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0章 戒备很森严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465字
  • 2020-05-16 01:51:35

阿拜决定当天后半夜逃走,他那部手机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作为闹铃,准时在凌晨一点把他叫醒。

外面很安静。他也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带,只有贴身装着的身份证明和护照,还有脖子上的那面小铜锣。

自从因为小铜锣而给自己带来一系列波折以后,他轻易不在对着它许愿了。

而且现在好多人觊觎这件宝贝,他就把小铜锣的链子放到最长,从外面看就是挂了一根皮革结成的项圈而已。

好在多芬好像对小铜锣并不感兴趣,不然的话按照她那性格可能早把这东西抢走了,她才不会管强行抢走会不会造成什么后果。

阿拜本来是想穿自己的那身衣服离开的,但香兰告诉他,公主说是太脏了,已经让她把那些东西全扔掉了。

好在多芬让人买回来的这些衣服都很合身,逃跑的时候也不会绊手绊脚。没法子,落到这地步也顾不了那么多了。

阿拜就那么从房间里出来,小心翼翼的往前走。

让他没想到的外面亮如白昼,就好像不用花电费似的,到处都大大小小的灯。

那个叫香兰的女佣人坐在他门前的一把椅子上打瞌睡,他出来的时候明显是醒了,但只是看了他一眼,继续去打盹。

“这么晚了,你怎么还不去睡觉?”

“少爷,今晚我值夜。”

香兰回答完他的问话就又顾自己打瞌睡去了。

阿拜想着坐在这里值夜不就是看着我的吗?

看来不能跟她再搭话了。

他往右边的那栋房子看了一眼,就准备正式开启逃跑计划。

那栋房子是多芬住的,现在才发现那房子的外形有些奇特,仔细想了一下就明白了是瓦罗皇宫的造型。

离开皇宫从一道暗道坐车出来的的时候,他回头看过一眼皇宫,就记下了整个外形。

房间里面都有消防避难使用的地图,他已经看清楚整个区域的地形。

他们住的房间都是背北向南的,南边是通往外界的正门,是昼夜开启的。但他当然不会选择从这里出去,因为一般情况下这样的通道防守是最严密的。

另外还有三个通道,北门是一般不开的,特殊情况下才会开。东西门一般是运送物资,还有往外运垃圾的时候才会打开的。

他当然不会从某一道门出去,这是在逃跑,当然不能走正道。

要想走必须翻墙而出,因为墙外就是古元都城的大马路。

他知道自己的护照在出境之前是有过合法程序的。也就是说,只要到了外面他是可以按照当地的法律寻求保护的。

而且他知道瓦罗共和在这里是有办事处,到了外面找到他们并不难。

他先计划一直向东,然后半路折返再向西,最后其实是向北,选择一处可以翻越的角落翻出去就算大功告成。

具体的计划他响了好几个小时,总觉得已经很周密了。

然而,当他走到一片开阔地往远处望了一眼,才知道自己的计划看着合理其实根本不可能实现。

因为他已经很清晰的看到了外围竟然被高墙包围着,上面有岗楼,有游动的哨兵,探照灯不停的再转动方向搜寻着每一个角落。看装备就知道守卫这个地方的是正儿巴经的那种武装人员,荷枪实弹,防卫标准并不比瓦罗皇城的低。

看到这一切,阿拜连再往前走的勇气都没有了。

他在路边的一把长椅上坐下来,不由的叹了一口气。

不知道这是怎么了!刚刚出来就遭遇到了这么多的磨难。早知道外面的世界如此的不友好,当初就不应该出来。

这时候他突然发现多芬的这个看似庄园的地方在建筑格局上竟然是有独特之处的。

整个范围竟然是一个浓缩的瓦罗版图,这一点在他们小学的说话学过的地理上面就很熟悉了。

仔细一看,每一座建筑群也是有标记的,他现在住的这个区域竟然都城。

再往北就能看见中州城和北州城的标识。

而且南州城、东州城、西州城等六大行政区域首府的外形都跟真正的城市差不多,至少标志性建筑都一样不缺。

忽然觉得在都城与中州城之间应该有铜罗镇和周边的矿区废墟才算完整的版图。

他跑过去看了一会就发现竟然没有。

对他来说那是自己生命的起源地,但却很随意就被别人忽略掉了。

突然之间就又开始思念那个原本破落的小镇,曾经总是把自己在未来的规划中毫不犹豫遗弃了的,现在却发现那个地方存留着太多的不舍。

现在他就觉得留守铜罗镇的几百人是有理由在那里继续生存的,而且他相信以后还会有人甘愿留在那个地方的。

想到这些的时候自然而然就想到了粟素,他被绑架粟素能舍身参与救人,就说明粟素一直在他周边关注着他,只不过暂时缺少联络方式而已。

假如自己不出来,粟素也肯定会陪着自己呆在那个与世无争的世界,其实也没什么不好!

