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4章 找到了方向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384字
  • 2020-05-20 13:07:34

阿拜从浴室出来换了衣服,再见到多芬的时候心情是很平静的。

因为就在这一会的功夫他认定了一些事,也认准了今后的方向。

既然自己的将来是跟这个没落公主多芬没有任何的瓜葛的,那何必强求她呢!

两个人早晚会分开的,她是好是坏又跟自己有什么关系呢?还不如做点有意义的事情,不要把任何不良的情绪留在自己的心里,免得误了正事。

既然已经认定了生活的方向,那就要树立一个目标,从现在开始为铜罗镇做点事情。

回想起来当时布巴校长对他们千叮万嘱出去了要去北州城,看来是有一定预设的,包括他们到铜罗镇任教这么些年。

他查资料才得知,这个北州城集团老板也是北州城大学的老板,这个学校最知名的专业就是生态修复。

看来现在粟素和其他小伙伴们应该都已经都在北州城了。

这时候就对于这些老师和校长那么长时间坚守铜罗镇的意图就有一些线条了。可以看得出他们跟这个北州城集团是有直接关系的,不过现在能确认的是这种关联没有恶意。

也许就因为他们生于铜罗镇长于铜罗镇,对这片环境有骨子里面的那种关切,所以才适合培养成做这些事的中坚力量。

这样分析的话,那就合情合理了!

他再一次后悔自己没有去北州城了,现在看来因为自己的随意,可能辜负了一些人,特别是陪伴自己一路成长的校长和老师。

阿拜上了车的时候,多芬才给他解释为什么突然看不到瓦罗新闻的原因:

“这跟我们没关系,是瓦罗那边封闭了所有的新闻,也封闭了这边的新闻传到那边去。总统府显然已经看到了我们的舆论攻势,这对于他们圈钱很不利!”

不管她说的是不是真的,阿拜觉得至少是有可能的。

而且他做出决定了,以后不管多芬怎么过分也不会跟她一般见识。

见阿拜不说话,多芬又强调了一遍。

“真的阿拜!我没有骗你。”

“好吧,我信你了!”

“那你也原谅了我了吗?我刚才可是道过歉了的。”

“我一直也没有生气啊!这点小事不值得生气。”

“你真好,阿拜!我以后不会再任性了。”

“你说吧,要我怎么参与你的事业。”

“我希望你今天跟我一起去参加活动,先不露面,好好看看我是怎么演说的。给你一份讲稿,你边听边看着。什么时候觉得自己可以了,就上台接替我。”

这倒是有点出乎他的预料,不过只要是能表达正义的声音,他是愿意参与的。

演说并不是什么难事,中学的时候他也演讲过的,虽然场上只有十几个人,他觉得道理是一样的。

只要能做到不怯场,只要能保证思路敏捷,口才流利就可以。

最重要的这是一种话语权,只要是自己愿意说的,肯定也是一种享受。

“好的,最主要的是我只会说瓦罗语。古元人应该是听不懂的吧?”

“我们演讲其实是为了给瓦罗人听的!而且在场的大多数听众也是瓦罗人,或者是瓦罗侨民。语言不是问题,而且使馆有专门的童声传译会跟着外面的。这些你放心!”

“那就好,我估计听你演说一场之后我就可以上台。”

多芬松了一口气。

“谢谢你,阿拜。你能帮忙,我就没有那么累了!”

“没事的,只要是我喜欢做的愿意做的,而且是好事的话,我会不辞劳苦的!现在我可是什么都没有,就是精力旺盛一点。”

阿拜的态度让多芬很开心,从大沙发上转回身来笑着跟他说话。

到了目的地,见到了多比,阿拜也没有表示出反感来。

很短的时间他已经学会了不再意气用事。

在这家会堂的后台,阿拜提出一个要求:

“让我到台下跟普通听众一样坐着听一场多芬的演说,有利于尽快掌握听众的心理。”

他知道多芬背后的人其实就是多比,所以他是在这两个人都在场的时候提出来的。

多芬就用眼神征求多比的意见,多比想也没有想就说:“这样最好!不过需要化一下妆,免得人们认出来节外生枝。”

