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6章 名盗面对面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648字
  • 2020-05-22 15:47:06

虽然阿拜还没有弄明白多芬跟她说那段初恋到底是什么意思,但心里突然间觉得好轻松。

他想的是如果这两个人能旧情复燃了,那自己不就可以解脱了吗?

因为他看得出多芬是很珍惜他们那段感情的。

于是,阿拜开始期待那个叫波利的男孩子能早一点到来。

多芬毕竟是个女孩子,这件事让她感觉肯定是挺沉重的。所以大致讲完以后,她自己就不愿意再说了。

两个就各自回到自己的房间。

不过。今天这住处跟前段时间的房间还是有区别的,在那边的时候整个房间内外是空荡荡的。

因为庄园里面除他之外所有人都是女的,平常她的房间里就他一个人。

周边也很难看到人影。

在这里就不一样了。

楼下是多芬,楼上是服务人员的住处。

而且跟她一层楼的还有人。

他的房间只有一道门,向着北边的走廊。

正对面是一个小房间,门是大开着的,门口放着一把椅子。

一个穿黑西服的保镖晚上还带着墨镜,在椅子上正襟危坐。

房间里面有两张床,上面躺着两个睡觉都不改装扮的女保镖,一看就知道这些人随时都会翻身而起。

也就是说,这道门连苍蝇都休想飞进去。

这个房间是大套,窗口全部向南,中间是客厅一,直通到南边,是那种整块玻璃的大窗子。

左手边是浴室,右手边是卧房。这两间房的窗子也是向南的,跟客厅的几乎是连在一起的。

从窗子往外望,对面是一座连绵的假山。

仔细看就能看清楚,东西拐角各有一个哨位,而且是暗哨,一边一支狙击枪,对着这个窗口位置。

再往南边就是整个庄园的南门,围墙虽然比其他地方的低一点,但是围墙外就是庄园防卫营的营地,房顶上架了武器。

阿拜还能想象得到暗中肯定应该有好多一般人发现不了的防卫措施。

因为这里的服务人员,也就是多芬说的下人也并不是都城那边的人,一个个都很陌生。

这些也可能是因为那些追踪他的江洋大盗出现而采取的特别防卫。

他不由的为那些盗贼捏一把汗,本来平时的防卫就够严密的了。站在围墙上面,这个庄园就成了开阔地,几乎是一览无余。而且一到黑夜,庄园里的灯比白天还亮。

现在又明显加强了许多个级别。

他甚至有些失望。原本希望这个庄园里面能发生点意外的,不管是什么样的事情,总比现在这样死气沉沉的要好一点。

现在看来不可能发生什么的了。

他就洗澡上床,躺着看书。

窗帘本来是很厚的,拉上的话完全可以把外面的光线阻隔起来的。

但是阿拜情愿在床上一抬头就能看的很远很远。

他强迫自己先把心静下来,然后看书。

到最后就不知不觉睡着了。

其实房间里进来人的时候,他感觉到了。

那人先把房间里的灯关上,接下来是把窗帘拉严了。

让他没想到的是那人竟然又把房间里的灯打开了。

虽然他不感觉害怕,但还是止不住心在咚咚咚的跳。

他不知道这个强盗会怎么把自己带走,或者会把自己怎么样,所以才会心跳不已。

不过他还是尽量不让自己出动静,装作睡得很沉的样子,也算是对他们的一种配合。

“唉,你也就别装睡了!早就知道你已经醒来了。我现在只是想知道在卧房里说话,走廊里面听不见吧?”

那人的说话声音很低,但能听得很清楚,而且他已经听出来了就是白天见过的那位自称为名盗的人。

阿拜把盖在头上的被子揭开的时候就看见一个十分精干的那种瘦老头四平八稳坐在床对面的沙发上。

“没事的,廊道里面的护卫只管那道门。而且这房间的隔音是相当好的,里面又是恒温空调,可以说是密不透风。”

阿拜笑着告诉他。

那人却满脸的诧异:“我现在是奇怪你看见我突然出现在房间里怎么就一点都不害怕呢?”

“哈哈,你白天不是说了要过来的吗?况且你又不杀人!我害怕什么?我还奇怪呢,外面防守那么严密,你是怎么进来的?”

“唉,具体怎么进来就不告诉你了!不管什么行业都有自己门道。不过进来容易,空着手出去也容易。可要是把你带出去还真不是那么容易的。”

“为什么?我保证不会反抗的。哦,对了。是不是我有点重,你带不动?”

“我怎么感觉你好像很想让我带走你似的?”

“我已经习惯了!知道反抗也没有用的。”

“唉,我以为今年终于可以重出江湖了!现在看来希望是越来越渺茫了。因为兆头就不对,总是遇到一些奇葩的人和事!”

“不管什么事清其实不能太执着!需要说明一下,这是我从书上学到的。因为我不知道这种时候该安慰你呢还是怎么才好。”

“好了好了,我现在也不知道该怎么好了!好不容易进来了,才知道根本不可能完成任务。”

“你怎么进来怎么出去不行吗?我真不会给你捣乱的!只要你能带我回到瓦罗去,也算帮我一忙。”

“小子哎,我可是强盗!你竟然选择信任我?再说了,你不是要成为那个前朝公主的驸马了吗?我把你带回去是卖钱的!”

