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百密有一疏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313字
  • 2020-06-07 16:17:50

都城探捕局行动最利索的一组捕快奉命赶到皇宫外面的那个小院时候,才发现扑了个空。

在抓捕的行动中探员一般是被安排在后面的,他们这时候的职责就是应对一些意向不到的情况。然后进行现场分析,跟捕快下一步行动提供依据和建议。

当架在缉捕车上的探照灯把皇宫高墙上的一切照亮以后,这些捕快就愣住了。

面对劫持,最头疼的是有重要的人质被掌握在敌对势力手里。原本是一个从小地方来的大学新生绑被架,而现在情况完全不一样了!

皇族人的地位现在虽然一落千丈,但是影响力还是有的。

最让人头痛的是皇宫的城墙很高,虽然外围有几十平方公里的范围,利用现在的技术选择一个薄弱的地方爬上去也不是很困难。

只是稍有不慎就会引起歹徒狗急跳墙,伤害到人质那就是大问题。

捕快停止行动以后,就该探员上前了。

只是安排在前线的好几个专探,看到这情形立刻就开始长吁短叹并没有人提出建设性意见。

不过无论探员还是捕快心里都知道现在的情形其实比原来更复杂了。

先前这片区域遭遇重围,看着情况复杂,其实完全可以各个击破。

现在就不一样了,对方占据了有利地形,要是没有内应的话根本不可能让歹徒伏法。

皇宫里面是一个独立的世界,不但物质储备充足,而且防御工事严密,有一些机关用现代技术都无法对抗。

特别是整个皇城是著名的文化遗产,一点都不能受到损害,所以强攻也是不可能的。

现在无论是探员这边还是捕快那边,没有专业领导,他们一时又适应不了向一个什么都听明白的上司汇报情况。

现场的探员只好把电话先打给邦比。

邦比正在影视城大酒店大厅的沙发上打瞌睡,按照他先前的推断,只要能保证那个脖子上挂着小铜锣的姑娘安全,那就算大功告成了。

现在这个自作主张勇敢诱敌的姑娘被几个女探员强制到房间里去休息了,他才可以由机会打个盹。

这家酒店是京都娱乐名下的产业。

艾伦得到信息以后也跑过来了,本来是想劝邦比到楼上的高档房间里去休息的。

邦比知道现在的防御不会出现问题,但他不能踏踏实实去休息。因为现在不过总探长里阳在等他消息,就连市署长官和代总统也嘱咐他,一旦有什么情况就直接打电话汇报。

让他想不明白的是都后半夜了,艾伦家的儿女艾米也不好好的睡觉,也跑过来添乱。还问那些探员和捕快,“那带脖子上带着小铜锣的女孩子住在哪个房间里?我要见她!”

那些人自然是不会告诉她的,因为涉及到当事人的安全,这种时候是不能乱透露那个女孩子的住处的。

艾米就在那里胡搅蛮缠。

邦比有些烦躁,这些女孩子真是不懂事,那小子现在生死未卜,这些女孩子不知道担心却跑到这里来争风吃醋!

艾米可能是从酒店前台得到消息,然后上楼去找那个叫粟素的女孩子了。

这时候,现场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听到消息后,邦比从沙发上站起来,在地上呆了几十秒钟。

最后猛地冲着自己的脑门子,拍了一巴掌。

“怎么就没想到这一点!真是百密一疏,全盘皆输!”

他之所以这样是因为这事一看就知道是多比动了手脚。

皇宫的防守那么的严密,而且机关重重,单靠一个鲁莽的小蟊贼超群自然是不可能控制的。

那时候因为多朋王子触犯了国法,引起瓦罗内外震动,好多个邻国也提出强烈抗议。

按照瓦罗的法律,王子犯法与庶民同罪。

都城大法官裁决要将多朋王子抓捕归案,结果好几千捕快包围了皇城一周都没有丝毫进展。

最后是现任瓦罗大帝多伏迫于舆论压力,主动提出结束帝制,来换取对多朋的制裁。

因为多朋是下一任大帝的继任者,有了污点自己不可能顺利接位。多比的兄弟之前也因为行为不检激起了民愤。也就是说,按照规矩,皇族再也没有适合继承王位的人了,所以年逾七旬的多伏大帝决定让出帝制,不仅是权宜之计,也是无奈之举。

而这一切其实都是皇族成员多比在沟通和奔走的结果,也算是让皇族面临的一场危机得到了有效化解。也让瓦罗的帝制在一个重大的危机面前有了一个完满的结局。

邦比现在担心的不是名义上的绑匪超群,而是被绑之一的多比。

这个人一直以来看上去无足轻重,但是仔细想想就知道如果从哪方面来说都不是一盏省油的灯。

不应该的是策划这次行动他竟然把这个人的存在给忽略了,这让邦比很自责。

现在的问题是明知道这事是多比在背后运作,却拿不出任何有说服力的证据来。

身经百战曾百胜的专探邦比陷入了一种极为被动极为尴尬的局面。

他不知道该怎么向三级上司汇报这件事情,因为之前他曾满怀信心给他们保证过,这事到后半夜就会一举击破。

现在却冒出这么一个让人头疼的意外。

最关键的问题是,有可能到最后所有人也不会知道这事是多比在背后捣鬼。

事情更加复杂了,他却无法置身事外。

他想了一想,只是给里阳的微信发了一条信息:情况有变!