多芬赶紧给自己的形象设计师打电话。

人从那边赶过来的时候,多芬已经上台了。

不过有一个黑西服保镖已经在一个不显眼的地方帮他占好了位置。

形象设计师的水平绝对是一流的,很快就把他变成另外一个人。

只不过那两个黑西服保镖依然跟他形影不离。

等他坐到座位上以后,那两个人就站在过道里去。

虽然看不清墨镜下面的眼睛,但是他知道自己只要一离开座位,那两个人就会立即行动的。

在台下听多芬的演说效果比电视直播感觉要好一点。只不过演说的本身比起上次来说就少了一点情感,至少并没有让他产生上一次的那种激情彭拜的冲动。

演讲到了中间段,有好多人就走了。

阿拜身边的好多座位都空开了,不过这样的演讲是不用门票的,走了一些人,又进来一些人,总归空座位还是越来越多。

对于阿拜来说,听这么一会也足够了,他已经从多芬的演说中听出哪些是需要自己汲取的,那些地方还需要加强。

他觉得自己完全可以操控演讲现场了,所以就决定等这场完了,他就上场。

这种演说节目的高潮其实是最后媒体和听众像演说人提问。

到了这个环节,现场就比较热闹,甚至有些混乱。

因为好多人都想抢到提问的机会,不光把手举得很高,有的还站起来。

这时候架设在场上的摄影镜头也会不停的变换位置在问答两方之间不停的切换。

阿拜不需要取得提问的机会,依然安安稳稳坐在座位上。于是就被那些人遮挡到连舞台都看不见了。不过问答的声音还是可以听到的。

他就安安静静的坐那里,总结普通听众喜欢什么的话题,媒体一般又会问什么样的问题。

每一个问题出来他瞬间就会想到自己该怎么回答,然后再跟多芬的回答进行比较。

用最短的时间分析出谁的回答更有逻辑性和说服力。

他正在很投入地做着这些别人看不见的工作,突然发现邻座的一个男的拽了拽他的胳膊。

“不要转身,也不要掉头。说话就行!我是我瓦罗那边的人,北州城集团住古元办事处的,接下来我问你回答就行。”

“你就不可以等到演讲会晚了再问吗?我现在很忙的,别看我坐在这里,大脑里面在做着好多事情的。”

“再很难找到机会的!好不容易才有了这么一个接近你的机会。”

“我也是很难得的,我坐在这里是为了学习演说的。我在总结怎么应对即新提问,你这样扰乱是不是很不礼貌!”

“对不起!没办法。我们是有任务的,董事长让不惜一切代价保护你。现在想知道是不是有人劫持你?是的话我们会想办法帮你的。”

“你们到底是谁?想干什么!”

“我们先确认一下,你是阿拜小少爷吗?”

阿拜不由的一震,止不住侧脸看了一下身边的这个人,是一张没有见过的脸。

“那你先告诉我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阿拜小少爷,我们看出来了,那边的两个穿黑西服戴墨镜的女的一直在盯着你,而且一看就是高手!所以请你最好不动声色。”

“你们先回答我的问题,我想知道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董事长给我们下了死命令,一定要保护好阿拜小少爷和你身上的小铜锣。”

阿拜又一震,一听说到小铜锣就知道自己这是又遇到麻烦了。

不过他知道这样的场合,不会轻易被劫持出去的。为了防备瓦罗总统府的暗探,多芬的身边的防卫级别是很高的。

“告诉你们吧,你们认错人了,我不是什么小少爷!也没有什么小铜锣,我只是来听演说的普通听众。”

“阿拜小少爷,我们也是重任在身的。董事长说了,你要是在古元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们可就回不到瓦罗去了!回去也得死。”

“这跟我有什么关系!我跟你们董事长半毛钱的关系都没有!”

“不会吧?我们的董事长可是瓦罗最有钱的真珍女士!听说你最近出了一些事,董事长好几天没有好好吃饭了!”

阿拜听着差点笑出声来,这些骗子的手段也太拙劣了吧!真珍老太太跟我什么关系,会因为担心吃不下饭!

而且因为这些人的出现打乱了他做正事的节奏,有点恼火。他甚至准备给那两个保镖发信号,不过还是忍了。

这会跟他说话的是右边的人,没想到的是左边的另外一个人也跟他搭话了。

“我才不管你跟谁有没有关系,我可是南城集团老板花重金雇佣的世界名盗。现在大白天把你盗走担心伤及无辜,更怕伤到你。今天晚上我会进到公主庄园把你偷出来,带回瓦罗的。”

“你们这些人都疯了吧!做见不得人的事还要把瓦罗首富和第二富豪搬出来。就不想想,我要是跟他们有什么瓜葛怎么会落到背井离乡的地步!”

说出这句话,他又觉得不妥。这样说等于是明着告诉他们自己现在是身不由己,反而会给他们造成可乘之机。

“你们就不想想,这可是在瓦罗帝国公主的安保范围内的,奉劝你们不要有任何歪心事!免得自讨苦吃。”

“呵呵,我可不干傻事!因为我见了你也认不出来,就只有跟着他们,现在确认你是我要找的人了,我可回去休息了。晚上我们公主庄园见!”

那个自称是名盗的人说完这句话就真离开了。

“阿拜小少爷,我们是大集团公司的高级白领,做事可是光明正大的。你不信任我们没事!可以先把联系方式说一下,或者我把董事长那边的联系方式告诉你。你直接跟她联系,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阿拜实在不想跟这些人纠缠了,便站起来准备离开,边冲着保镖那边摆了摆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