开空。”

“没事!不过就是现在有可能是躲到一个地方避难去了。可怜的阿拜,她现在竟然还不知道自己身份显赫。可能还一直觉得自己无依无靠。”

“没事就好!不过,粟素你有没有想过?阿拜已经不再是原来的阿拜了!你是不是该换一种思维看待你们的这份感情。”

“这是什么话!阿拜永远还是那个阿拜。”

“好吧,阿拜安好就行!”

这一会名义上是大家聚会,其实都是青藤在和她的对话,那几个傻小子就知道同意的时候附和着点点头,不同意的时候就跟着摇摇头。

不过粟素对他们是太了解了,从小镇出来走进大都市,估计好一些人现在面对外面的世界还没回过神来。

“青藤,还是说说铜罗镇周边的生态修复吧。”

提到这个话题,青藤突然间就眉飞色舞。

“你知道吗?粟素。铜罗镇竟然是瓦罗的中心!版图的经线和纬线交叉点就在铜罗镇。”

“是吗?这倒是第一次听说。”

“还有你知道生态修复的工序吗?很精细的!就像医生做手术一样,可以把血管一根各一根接起来。要是按照那样的技术修复镇子周边的环境,铜罗镇就成了世外桃源!”

“可是你们知道吗?北州城集团退出了竞买采矿废墟!”

“这没事的!明明知道那个废墟里面什么东西都没有,这些人的钱注定会打水漂的。到时候我们不用一分钱就可以拿到这片地的生态治理权限!”

粟素发现青藤说到“我们”两个字的时候,显得很自然。

短短的几天时间,这些来自铜罗镇的子弟们就把北州城集团当成自己的家了!

“青藤,还有你们几个。放了假回去镇上,你们会不会把真珍的一切告诉镇上的人?”

“假期肯定不会回镇上去!孝顺爷爷奶奶是爸爸妈妈的事情。我们现在打工半天时间的收入就赶上他们辛辛苦苦一天赚的钱了。假如我们会留在这里全天打工!”

所有的人都跟着点头。

粟素就突然明白先前的那些人为什么进了北州城集团却并没有把集团的内幕带回镇上,甚至连壶镇也不知道一点蛛丝马迹。原来一个个的很快把集团当成一切当成自己的事情了。

现场沉默了好一会,青藤突然提起一个很不合时宜的话题,“我们联系到美琪了,还加了她的微信。不过担心你不高兴,就没有拉进群里来。”

粟素愣了一下,突然想着这些人跟美琪也是一样的同学,联系她本来是正常的事情。自己要是显得不高兴,那就有点小气了。

“她在那里上哪所学校?”

“好像还没上学!现在给一个女富婆当助理。”

“什么!女富婆?不会是南城集团吧?你们没问那老板叫什么吗?”

“她没说,我们也没追问。她也好像不太愿意跟我们联络。”

“这就奇怪了!怎么我当助理,她也当助理!但愿不是南城集团。”

“要不要我现在问一问?”

“还是不要了,万一真是那就麻烦了!”

“粟素,你在说什么!”

“青藤,同乡会就没有说阿拜的母亲吗?”

“没有!只说跟北州城集团有关的,还有跟生态修复和铜罗镇有关的事情。这些八卦不会提及!”

“等你以后知道了就明白这些并不是八卦!不过美琪不是跟伽罗在一起吗?”

“这事她说了,他们分手了!”

“为什么?伽罗对她挺好的,再说经济条件也不错!”

“美琪说到了外面才知道伽罗他们家根本不算有钱人!看着那时候经常开着不同的车进铜罗镇,其实是一帮子壶镇的富二代换着开车,才显得车多。其实伽罗就那么一台车!”

“唉,不过美琪有时候到也很真实!想什么就说什么。你们有机会可以告诉她,伽罗家现在可能有有钱了,这次竞买采矿废墟他们家最厉害!有可能会把铜罗镇和铜锣山买下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