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章 与盗贼交心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241字
  • 2020-06-06 17:52:20

在铜罗镇生活,没有人说起她母亲的事情,有的人其实是压根儿就不知道。所以阿拜一想起在外的父母就会联想到镇上那些在外打拼的其他父母那样,活得艰辛而谨慎,多少都有些恓惶。

所以根本不会幻想到母亲会是瓦罗第二富豪。

于是当那个名盗说起一个叫淑芬的人,他就感觉这是一个跟不自己毫不相干的陌生人,感觉她可能也只是想得到小铜锣而已。

阿拜不明白的是那个名盗竟然对自己好心提供的办法一点都不领情。

“大叔,按照我的法子,保证你能顺顺利利从这座庄园大大方方出去的。”

“我从这里出去又能怎么样?怎么上飞机,怎么回到瓦罗去!我们这种工作本来是暗中才能显出本事的,按你说的那样做,等于是公开跟官方还有那么多的同行挑战了。”

“那我就帮不上你了!”

名盗显得有些烦躁,“看来这一生就这样了,重出江湖的可能性没有了!”

“大叔,那样的声誉对于你们也很重要吗?”

“当然很重要!要是在早先时候,其他这些同行听见我先到了这地方绝对不会跑过来跟我抢饭吃的。”

“看来您原来在这行业中地位是很高的了,那你为什么会贸然动了盗取大铜锣的念头了呢?”

“这也是一样的道理!如果不参与,那以后我的地位就会被得手的人取代,今后的日子一样难过。做什么事情也不容易啊!”

“不是,大叔!我就想不明白,你们做这一行不就是为了维持生计吗?已经很有钱了,衣食无忧了还想出来冒险,这是为什么呢?”

“唉,人心就是无底洞啊!永远没有满足的时候。你说那个叫淑蓉的女富婆,那么有钱了还想占有你的小铜锣。她这又是为什么呢?”

“那个富婆到底有多少钱!”

“据去年的排名统计她的身价是一百万亿,其中还有很多藏品外人无法统计到。”

“第二富豪都怎么有钱了,那真珍老太太有多少钱?”

“公开的数据是千万亿,占据瓦罗三分之一的财富。”

“看来这个第一富豪是真有实力出钱用来修复矿区生态的。已经是第一富豪了,而且与第二之间悬殊那么大,不会再为金钱而贪婪了吧?”

阿拜说出这句话就又想起白天碰见的那一帮子人,号称是真珍派出来保护他跟小铜锣的。

“我就是跟着北州城集团那些人才找到你的!要不是他们,我在这里人生地不熟的,语言又不通,找到你真的很不容易。”

“我感觉这个真珍老太太绝对不会觊觎我的小铜锣!我看了他们的生态修复报告,没有一点想从废墟里面找钱的可能。”

“我倒是查过过了,那些人还真不是道上的。现在看来有两个可能,一是这些人假冒北州城集团集团意图骗取你的信任。当然真是真珍派出来的也有可能,他们可不一样,有可能会直接毁掉小铜锣!”

“为什么!他们为什么要毁掉小铜锣?”

“瓦罗的高级经济学家分析过的,这个北州城集团确实不会花巨资开采铜矿,因为他们是靠进口铜材来赚钱的!而且这么些年瓦罗铜材的需求还在增加,资源却越来越少,成本越来高。”

“就是说从经济角度上来看,进口铜材的生意要比开采赚钱容易的多。”

“就是因为这样,真珍老太太想毁掉小铜锣的可能性就很大!因为据传说,要想打开铜罗镇周边的宝藏,必须用小铜锣来作为钥匙。”

“也许我们年轻,但是按照科学规律,这种传说简直是无稽之谈!”

“哈,奇怪的是那个有些刁钻的第二富婆淑蓉发表过声明,明确态度不参与采矿废墟竞买!而且有理有据的说明那些传闻都出自她本人之口,当时没有恶意,只是想得到铜锣山上的大铜锣。”

“那她为什么还要花那么大的代价得到小铜锣呢?而且看样子是像完整无缺的得到。”

“我相信淑蓉的声明是真的!因为有些轨迹只有我们这些人才能知道,至于她要小铜锣可能就是因为她痴迷收藏。不光这些,她到现在都对铜罗镇上的那面大铜锣念念不忘,好几次她通过官府想出重金把镇上的人都搬迁出来。”

“其实经你这么一说,我感觉无论淑蓉还是那个真珍老太太都属于好人!”

“唉,你不知道,瓦罗最近真的乱了!好多有点钱的人都出来参与竞买那块土地。那些小企业,一家钱不够,就几家绑一块买。还有的是到处高息吸收存款,多半的万罗都参与进来了,大部分的钱都集中到这件事上来了。”

“怪不得多芬公主和多比要在这个时候加强做舆论宣传。看来瓦罗的乱局对他们来说是有机可乘了!”

