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4章 大事成定局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616字
  • 2020-05-31 10:57:30

真珍决定暂时放下孙子失踪这件事,按照规划好的方案继续工作。

粟素很平静的跟在听身边,这让她逐渐安下心来。

毕竟是过来人,她相信此时粟素的感应才是最准确的。

这个丫头在平时遇到这样的意外是最不能淡定的,现在能保持心静如水,已经说明了一切。

临出门前,真珍临时决定今天多加一个需要访问的人,那就是前外相波隆。

在之前预测的未来总统候选人之中,他没有把这个人列如其中。就因为波利在多芬公主那里出现,才让她感觉到这个人也是宠宠欲动。

之前她已经会见过所有知名企业家,结果让她异常的沉重。这些人明知道那些传闻是假的,面对面说的好好的,背地里还在运作竞买矿区废墟。

就连平时不涉猎采矿业的艾伦也被都城的商户推举为盟主,联合大大小小的商户,组合成一个大股东加入到竞买行列。

现在的情形有些失控。

作为发起人的北州城集团,因为购买土地的起价远远高于预算,到竞买报名只剩三天时间了,还没有正式报名。

作为第二大财团的南城集团自始至终置身事外,这还让她心里踏实一点。不然的话,淑蓉那个女混世魔王要是掺和进来,瓦罗经济就彻底要垮了。

就在他们如约到了第一个访问对象的驻地,乌青从后面的的车上下来,跑过来汇报:

“董事长,波隆很爽快的答应了我们去造访。”

“好的,你们做好准备就行。”

现任官府要员都比较傲慢,只是派秘书下楼来接她们。

这让真珍有些不高兴,并不是她需要那种被抬举的感觉,而是从这样的细节中就能看得出这些人的思维。

北州城集团占据瓦罗三分之一财富,无论纳税还是就业贡献一直以来都是首屈一指,前些年帝制的时候,先皇还年年都要接见她一次,而且是徒步亲自到皇城门外迎接。

现在的新官府名义上是代替民众官家,实际都在抢占公共资源为自己谋私利。

接见的程序跟预想的差不多,那些要员说的话也差不多,大都是劝她多出点钱。

造访这些人的时间要比预想的缩短了许多。

倒是临时决定见面的波隆很客气,不光下了自己办公楼,还提前站在大门外等着。

波隆卸职以后创办了一个非盈利性公益组织,现在才想起来,北州城集团多次给他们捐过款。

这次会面还算谈得投机,真珍就把在其他地方省下来的时间全用在这里了。

波隆个头不高,但很善谈。而且擅长顺着别人的喜好展开话题,然后再把对方吸引到自己的观点之中来。

这也许就是外相的特长吧。

不过真珍跟她会面,并没有预设的目的。只是因为阿拜的事件涉及到他的儿子,想得到一些线索而已。

意外的是谈话之后她才知道这个人看着低调,竟然也想参与明年的大选。而他所依赖的就是慈善事业,看样子现在又想利用皇族的影响在壮大自己的实力。

从波隆那出来,真珍给乌青安排任务,“尽快查一下最近皇家那边有什么动静!在邦比那里不要舍不得钱,他的调查能力很值钱的。”

“好的,董事长!”

“我们先回去,汇总一下今天各方面的情况,然后必须尽快做出下一步行动了。”

路上,真珍才问粟素,“还是什么消息都没有吗?”

“没有!不过没有消息就是最好的消息。”

粟素还是那样的淡定。

真珍长长的吁了一口气,现在他才知道自己这样的年纪什么都可以放得下,只是一旦涉及到亲人无论如何都淡定不了。

“你为什么这么说呢?没有消息有美食好!”

其实真珍能明白粟素的意思,但还是问了一句。

“古元探捕局的网站没有任何新进展,新闻也没有任何跟进消息。这就说明阿拜是安全的!你放心吧,婆婆!”

看得出来粟素真的是很冷静的。

经过这件事,她对这个丫头算是刮目相看了!

前几回出事,看见她不顾一切的样子,以为这丫头很鲁莽。现在才发现小家伙越来越像自己了,该闯的时候天不怕地不怕,该冷静的时候心静如水。

不过现在她自己真的无法静下心来。

现在面临的问题是瓦罗经济的全面垮塌即将到来,悲剧的是那些包括代总统在内的要员都以为企业只是企业家赚钱的工具,总是认为官府一次性拿到手可以用来改变民生,比一点点收税来得快。

他们哪里知道这种杀鸡取卵的做法会造成恶性循环的,瓦罗经济和民众生活即将面临灭顶之灾。

这一段时间的游说本来已经不再是为自己公司竞买采矿废墟而奔波了,而是期望能让他们停止这种引诱企业家花钱买灾难的游戏。

那些要员还是觉得她在为自己竭力争取利益,冷淡中甚至有些排斥。

“粟素,我要问你几个问题。好好地回答!”

“好的,婆婆,我会用心回答的。”

这时候她们两个人是坐在汽车的后座上的,粟素看了看真珍的脸色,就知道这是要问一些比较尖锐的问题了。

她先把婆婆的一直手拿过来放在自己的膝盖上,然后用自己的双手捧起来,这也算是一种让心灵相通的手段。

“假如这回阿拜真出不来,你能永远留在铜罗镇吗?”

