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章 荒唐的赌约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535字
  • 2020-06-06 17:52:18

“这个公主跟多比老头闹崩了!”

阿拜正昏昏欲睡,名盗突然出现。

口气就像是一个刚从壶镇集市上搭乘拖拉机回来的镇民一样,很平静的讲述着在外面的一些见闻。

“你是怎么知道的?”

“本来我是想乘前朝公主午休拿到她的手机,查一些线索,看有没有按到之类的。结果听到她跟多比在电话里吵架。”

“啊?背地里听一个女的打电话,合适吗?”

“傻小子!我是强盗,有什么不合适的!”

“哦,也对!强盗使用的是强盗逻辑,哈哈,我给忘了!”

阿拜感觉只要名盗一出现他的心里就一下子踏实了。现在看这个人,怎么都不想是一个坏人。甚至无法把他跟一个江洋大盗联系起来。

不过,就凭他在这个戒备森严的庄园里来去自如,就可以时时提醒阿拜,这个看上去老实巴交的老男人并不是一般人!

这样仔细一想就觉得世界充满了荒唐的色彩。

自己这么一个大活人竟然是这个老男人准备下手盗走的一件可以换到大笔钱财的物品。

而在多芬眼里他又成了一块毛石头,期望能雕琢成她希望的一件摆设或者挂件。

“阿拜,那我就好好的跟你说说他们为什么吵架吧!反正那个前朝公主已经急火火的跑出去了。多比生气了,要坐飞机回瓦罗。”

“名盗,你就省省吧!我可是对别人的隐私不感兴趣的。”

“我也不感兴趣,可是为了你,我还是硬着头皮把整个吵架的过程听完了。而且已经分析出一些问题的关键环节,对你是很有帮助的!”

“不会吧!一个是前朝公主,一个是前朝遗老,两个人吵架跟我一个从小地方出来的人有关联?那就说来听听。”

“我不是讲故事的,现在给你说的是根据他们说的话,总结出来的。请相信一个前国际大盗的逻辑思维!”

“这个我相信,没有逻辑思维,你不可能游走在繁华世界夺人钱财如探囊取物。”

“哈哈,你这文绉绉的总结好像是夸我似的!好了言归正传,不过现在多芬出去了!那个波利也跟着,多芬乱了阵脚,也没拒绝。”

“看来这个多比大爷对于皇家的人来说是很重要的,多芬竟然去追她了?”

“等你听完我说的可以知道多芬为什么回去追他了!”

“好吧,那你说吧,我尽量保持中间不插话。”

“该插话的还是要插的,免得我遗漏了什么,说不清楚!”

“那好那好,你请讲!”

“先说前朝公主多芬的想法,她日思夜想的是恢复帝制,而且自己想成为瓦罗帝国第一个女皇。背后支持她的是整个古元国。”

“多比不也是支持她的吗?我已经发现在她背后最卖力的就是多比。”

“多比支持的不是她,是皇家!因为皇家在,他才能在瓦罗体现出一定的价值。而皇家的人也习惯了靠他跟瓦罗社会打交道。”

“那他为什么不支持多芬做女皇呢?”

“我分析出两个方面的原因:一是皇家有组训,坚决不允许女人坐上皇位;二是多比认为恢复帝制已经没有任何可能。”

“多比的认为是对的!现在已经民主了,再恢复到过去那时候肯定是不可能的了!”

“你猜猜多比想干什么?你绝对猜不出来!”

“不会是他想做皇帝吧?”

“这老头想让你以驸马的身份参与总统竞选!”

名盗可能没想到阿拜的反应很平淡。

“哦,这样的话老头倒是跟我说过。不过我没有同意,他也说过不会强迫我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我觉得吧,多比的这个计划实现的可能性还比较靠谱,至少要比多芬想自己称帝现实的多。”

“可是现在看样子多芬就是皇家未来的唯一希望了,多比毕竟是一个管家身份的人。”

“这个你不知道,先皇对这个人是特别信任的。就在帝制结束的时候先帝把皇家所有的财产都交在多比手上,处理这些资产必须经过他的同意。”

“皇家的资产很多吗?”

“他们的资产是不参与排名的,不然的话可能仅次于北州城集团!”

“这么比较我也感觉不到有多少。不过,也算他们对多比是太信任了。万一这老头有外心,那不控制不了啦吗?”

“皇家的人本来对于制约臣民是最有办法的!他们规定了在国内的资产必须由先皇跟多比同时做出决定才可以动用。在国外的资产则是公主跟多比同时决定,多芬一个人连一分钱都不能动的。”

“不管怎么,这多比在皇家还真是举足轻重!”

“皇族养尊处优,有真才实学的人太少了!关键时候必须有多比这样的人才能保全自己!”

“唉,说了这么多也跟我没关系啊!他们吵架我也不感兴趣。”

“你这半天真没听出什么来?还是故意装疯卖傻!”

“难道多比让我参与总统竞选我就该高兴吗?一来我不愿意,二来也不靠谱!”

“喜欢不喜欢那是另外一回事,但我觉得这事还真有可能发生!你的品行好,心智高,要是我可以投票肯定会投给你的!”