“不光皇家在搞舆论攻势,真珍也把各大电视台的广告时段全包下来了。专门用来告诫那些想参与竞买的人,和所有为这桩生意投资的人,搞得他们现在跟总统府的关系很紧张。”

“可惜我看不到他们怎么宣传的,不然的话也可以在这里声援的。”

“不会吧,年轻人,现在有一部手机就可以看到全世界新闻的。你不会是连这都不知道吧?”

“唉,不瞒你说!现在可能在外界以为我是驸马,其实跟被人绑架差不多的。手机不能上网,电视和电脑也是受限制的,瓦罗新闻根本看不到!现在我的生活其实等于是与世隔绝。”

“怪不得你想离开这地方!这个问题很简单,我手机里面有两张卡,可以送你一张。”

“谢谢你,大叔。我现在是担心你下一步该这么做!”

“我的事情你不用考虑,因为现在看来把你跟小铜锣一些交给淑蓉的难度是很大的。主要这是在国外,带一个大活人出入境是相当难的!”

“唉,那就慢慢想办法吧!你不累吗?要不要睡一会?”

“没事,我可以白天睡觉的。这一会我已经决定了,这次进到公主庄园里来就不能出去了。要做好长期潜伏的准备,跟外面那些人耗一耗,看谁的耐心大。”

“可是这里面只有我一个男的,庄园来来往往的全女的,你潜伏下来是很难的。我倒是可以帮你打掩护,可惜的是我在这里并没有什么地位。”

“我说的潜伏是真的潜伏,谁也发现不了!这一点你放心。等天亮了,我要给淑蓉发信息协商一下,虽然短时间不能把你跟小铜锣一起带回去,至少我可以保护你的!”

“大叔,你这样的话,我心里就踏实了!至少我以后不会再孤独了。”

“你也不用感激我,我是为了八千万!并不是真对你好。”

“哈,那也一样,反正我是有人保护了!”

“唉,你这个傻小子。这种环境下都能换角度为自己开解,真的是很难得的。如果大难不死,将来肯定是一个了不起的人物!”

“大叔,能做到真阳其实很简单!我们一生下来就在那个闭塞的小镇,身边的好多人都是在苦难中生活的。现在至少吃得好睡得好,不管什么时候人应该知足!”

“唉,并不是谁都能有这种心态的!不信你以后看看那些跟你一样从小镇出来的人,敢肯定他们都不可能有你这样的心境。”

“我现在都不知道还有没有可能见到他们了,世界这么大,我可是越走越远了!”

“世界其实也不大,你昨天的演说估计现在瓦罗的人都可以看到了。”

“是吗?能看到就算我没有白讲了!不过,粟素看到我会不会误会我真跟多芬怎么了。”

“粟素?就是那个脖子上也带着小铜锣引诱群盗离开帝尊界的小姑娘吗?”

“是啊!我想不明白,她怎么会有小铜锣?”

“一看就知道那是赝品,不过既然有赝品那就说明制作的人是按照真品来制作的,也就是说真珍老太太手里也有小铜锣。”

“你是说粟素跟真珍在一起的?对对对,我们那些小伙伴都应该在北州城大学上学的。”

“据情报证实,那个小姑娘号称是真珍的娘家侄孙女。”

这让阿拜有点意外,粟素家有这么一层关系,却从来没有听她说过。

可是想想又不像,粟素家要是有怎么一门亲戚,她爸妈不可能那么辛苦的。

不过他相信这个真珍老太太跟铜罗镇肯定是有些渊源的,不然不会对修复生态那么义无反顾。而且特意派了那么多老师去铜罗镇给他们当老师。

不过这时候她突然想到一个问题,“大叔,我白天去外面演说,你难道没有机会下手吗?”

“唉,那些场合外面可是有军士把手的,一旦有风吹草动就会死于非命!其他那些同行虽然整天都在周边转悠,但都不会轻举妄动的。”

“那我就真没办法了!天快亮了,我白天还得去演说。不过一晚上没睡好不会影响的,时间长了就不行了。”

“我突然想到一个办法,咱们俩这么投缘了。你干脆就把小铜锣送给我,这样就可以带回去领钱了!带你个大活人回瓦罗有难度,带一件宝贝回去还是有把握的。”

“这不可能了!我已经对这宝贝许了愿,而且决定连同诺言一起送给粟素。也就是说,这宝贝真正意义上已经属于她了!”

“我是跟你开玩笑的!那淑蓉出八千万可不仅仅是要小铜锣,她还要你这个人。特别嘱咐,连一跟汗毛都不能伤着。不过看你说起那姑娘的表情就知道是个情种!有一件事我要提醒你,情种的下场一般都不会好!”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