粟素跟奶奶和母亲不一样,她是土生土长在铜罗镇的,肯定会跟他以及那个小镇长相厮守的。

这样联想着,阿拜就觉得没有理由怀疑自己跟粟素的感情了,至少粟素是一直在爱他的。

与其被一个又一个的女孩子企图侵占自己的人生,还不如收拾心情,去好好的珍惜粟素。

这时候的阿拜突然间就觉得自己真正的饱经风霜了,急需要找一个安静地方好好的休憩。

这一瞬间他就决定了,要把这一辈子属于男人该做的一切全部都给予粟素。

这个女孩子就是自己这一生唯一的爱人了!不管发生什么样的变故都将不会改变。

他把手伸进自己的怀里,摸住小铜锣。准备很慎重的许一次愿,把所有的承诺都告诉这件宝贝,等见面了一起送给粟素。

这样做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一颤一颤的,甚至有些慌乱。

他想着等自由了,最好还是回到铜罗镇去生活,当然尽自己最大的能力改变一下镇子的条件,让粟素尽可能的拥有优越的生活。

他还确定了两个人以后生活的地方就是学堂大院。

他要在院子里种很多的树。

对,一定要把那个图书馆保存好,展爷曾经答应布巴校长会像保护家里的祖传宝贝一样好好的保护那些书的。

只要自己回去了,这个任务就会主动担起来,哪怕让他学敲铜锣也是心甘情愿的。

对啊,只要父亲回来传承一下,他就可以无拘无束去跟母亲团聚了。

越是这种时候他就特别想念铜罗镇,特别想念铜锣山上的爷爷,这一会又加了一个特别想念的粟素。

他闭上眼睛想着粟素的形象,就觉得自己自始至终爱着的就是那个腿很长,身材充满了美感,脾气很直的女孩子。

在这夜深人静的环境里想着粟素的时候,感觉她好像就在身边一样,能听见她的呼吸,能闻到她身上那种淡淡的兰草味道。

“一个人偷偷跑这里这里想什么美事呢?满脸的得意!”

这个声音虽然很低,但是在这静悄悄的黑夜里像是一声炸雷一样,把阿拜从梦幻之中拽出来。

睁眼一看是多芬。

只见她穿着睡衣,披头散发,像是梦游一样。

“什么情况!你这是出来吓人的吗?”

“你不也黑天半夜出来的吗?”

“我可是好好的出来的,一看就像个人!”

“阿拜,你难道不知道吗?我对你充分信任才会这样不修边幅的。一般人想看我这个样子还看不到呢!”

“多芬,我们可不可以好好地说一会话?我的意思很冷静的那种交谈。”

“你没看出来吗?我这大半夜的跑出来不就是想跟说一会话吗?”

“那就好,我先说,多芬!你可不可以放我走?”

“不可以!一直要等到我们成为夫妻之后,我完全信任你了,才可以独自出去的。”

“多芬,看在我救过你命的份上,可不可以放我一条生路?”

“救命?你什么时候救过我!做梦了吧?”

“不会吧!就算贵人多忘事也不能忘得这么快吧?就两三天的事,在皇宫里我可是扛着机关枪把那些歹徒给击毙了的,这才救了你!”

“你说的什么呀!哈哈,你不会真那么弱智吧?”

多芬说着大笑起来,笑到后来竟然好像止不住了一样,在那里前仰后合。

这样的举动让阿拜有点莫名其妙。

“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超群和那几十个人不是死于我的手里吗?”

“真不知道你真天真还是智商有问题,那可是皇宫!虽然现在没有了以前的权威,但是毕竟养活了几百个大内高手的。处理那么几个人还需要你一个连武器都不会用的人来动手吗?”

“可我是真把机枪扛上三楼,架起来并开了枪的。”

这时候多芬已经收起了笑,一本正经的告诉他,“你那东西只是一个拍电影的道具!视频里面看着跟真开枪一样,其实只是有声音会喷火而已。”

“那超群他们是怎么倒下去的?”

“傻瓜,是二楼的枪手干的!我在二楼安排了三名枪手。”

“那你被劫持总是真的吧!不可能是苦肉计吧?”

“小超只是一个小混混给他一百个胆也不敢劫持我!更不敢威胁我。让他配合我演这一出戏就是为了要他的命!”

“那何必你亲自出演呢!按照法典你们完全有权利直接处决闯入皇宫的人。”

“多比大爷一开始是想把这些人交给探捕局,多朋想放他们一条生路。我都不同意,我执意要把这些人处决了。因为他们之前跟多朋有瓜葛,所以必须采用这种方式才能为我们家族洗脱一些不好的名声。”

“那就是说,这一切都是演给官府和瓦罗民众看的吗?”

“也演给你看的!不经过这么一出,你肯定不会顺顺利利跟我出来。如果让你回到艾米身边去,还有我什么事!”

阿拜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了,虽然知道自己其实并没有要人的命轻松了许多,但是这明显是让人当猴耍了一回,感觉好难受。

“这么说,用了那么多心事把我弄过来是真不会放我回去了吗?”

“当然,江山都是我皇家的,更不要说一个微不足道的臣民了。既然你在选驸马的那一天碰到了我,那这辈子就别想跳出我的手掌心!”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