“好了,我们不说这些不着边际的事情了。我现在关心的是有没有机会离开这个鬼地方。”

“你到底是没听开我说的意思呢?还是不喜欢这个话题!你要知道,自从你离开那个小镇起好像命运就不由自己掌握了!”

“我的意思是只要能尽快离开多芬回到瓦罗,什么都好!”

“唉,我们离开万罗几天时间,现在的万罗可不是原来的瓦罗了!”

“是发生了什么事了吗?”

“表面看还没有,实际上已经发生大事了!”

“那你赶紧给我讲讲,铜罗镇没事吧?”

“铜罗镇肯定没事,不过这事都是围绕铜罗镇而起的。”

“那到底什么情况,你倒是说呀!”

“现在仔细想想才知道这个代总统幻云还真是心狠手辣!为了在大选之前控制瓦罗真是不择手段。”

“怎么越说越越复杂了?代总统也拉出来了!”

“我以前从来没想过官方的事情,今天串联了一下才知道这事还真是复杂!那个幻云并不仅仅是敛财那么简单,好像是为了像削弱各大财团的实力。”

“他为什么要那么做?把瓦罗的经济搞垮了,竞选成功了又能怎么样!”

“先不说这些,你看我分析的对不对,说不定我以后还能给你竞选总统当个谋士什么的!哈哈,突然觉得阴谋也挺好玩的,特别是揭开别人底牌的时候很有成就感。”

“啊?代总统的阴谋就这么简单被人看穿了,那还算什么阴谋!”

“最关键的是这个代总统故意利用传言来推动事情向他想要的方向发展,一般人还看不出来,即使有人能看出来还不好干涉。”

“你就仔细说说吧,我感觉雨里雾里的,真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阿拜,你说你会不会成为瓦罗的总统?”

“肯定不会!这个我可以打赌。”

“那好,假如你成了总统要赦免我以前的所有罪恶!然后收我做为你的谋士和贴身侍卫。我不要什么待遇,只求老了你为我养老!”

“哈哈,名盗,你可不能跟那些人一样把这么大的事闹着玩!你还是想办法把我带回去跟第二富豪换钱吧。我心甘情愿,你也可以好好地赚一笔,两全其美。”

“咱就算打赌吧!假如你真当上总统,可不可以按我说的那样做!”

“为你养老,我不当总统也可以做!”

“我们现在是为你能不能成为总统而打赌!你既然说过自己成不了总统,那我赌你肯定能成为总统。你敢不敢对我做出承诺!”

“我肯定是敢!不过,即使是开玩笑也得讲究底线思维!你现在跟我说到底有没有做过伤天害理的事情?”

“你傻啊!我是大盗,对象都是哪些有钱人。把他们的值钱东西拿走,不影响他们生活水平,更不会闹出人命来。对于这个世界来说一点改变都没有,只不过把一件东西换了一个地方放而已!”

“那就好,我答应!不过我敢肯定,自己肯定不会成为官府的人,因为我真不喜欢!至于给你养老的事情,不管我以后干什么,都算数!”

“那我也做个决定,从现在开始正式金盆洗手,不干老本行了!南城集团的钱也不赚了,无条件无原则的跟着你,为你效劳!”

阿拜想着这是不是遇到一个假名盗了,开玩笑也没有这么不靠谱的。

不过他没敢说出来,因为这时候名盗满脸的严肃,竟然面对着一个方向,双手抱胸很虔诚的在那里默许着什么。

许完了再转过身来的时候,像是完全变了一个人。

“阿拜少爷,我叫冰克。以前的那个江洋大盗已经死了!”

“不会吧?你真这样,弄得我都不知道该怎么是好了!”

“阿拜少爷,你为瓦罗作的第一件好事是让一个江洋大盗改邪归正!”

“我现在想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你为什么会突然这样。我还是觉得你坐大盗我心里踏实一点。”

“我说过的,我们以前每一次作案都是有谋划的,甚至连失手后判几年都想好了。今天我第一次分析大形势,突然间就意识到,将来要救万罗,必须有一匹黑马突然出现。”

“你的意思是我就是那黑马?”

“我就问你,假如有一天瓦罗处于危难之际,而只有你可以拯救。那你会不会勇敢的站出来?”

“当然会的!我估计不管是谁都会那样做的。”

“那我就告诉你,我是在刚才想问题时才突然意识到的。明天大选,候选人十一个人。其中各个州城推举一人,共六人,剩余名额将从现任官员中推举。”

“哦,这里面有什么问题吗?”

“有问题!官方的候选人之中基本上没有人可以跟幻云抗衡。只有州城选上来的人竞争力很强,因为他们一般都是经济界的,除了纳税还能解决大批人员就业,这类型的人最容易拉倒选票!”

“听说第一富豪真珍老太太七十多岁了!不会参与竞选吧?”

“可是这么一个人不可能没有继承人吧?如果到了明天这家公司推举出一个年轻而且品行让人信服的人出来,那胜算就很大了!”

“也就是说,这个代总统是故意想搞垮这些企业?这样做未免太过分了吧?”

“现在没有人能看得出来,等到有人看出端倪的时候就已经晚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