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7章 打道北州城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519字
  • 2020-06-02 18:34:57

第二天艾米真去了古元,动身的时候也没有给粟素打招呼,是粟素从朋友圈里看到艾米发的一条上飞机的自拍才知道的。

真珍已经决定打道回府了,因为留在都城已经没有任何意义。

费矿区竞买进入了白热化状态,不过其他版块的价格上升有限。只有一号标段,也就是包括铜罗镇铜锣山在内的区域,竞买价格一路飙升。

到了竞买的最后一天,一号标段的价格直逼其他标段地价的总和。

“天呢!怎么会还有人能拿出这么多钱来?”

真珍有点纳闷了,因为现在光一号标段的价格就达到了百万亿之多!

这可是一块只有一百多平方公里的地方。

“乌青,单独作为一个课题雇佣邦比把这事查清楚,到底是谁在背后运作!”

“好的,董事长。我这就给他打电话。”

这在这时候,真下了回去的决心。

“唉,大局已定。我们该回到北州城了!”

她还吩咐办公室的人,“快打电话,这回我需要用一用那架飞机了!今天我们要从铜罗镇上空飞过。我要看一眼即将面临狂风暴雨的小镇了。”

粟素听说过董事长有一架特制的飞机,只是从来没有用过。飞机一直停放在北州城机场,空乘人员挣着工资不用干活。

古元办事处传回消息来,关于阿拜的事情一点消息都没有了,整个古元就像根本没有发生过那件事情一样。

包括帝国大使馆在内的网站,都把公告删除了。

看上去就像是风平浪静了,但就是没有阿拜和多比的任何消息。

就像这两个人从来没有在古元出现过一样。

真珍还是有些不踏实,跟粟素交流过看法。

“奶奶,你就放心吧!事情正向着我们预想的方向发展。而且艾米也去了古元,我们等她的消息吧!”

“我们办事处有那么多经验丰富的成年男子都没有办法,一个女孩子去了能干什么!”

“这不一样!艾米也是喜欢阿拜的,她会尽心尽力!而且她父亲艾伦给她派了一些高手跟在身边。”

“呵呵,我就奇怪了!有些时候不是特小心眼吗?怎么一个喜欢阿拜的女孩子去找他了,你反而挺高兴似的!”

“艾米不一样,不管什么时候她不会害阿拜的!对阿拜有帮助对的人我不会反感的。”

“我真不明白你们这些女孩子的心思了!万一他们两个他乡遇故知好上了怎么办?你哭鼻子都晚了。”

“哈哈,我知道阿拜有可能喜欢她但绝不会爱上她的。”

“好了好了,不管你们的事情了!这小子也长大了,也不能总是我这个老太婆为她担心,有这么多人为他担心我就可以宽心了。”

真珍身边的工作人员已经开始收拾东西,粟素自己的东子比较简单,除了衣服就是简单的日用品。

到了外面粟素依然接受不了使用化妆品,所以随身东西都很简单。

本来她想帮真珍收拾东西的,突然才发现她那些东西都不是她可以收拾的。

真珍身边有很多的秘书。有生活秘书,工作秘书,通联秘书,甚至还有一个形象秘书。这些人负责收拾的东西都不一样,其他人根本没办法插手。

真珍还在不停的忙着,好在乌青一直在身边,好多事情都是经过他安排出去。

这种时候粟素这个助理帮不上不上什么忙了,只能坐在真珍身边,静静的看着她工作。

“乌青,联系一下南城那边,看有什么新情况。”

“好的,董事长,我这就出去打电话。”

乌青看上去一个健壮的汉子,做事很细心,他一般是不会在董事长面前打电话的。

他告诉过粟素,“董事长是不喜欢打电话大喊大叫的,可是我习惯了那样打电话。”

“你不会小声一点吗?”

“哈哈,接电话的人习惯了我平时的样子,小声了他们又听不惯。”

粟素仔细想了一下就知道这些看上去是小事,其实关乎到一个人的素质。

乌青很快就回来了,“董事长,那边本来没什么事的。可是这两天阿端少爷有点异常,一到午夜时分就起床哭着嚷着要回铜罗镇。”

“哎哟,我这几天忙的把展雄飞给忘了!粟素,最近晚上睡觉是不是没有听到铜锣的声音了?”

“是啊,好几天午夜没有被惊醒了。”

“看来这是展雄飞确定了阿端的方向,老家伙的手段还是管点用的。不过现在铜罗镇就要面临灭顶之灾了,这老家伙在外面瞎晃悠。”

说着就把目光转到正在埋头收拾东西的几个秘书身上,最后是给通联秘书发指令,“快给展元打电话,让他尽快联系到展雄飞,不行的话专程飞一趟南州城,把铜罗镇即将面临的危机告诉老展。”

粟素知道这个展元肯定是展爷家族里面的人。

现在她听到类似的事情一点都不觉得意外了。真珍老太太其实早就把整个铜罗镇的人心都跟拢到一起了,只是镇上那些老年人们不知道而已。

等到真珍把这件事安排好了,粟素就问她,“奶奶,我们现在为什么不能光明正大的回到铜罗镇去,为什么还不能面对镇上的那些人?”