“当然!阿拜在哪里我在哪里,那才是幸福!”

“那你怎么看待婆婆离开铜罗镇这件事情的呢?”

“我原来不理解的,自从到了你身边慢慢就明白了。婆婆跟我不一样,我跟阿拜是一起在铜罗镇长大的,我们的整个世界就是铜罗镇,而我的世界就是阿拜。”

“那婆婆有什么不一样的呢?”

“你是带着另外一个世界走到阿支爷爷身边的,而阿支爷爷也有属于他的另外一个世界,那就是铜锣山。婆婆这么些年一直在找寻让两个世界融合的途径,规划修复采矿废墟生态就是一种有效的融合方式。”

“谢谢你,丫头!你是第一个能理解我的。”

“婆婆,是因为遇到你,我在很短暂的时间内学会了好多东西。我原来总想着去迎合自己所爱的人,现在学会了该为他做点什么。”

“你真好!丫头,这阿拜该有多幸运。”

“我才是幸运的,上天让我生在铜罗镇,跟阿拜一起长大。然后爱上他,也爱上他的所有家人。”

“好吧,你说到家人了,那我们继续提问,你怎么看待淑蓉的?”

“淑蓉婶婶是另外一种性格,她选择的方式也就与众不同。铜罗镇原本不属于她!而端叔是她的丈夫,他当然要把属于自己的都争取到自己手里来!虽然有时候看上去不择手段,但无可厚非。”

“唉,她的随心所欲有时候是有严重后果的。你看见了吧?本来是好好的一次生态修复项目。可是偏偏因为她信口开河编出来的一些毫无根据的传闻就坏了大事!”

“婆婆,其实冷静想想这事一点都不怪淑蓉婶婶。明知道是无稽之谈,有人还愿意相信,这能怪得了她吗?即使没有这些传闻,新官府还会选择另外的一些渠道加以用的。”

“唉,你说的也对!这么些年我老看着淑蓉做什么事都不入道。不过生意做得还不错,对阿端也好,这些方面是很难得的。”

“这是到你身边以来第一次听见夸奖淑蓉婶婶,真好!”

“哈哈,你没见那天见了面她跟我说什么了吗?”

“哦,我记得啊,那天是在皇城墙外。她给你鞠了一躬,然后一本正经的说。‘感谢你照应我儿子长大!为了报答你,我会这照顾你儿子一辈子!’当时正在为阿拜担心没有感觉到什么,以后想起一回笑一回,哈哈。”

“你说说,这话说的有点正形吗?哪像一个快五十岁的女人!”

说着话已经到了北州城大酒店。

乌青一下车就跑过来想汇报工作。

“走,我们上去再说。顺便通知所有管事的人都到会议厅开会。”

上了楼,直接进了会议厅。

开会的人很快就到了。

“乌青,直接说,现在的新情况。”

“地价已经上涨到四百万瓦一亩,全部地面已经分成九个板块。竞买的企业包括我们在内已经由九家增加到十家,今天突然又冒出一家来。”

“什么来头?”

“这家企业名不见经传,据资料介绍总部在中州城。原来是开矿的,后来经营铜材初加工,废旧铜材回收加工。工厂设在壶镇。”

“这样的企业哪里来的这么多钱?”

“听说是集资拉股份,一万瓦起步,上不封顶。”

“天呢!这又得拉多少平民百姓下水。那我们现在就研究下一步到底该怎么办?”

这次他们过来吧总公司决策层的所有人都调过来了,原本是集中力量拿下这块废墟的,没想到官府会坐地起价,让他们进退两难。

“现在的地价已经跟闹市区的地价一样了,买下还得投资修复治理资金,这个项目原本是无利可图的,现在已经成了无底洞了!”

“是啊!地价本来就不靠谱,现在又增加了一家,估计价格还会上涨!”

这些人七嘴八舌光说现象摆困难,却没有一个人提出任何建设性意见来。

真珍显得有些烦躁,“粟素,你说说这种情况我们该怎么办!”

这话让现场所有人都一愣。他们都知道那个女孩子现在连正式入职都没有,本来是不可能出现在这种级别的会场的。现在董事长竟然点名让她说话。

粟素坐在董事长背后靠墙的椅子上是在做记录的,她也没想到会被点名,从座位上站起来的时候有些手足无措。

“到前面来说,心里怎么想的就怎么说!说错了也没事。”

董事长又给她鼓了股勇气。

“那我就说了!我觉得吧,我们一直陪着那些盲目的竞买者跟到现在,目的已经不再是拿下这块那么简单了。其实就是不想让那么多企业垮掉,我们吃点亏,把他们逼出去就行。”

说着这里,粟素侧脸看了看董事长的脸色。

真珍竟然冲着她点了点头表示赞同。

“可是那些人全疯了,根本没办法让他们清醒。那我们还不如就此放弃!明知道那块地里什么都挖不出来,还不如让给他们,等他们走投无路的时候再出手救他们一把也不晚。”

“你的意思是我们就此全身而退吗?”

“我们再走下去除了让地价再高点还能怎么样?”

“你们的意见呢?”真珍征求在场所有人的意见。

“我们同意退出!”在场的人异口同声。

让所有人意外的是,董事长现场宣布:

“那就定了,我们退出这个项目!”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