然后就开车往现场赶。

等到他的车停在皇城的城楼下面,整个皇城内已经灯火辉煌。刚才被拉出来示众的那些人质已经不见了,不过现场的捕快和探员都留下了影像记录。

看那情形,要是对上司说这一切是多比在背后捣鬼,肯定会招来一顿臭骂的!因为影像记录下了多比很狼狈的样子。

里阳也匆匆赶过来了,随即市署长官也到了。

两个人倒是没有责怪他,只是市署长官问他接下来该怎么办?

“这又是一场持久战!需要捕快先把皇城团团围住,看下一步里面的匪徒会提出什么要求再说了。”

“那好吧,里阳。代总统倒是对这个意外情况没有什么特别的意见,让你们按照惯例看着办。他现在关心的是那些普通居民在下午开始的劫持过程中有没有遭受伤害。”

“长官你放心,我已经问过了。他们现在正在一家一家进行普查,现在还没有报告任何意外情况,不过有一点可以确认,现在帝尊界除皇宫以外,所有人的歹徒都撤退了。”

“这就好了!至于里面的事情你们可以慢慢处理,但绝对不能让事态再扩大!”

听到这些话,邦比暗自吁了一口气。

是啊,代总统现在担心的其他百姓的安危会给他带来不良影响的。至于败落的皇族人员,他们的丑闻现在还没有在人们的记忆中淡去,所以这一群体的安危自然不会引起舆论的压力。

而且这个超群之前跟多朋王子来往甚秘,出现这样的情况也算是活该。

现在迫切需要关注的应该是那个引发整个事件的小子阿拜。

邦比已经预感到,这小子跟真珍老太太的关系绝不是一般的关系。只不过他现在还没有理顺一个生在北州城的首富怎么会跟一个拜落小镇长大的男孩会有什么瓜葛。

还有那个排名第二富豪,听说行事有些邪门的淑蓉女富婆。好像也对这个小子关心过度,有时候甚至有些失态。

他也查过资料,这个中年富婆也是南州城土生土长,而且家族一直是小富户。距离铜罗镇很远,怎么能跟铜罗镇长大第一次出来见世面的一个稚气未脱的小子有牵连的呢!

而且这两家虽然联系是很紧密,但好像并没有冲突。

如果要是为了争小铜锣,那就不应该和平相处。

现在又多了一个都城首富艾伦,还有他那个任性妄为的女儿艾米。

艾伦与真珍和淑蓉相比势力差得很多,但是他毕竟是从事文娱业的,社会影响力是很大的。他的目的现在自然是冲着小铜锣来的,他手里的一张王牌就是他女儿。

这三家都在关注阿拜的安危,这就让这件事越来越复杂。

邦比已经预感到多比这老儿之所以插手,背后肯定蕴藏着一个大阴谋。

这也是这件事情有可能更加复杂的一个重要因素。

里阳和市署长官离开的时候,邦比也决定先回家去睡一觉,然后静观事态的发展。

现在现场的守护是属于捕快的业务范畴,他们留下来也没有事可做。

就在他要开车离开的时候,那边过来几辆车。

车停在警戒线外面,远远的就听见两个女声吵吵嚷嚷的,显然是她们要过来,被捕快拦在警戒线外面了。一听就知道是艾米和粟素。

这两个人女孩子真够闹腾的,邦比本来是不想见的。

可他忽然就觉得应该从粟素那里找到突破口,先探明白这个刚出社会就引发一些列重大事件的阿拜到底跟真珍、淑蓉这样的商界巨鳄有什么样的关联。

只有掌握了这些情情况,才有能推断出多比下一步到底想干什么。

只不过他对于跟这样的女孩子打交道有些犯难。

这粟素跟艾米都比较难缠,只不过粟素是那种泼辣型的,敢说敢作。艾米则是有些任性和蛮不讲理。

两个人都在那里,他这边必须考虑好怎么用快速的办法,问到自己想要的情报,才可以过去。不然,烦都会被烦死的。

就在这时,他的电话响了。

是陌生号码,不过他可以确定是那两个人女孩子中的一个打过来的。

“邦比专探,可不可以告诉我们,现在阿拜到底怎么样!”

邦比还没听出来唉打电话的是艾米还是粟素。这种问话口气让他有些不高兴。

“我也想知道他现在怎么样!可惜的是皇宫的墙太高,我有没有翅膀可以飞进去看。”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