“我们只能给他们做事,不能扰乱他们的生活。”

虽然这句话他还没有完全理解,但粟素感觉到肯定是对的。

在飞机起飞之前,邦比就把查到的一些线索传送过来了:果然,伽马的钱并不是自己的,这些资金来自境外。

至于投资者什么来路,很难查清楚,反正是以投资途径进来的,而且看样子金主实力雄厚。

“不会是多芬公主做的吧?看样子又不像。她跟多比现在到底是什么情况都说不清楚,这时候花钱投资也不可能。因为这钱可不是小数目!”

“邦比还在查,不过他说因为涉及到外资,查清楚的可能行不是很大。”

“那就由他去吧!反正查清楚了我们也控制不了局势的恶化。现在需要做的就是让那个虽然贫穷但是绝对安静的小镇能完好无缺的保留下来。”

飞机是在下午起飞的,一个多小时以后就飞临铜罗镇上空了。

因为是自己家的飞机,驾驶员按照预设把飞行高度降到最低。粟素可以透过窗户看到铜罗镇的一切,这样的角度看镇子就能领略到从来没有过的一种美感。

本来专门为真珍装好了望远镜,让她看一眼阿支爷爷的。

就在经过铜锣山的时候,老太太突然捂着胸口,“不了不了!绝对不能看的,看了以后我肯定会立即回铜罗镇!”

粟素理解老人家此时的心情,几十年不见了,要是看上一眼,肯定再不忍心离开的。

“赶紧给驾驶员传话过去,提升飞行高度,直飞北州城。”

下飞机的时候,粟素扶着老太太。

一路上老人家也一句话都没有说。

回到家里,老太太草草洗了一下就要睡觉了。

“丫头,今天我想好好睡一觉。天气还不算晚,你要是不累的话去找那几个小伙伴聚聚去吧。你那张银行卡里我又让人转过去一点钱,代咱家去请他们吃一顿饭,这些小家伙刚离开家到这里肯定想家。”

“奶奶,你没事吧?”

“我没事,就是觉得太累了,好好睡一觉就没事了。你放心,家里有保健医生,有保姆,有陪护。你放心去吧!”

粟素其实也很像见见那几个小伙伴,虽然出来时间并不长,但是见识了一些事情,有好多话想找人说说的。

这种时候找这几个小伙伴交流一下自然是不二的人选。

他们有一个微信群,里面就差阿拜跟美琪两个人。

这几天他们几个几乎天天在问她怎么不在学校,去了那里?

她也懒得回答,最主要的是跟他们一时说不清楚。

粟素在群里发了一条信息:“谁有空?我请吃饭!”

所有人秒回:“有空有空!”

还有的问:“你这几天去哪里了?我们好担心!”

“少废话,都往校门外走!一会大门外集合。”

所有人都不说话了,显然都忙着赶路去了。

校园里面的那段路其实也很长的。

本来粟素有使用车的权利,真珍已经给家里所有司机说过了,粟素用车不用请示谁,直接跟着去就行。

这次从都城回来,粟素的称呼也变成奶奶了,真珍对她的神态也不一样了。家里那些工作人员都是很有眼色的,对也她的天都也完全不一样了。

不过她轻易不准备用车,一来这边到学校大门不算远,即使打车也花不了多少钱。自己本来是吃闲饭的,再摆大小姐架子就有点过分了。

粟素从别墅出来的时候,有人开着车追上来,“粟素小姐,要去哪里我送你呀!”

“没事的,我就出去走走,散散步!你回去吧,我用车的时候会打电话的。”

那个女司机犹豫了一下才掉头回去了。

远远的就能看见学校了。她决定干脆真的走过去,反正那几个家伙从宿舍往外走也得一会时间,大不了一会晚了的话自己也去学校住。

一帮子人会合以后,粟素就在校门外不远处选了一家餐厅。

那几个男生却在门外扭捏起来。

粟素已经率先进了门见他们还在外面就回头问,“怎么了啊!”

“粟素,你先出来。我有话给你说!”跟她说话的是青藤,其他人垂着头

“怎么了啊!进来坐着说不是很好吗?”

“坐着说就晚了!这事必须提前说清楚。”

看着他们的一个个神情有些严肃,粟素就从餐厅里出来。

青藤叹了一口气,说出了缘由:

“对不起,粟素。我们几个凑了一点钱准备请你的,去这样的饭店估计怕钱不够!”

听着这话,粟素没有笑。

她知道这样的窘迫处境是包括她在内的所有人必须面临的日常。这还算北州城大学不收铜罗镇人的学费,不然的话,他们之中的多数人是上不了大学的。

“好了,你们几个就不用为难了!我现在有工作,赚钱了,我请你们!”

“那可不行!我们可以吃得不好一点,但绝对不能让女孩子请人!”

这一点粟素也是知道的,越是贫穷的人自尊心越强。

她知道今天要是不能有一个充足的理由说服他们,这顿饭肯定是不会去吃的。

“好了好了,不瞒你们了,是阿拜让我代替他请你们吃饭的。具体情况外面边吃边说!”

那几个愣了一下,互相交换了一下眼色,这才半信半疑跟着她进了餐厅。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