“我现在已经分不清好人跟强盗到底谁好谁坏了!有些时候强盗直来直去,想达到什么目的是明着来的。反而是那些表面上跟好人似的,实际上说一套做一套!”

“这句话我爱听!要是在前些年,我一定要收你为徒!”

名盗先过去把卧房的门打开,又出去把客厅的门锁认认真真检查了一遍,然后竟然像没事人一样往浴室那边去了。

只是走到那边的门口又返回来,压低声音问他:

“里面有没有没穿过的或者洗干净的衣服,我想换一换!反正没事干了,还不如洗个澡再说下一步怎么办。”

“估计全是没穿过的,你随便换吧!那我接下来该怎么做?”

“你怎么做那是你的事情!我的雇主要求把你完好无缺带回去,连一根汗毛都不准伤,那我也不能把你怎么样!不过再怎么我也是强盗,你可以选择叫人,或者报官,都是你的权利。”

那人说完竟然头也不会真去洗澡了。

阿拜就把睡觉的时候落在床上的书本捡起来,本想看一会的。真拿起书来才知道这种时候是绝对看不进去的,那就只好闭目养神了。

那位名盗也真算是艺高人胆大,消消停停洗了澡,还趿拉着拖鞋慢悠悠的出来。

随即又把卧房的门轻轻关上。

“这套衣服我可一会要穿走了!我身上那一套已经毁尸灭迹。”

“这没问题!只要你喜欢。”

“哎,我在这里你是不是睡不着了?那我们还不如说说话。”

“这不是在等你安排吗?如果你今天晚上劫走我,那明天就不用出去干事了,睡不睡的无所谓!要是你半途而废,那我还得好好睡一觉,白天还得继续做事。”

“现在的问题是我带不走你,暂时也不能走!而且还不能睡觉。只能麻烦你跟我说说话了!”

“那好吧?我也穿衣服起来,我们坐一起说话听得清楚一点。”

阿拜翻身坐起来,穿了衣服然后从床上下来。

卧房里正好有两个小沙发,名盗已经坐了一个,阿拜就在另一个沙发上坐下来。

“这样的时候,能有酒喝就好了!”

“我可以去拿的!不过平时不喝酒,我担心她们会起疑的。”

“那就算了!你很聪明又没有坏心,这让我有点不知所措,我们这种人最不喜欢跟佛系的人面对面。”

“客厅里有水果,我去拿一点进来?”

“还是我去吧!我担心你弄什么动静来,你不要误会!不是不信任你,这是专业能力的问题。我可以做到无声无息的把东西拿进来。我知道客厅门外那些人可不是省油的灯!”

这时候也不便问人家姓名,阿拜只能在心里一直称对方为名盗。

那名盗一闪就不见了,转眼就又出现在眼前,只不过手里多了一大盘各色水果,外带一把水果刀。

“我们还是说说话吧!这样闷着真的很难受。”

名盗把水果放在沙发中间的小桌子上,随口说了一句,让人感觉到一种失落。

“可我们两个要想有共同语言,就只能说你今天的行动,为什么会半途而废!”

“说就说吧,我先告诉你我此行的来龙去脉。所有的一切其实都是那个叫淑蓉的女富婆引起的!”

“啊?难道你们之前也有过交集吗?”

“是啊,大概是二十年前,她散布出消息,要高价收购铜锣镇的一面大铜锣。出的价格很惊人,那数额可能是我们忙活一辈子都得不到的。”

“你们就那么相信人吗?万一到时候她不给你那么多钱怎么办?”

“我当时考虑过的。她虽然只有二十出头,而且放出来的话很猛,她说谁要是盗不出来从此就不要再江湖上露面了。当时我找行家咨询过的,那面大铜锣确实是价值连城的!”

“我是铜罗镇长大的,那铜锣只不过很重,一般人拿不动。可是并没有人特别的守护啊,怎么总是听说有人盗,但最终也没盗走!”

“很邪门!具体的情形现在提都不愿意提。总归我们用过各种办法,都没能把那东西盗出来,最后就全部隐退江湖了。”

“那是不是我跟小铜锣一起出现之后又把你们吸引出来的?”

“可惜的是我们去的人太多了。上一次盗大铜锣大概世界上所有有名气的大盗都参与了,也几乎全隐退了。结果这次所有人同时出现,针对一个目标,自然是又一次失败。”

“那今天呢?是不是那些人又都来了?”

“是啊,本来女富婆只约了我一个人的!你知道她出多少钱?”

“我想不来!”

“她出价八千万!”

“哦。”

“你知道八千万有多少吗?怎么就轻描淡写的哦了一声。所有人听见这数目都会两眼放光的!”

“八千万是给你的,我放什么光!”

“天呢,那种放光是条件反射!常人都会有的,跟谁的钱没关系!”

“大叔,我脖子上的这件宝贝要是主动给了你说的那个富婆,她给的钱肯定不至于就这八千万吧?”

“那倒是!”

“那我还还有必要放光吗?”

“好吧,我被你打败了!”

“那你就继续说吧。”

“现在的问题是其他人都想着对付我,他们在各条出路都设了埋伏。只要我把你带出去,就会被人半路截走的,我可是一个人来的。那些人是有准备的都有帮手!”

“我倒是可以给你支一招。等天一亮,那些强盗都散了,你就用这把水果刀劫持我,很容易就出去了啊!”

阿拜很平静的对他说。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