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7章 现场有疑点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248字
  • 2020-05-13 10:44:59

邦比带着几名助手通过那道厚厚的小木门进入皇宫的时候,天已经大亮了。

多比告诉他,“阿拜已经离开了,去哪里我们不知道。不过他用视频留了言。”

“外面包围重重,他是怎么走的呢?”

“皇宫有皇宫的隐私,放走的又不是匪徒。我们没必要什么都告诉你们吧?再说了,我们现在只是贫民,不管谁走了,又没有权利拦截。”

“我并没有问你这些,是你自己说的。我只是过来看看这些人是怎么死的,死透了没有。仅此而已!”

“不不不,邦比专探,让你们进来只是需要处理这些尸体。”

“那也不是我该管的,我需要知道这些人是怎么死的。别的不属于我管!”

“那不行!四十多具尸体放在这里怎么行!”

“多比先生,你也曾是官府重要成员,说这些话没有任何意义。有些事情你应该是知道的,我们这一行各管各的事,等我这边完事了会有人进来管其它事的。”

邦比想着一会还要这老头做笔录,尽量让自己保持情绪平稳。

但他已经从现场看出好多的问题。

“多比先生,我们需要调取现场的录像。”

“已经给你调好了,就在这个盘里,一会你可带走。”

“按规矩,这监控应该是我们来调取的,需要什么不需要什么,由我们来取舍。”

“邦比专探,这里可是皇宫!有特权也有隐私的。”

“那好,多比先生。按程序需要做笔录,你总得派个人配合我们吧?”

“我一直在现场,就我亲自来!”

“那好,现在就开始吧!看样子你也挺累的。”

“对面这座三层楼就是我的住所,皇宫其他人大都搬到外面的单元楼住去了,我还得帮他们管理这座院子。我的意思是不如到里面做的做笔录吧?”

“还是就在这里做吧!还需要跟现场和这些尸体进行印证。可能需要辛苦你了!”

“辛苦是辛苦,一晚上没睡觉。不过这些歹徒总算是被击毙了,这要感谢那个叫阿拜的青年。”

“你的意思是说,这四十多个人全部是阿拜击毙的吗?”

“是啊!不过武器是我给提供的,那是属于皇宫自卫队的,武器在官方有注册的。我也有持枪证,所以一直放在我的房间了。”

“这个阿拜不是被绑架的吗?他是怎么逃脱,又拿到武器的。”

“因为超群把我们两个人关一起,那些匪徒又在外面折磨多芬公主。这阿拜毕竟年轻气盛,最看不惯有人欺负女孩子就想办法割断绳子,又帮我解开绳索。”

“也就是说你们两个一起拿到武器,一起上的楼。”

“是啊,还是我教会他怎么使用武器的。不过年轻人火气大,几梭子就把这些人给报销了。”

中间停滞了一下,多比有补充了一句:

“不过他们也把枪对准了上面的机枪手,阿拜只能先下手为强。”

“可是我查看了!那些匪徒的武器里面是空的,都没有弹药。”

“这我就不知道了!那些匪徒也不会把这种事告诉我。”

“还有,那些皇宫卫士不是早就把你们送到里面来了吗?怎么会又落到匪徒手里了呢?”

“我跟多朋王子、多芬公主早就被劫持了!不然他们怎么能进到里面来。”

问道这里邦比就觉得没有意义问下去了,因为多比说的全是假话。

不过现在需要确认的是阿拜到底安全了没有。

“保力,你发消息给外面的人,让他们查查看有没有阿拜离开都城的线索。”

“好的!我这就发。”

保力在那里已经把手机拿出来,这边的多比才又说了一句:

“你们还是查查多芬公主吧!阿拜是做为他的随从跟着离开的,看样子是准备出国。她也受了惊吓,需要找个地方静养。”

邦比一听就知道这事愈发复杂了。

在瓦罗国,这些皇族成员无足轻重,但是一些国家却依然把他们当成贵族和这个国家的主人,有的国家公开不承认共和。

特别是有些原来瓦罗帝国的产业在共和以后就直接被一些国家转换为皇家私产。有好几个国家对皇族主要成员依然保留着豁免权和免签特权。

也有一些国家曾经在皇室继承人出现人设危机的时候,试图把这个多芬公主推到继承人位置上面去,最后是因为皇族内部有皇位传男不传女的习惯而半途而废。

瓦罗共和国刚成立也不敢随便招惹那些国家,所以只要这多芬公主想出国去,没人谁可以拦得住。

她想带谁出去自然也是没有人可以反对的。

不过海关数据里面还是可以查到这些人的进出数据的。他担心的是真珍老太太,和淑蓉富婆问起来如果自己疑问三不知不是很好。

“多比先生,你是不是说过有阿拜的视频,可不可以交给我拿回去交差。”

“都在这个硬盘里面,这是我让懂电脑的人截出来的,原来就是准备让你们带走的。”

“谢谢你,多比先生!”

邦比把那个移动硬盘接过来,递给保力。

保力随即就把硬盘连接在自己带来的笔记本电脑上。

“不对呀!邦比专探。应该有北边这个角度的监控视频,才能证明这些人是阿拜射杀的。现在只有南边的监控,能看见他在射击,但不能说明这些人就是他杀的。”

“多比先生,这位是我的助手保力,他说的一点都没错,既然现场有两个探头,就应该把全部现场监控提供给我们的。”

“邦比专探,你自己看看呀,北边这个探头被流弹击中了,坏了!”

“不对!”

那个保力一直在那里埋头看视频,边看边发表意见。

“这段视频可以看那个探头是好的,也就是说,即使后面坏了,硬盘里面应该存储了有用的视频。”

“这位保力探员说的一点没错,是有先前的视频。但是我们看了发现当时多芬公主经受非人折磨衣冠不整视频不适宜公开,所以恕不能提供。”

“还又不对了!一看就知道这些人并不是阿拜射杀。他在那里只是做样子的,现场勘查结果,那些人身上的子弹应该是从二楼射出来的。”

听见保力这么说,邦比不动声色的在那里观察多比的表情。

因为这个问题他早就发现了。也就是说这一切是演给阿拜看的,想让他认为是自己击毙了那些人。

这显然是为了给他造成一定的心理阴影,然后达到控制他的目的。

不过,邦比想了想就没有把这事点破。

“呵呵,我怎么会说谎呢?我当时就在三楼,你没看见吗?是我教给阿拜怎么使用机关枪的!”

“多比先生,这子弹从二楼射出来跟三楼射出来角度可是差的很大的。你过去看看那些人身上的伤口就知道了,这是一个很简单的道理。”

“不管怎么我看见的就是阿拜开枪击毙那些人的,这视频品也可以证明,你想怎么说就怎么说吧!”

那保力还想据理力争,邦比用手势制止了。

“好了,多比先生,我们可以离开了!案情很明显是一伙匪徒闯进皇宫,然后被你们的人全部击毙了。”

“邦比专探,好像还有好多疑点没有弄清楚呢!”保力还想坚持。

“保力,你给我背诵一下瓦罗法典关于保障皇城安全和隐私的有关条款!”

“瓦罗共和法典第一千八百二十六条:皇宫为私有空间,未经同意擅自闯入者如果保卫人员劝阻无效,可采取强制措施,甚至使用武力,所有后果由闯入者承担。”

“那这些闯入者到底是被谁击毙有那么重要吗?好了,大热天的,这些尸体该处理了!”

“呵呵,谢谢邦比专探宽容。”

他们退出来的时候,捕快那边处理善后的勤杂已经把保温车从侧门开进来了。

包围在外围的捕快大部分已经撤退了,只是那个艾米还有粟素还等在那里。

在往外走才发现不仅这两个,还有真珍老太太也坐在一辆保姆车上半躺着等候消息。

那个富婆淑蓉则是在一辆房车跟前走来走去,很焦急的样子。

这些人显然是因为得到了阿拜击毙所有匪徒成功自救的消息后赶过来的。

当时皇宫里面传出消息的同事也宣布了一件事,先让探员进来做现场勘查,其他人暂时不得入内,他们也不透露更多的线索。

邦比一看这阵势就知道躲不过去了,就主动带着保力向真珍老太太的车那边去。

那个粟素和艾米,以及淑蓉和他那个司机丈夫也往这边凑。

真珍董事长把邦比和保力让到车上来。

“保力,把视频给真珍董事长看。”

那保力已经把视频拷贝到电脑里面了,就直接打开电脑放到真真老太面前的茶几上。

那几个人还在车底下,那个富婆淑蓉说了一句,“我车上有投影,要不到我车上去放吧!”

真珍董事长没好气的说了一句,“又不是看大片!我只想知道阿拜现在怎么样,到底在哪里!”

“真珍董事长,还是让他自己告诉你吧!”

视频已经打开了,里面的阿拜满脸的疲惫,说话有气无力:

“各位亲人们,老师,同学们:我现在就像是大病了一场,身心疲惫。所以准备到一个没人认识的地方待一段时间,静一静早说。请你们不要为是担心,我会回来的,再见!”

所有的人听了都愣在那里。

“保力,让你查阿拜的行踪查到了吗?”邦比问。

保力拿出手机来查看,“消息过来了,阿拜跟着多芬公主坐专机已经起飞了,目标是古元国。”

“我就奇怪了!哪里又冒出一个多芬公主来?”

粟素在那里叫了起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