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3章 营救C计划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458字
  • 2020-05-09 10:37:58

探捕局的所有行动是被动展开的,所以在这里只能是C计划。

邦比专探把车开回家,妥善处理了车上的钱之后,本来真准备休息的。

没想到总探长打电话过来了。

只不过态度很客气。

“邦比专探,我是里阳!需要你即使救场,算我求你了!”

他故意问了一句,“里阳是谁?”

“我是总探长里阳。对不起!刚上任不懂得的地方太多了,有得罪的地方请多多包涵。”

邦比知道这是用得着人了。不过一个男人,而且是有权势的男人能到这份上,也算难得的。

“哦,是总探长!刚才多有不敬,请原谅。我没有留你的号码,这是属下的失职。有什么事情直接下命令,唯命是从就是我们的职责。”

“请不要这么说话了!不管怎么你现在方便来市公署一趟吗?刚才就应该带你一起过来,结果没想到专业性这么强!被市署长官问的我都不知道怎么说了。一会还要去见代总统,请你赶紧够来救场,容我日后向你致歉。”

“总探长,你是上司,有什么事情直接下指令就行,那我马上就去!”

这时候邦比的心里就舒服多了,院子里放着的是一辆真正的侦用车。

探捕局其实一直是分为两个部分的,使用的车也不一样。

他们的车叫侦用车,捕快使用的车叫缉捕车。

因为是制式车辆开出去比较扎眼,所以他一般还是开私家车出行的。

不过这车开着出来就有一种油然而生的责任感,那种专探应有的姿态和思维立刻就会回到身上来了。

他决定了,如果市署长官和代总统都能给与支持,那就在后半夜行动争取在黎明之前拿下这场战斗。

虽然现在还没有具体有效的实施方案,但他还是有必胜的信心的。

市署长官见到他到是很客气,“邦比专探啊!真是久仰久仰。我记得上次你用三个小时破坏一起藏品盗窃案,真是大快人心呢!”

“谢谢长官还能记的这事!不过今天这事完全不一样,破案算是破了,主要是抓捕和解救不是我的长项也不属于外面业务范畴!”

“那你总比他们有经验吧,也算是见过场面的人。”

“现在唯一的办法是使用调虎离山之记,把里面的盗贼吸引到别的地方去。只是我一时想不出用什么办法来引走他们。”

“那这样吧,我们三个人现在一起去见代总统,你边走边考虑计策,我知道你肯定能在相处合适的办法来的。现在舆论快把我们砸晕了!上头也着急,一方面是金库吃紧,一方面是事件多发!这代总统也不好当。”

他们总市公署出来,因为完事以后要各干各的事,所以是三辆车都去,但市署长官想坐邦比的车,路上可以探讨一些事情。

总探长也只好一起坐他的车,另外两辆车有司机开着跟在后面。

“长官,我想知道的是这个小铜锣计划是不是真的。外面传得好几种版本,但连我们也不知道是不是真的。因为今天这件案子估计就跟这个传闻有关。”

车子启动了上了马路,邦比就问市署长官。

“原本是一个传闻,但是代总统现在想利用传闻效应把铜罗镇周边的矿区改造工程做起来。”

“那本来是矿区废墟卖地,怎么就跟小铜锣联系上了呢?”

“这块地总共有几万平方公里,本来北州城集团想买去进行生态改造的。突然有一种传闻说是那片区域其实还有大片的铜矿没有开采出来。特别是铜罗镇,据说下面还有储量很大的铜矿。”

“哈哈,这些资料不是需要官方的科学勘探才能偶遇结果吗?”

“官方现在是需要能把这一大片废墟变成现金,尽量的多一些当然是更好的。这些传闻可以让地价一下子涨几十倍,何乐而不为!”

“那小铜锣又跟这卖地有什么关系呢?”

“这也是传说,据说剩下的铜矿是造物神藏起来的,需要小铜锣作为钥匙才能打开宝库。这片区域共有十个大的山峰,统领着大大小小的九十多做小山头。每座山头需要一吧钥匙。”

“哈哈,那不是只有九把钥匙吗?”

“另外一把就是在铜锣山上挂了几千年的那面大铜锣。而且必须是大钥匙开了,小钥匙才管用。”

“那官宣怎么做呢,不会引用这些传闻吧?”

“当然不会!官宣的主要资料是瓦罗首富真珍提供的生态修复方案,只不过注明了,各企业可以按照自己的方案进行生态治理。因为各自买到的地盘最终是谁买谁拥有。”

“唉,不过现在也是当务之急!不然的话官府用这样的方式欺骗大众,会造成恶性循环的。”

“这不是没办法吗?刚刚从帝制转换过来,原来的主要财富其实还在皇族手里掌管着,合约上写明的,都属于他们所有。但是官府也得运作,需要钱的。而且整个经济都不景气,税收全靠为数不多的大企业。”

“长官,我现在说的是闲话,请你不要怪怨。我想问的是这样搞下去会不会把现有的企业也搞垮了,税源会更加紧张的。”

“代总统总统身边的智囊团认为这样做只是把私有的钱转成共有了,这个公家财富总数没变!”

“唉,这其实是误入歧途!钱对于企业来说是用来变成更多钱的,这过程中要养活一大批人的。而变成了官方资金,那就只有消耗。”

“唉,没办法!马上就要大选了。代总统想把袋子去掉就需要做出一点事情来,为自己拉票!”

“我是想不明白,铜矿又不值钱!就是把整座山里的石头全拉出来按铜钿的价格卖了,也不会赚多少钱啊!那么多商人为什么不算这个账?”

“主要是这件事是首富真珍老太太引起来的,一开始都奇怪那么精明的一个人怎么会花钱买大片的废墟!正好就有了一个传闻,很多人就觉得这里面真有宝贝,这才引发那么多人出来竞标。”

说着话,很快就到了总统府。

代总统叫幻云,是由原来帝制时期的首相过度成为代总统的。

多数人都有一种感觉,这个幻云自从首相转变成总统之后,跟以前完全不一样了,原来很谦逊,做事低调。

突然间就变得有些刚愎自用,好多事情让人捉摸不透。

邦比最有感触的事情就是启用现任的总探长。

以前总探长是通过一种很严格的晋升渠道才能胜任的,好多人都是从普通的探员开始做起的,虽然不是功勋卓著,最起码一个个都是经验丰富的。

但是最近的一次换班中,好多专业水平的人全被刷在一遍了,较高的职位全是从外面安插进来的一些没有实际经验的人。

那时候还有一个总捕快,两个人各管各的业务。

现在说是为了节俭,让一个人代管两个人的事情了,还是个外行。

这让他们这些干了大半辈子业务的专业人员心灰意冷。

进门前邦比已经想好了,如果这位代总统要是冲他发火的话,那就当场撂担子,什么都不管。如果能客气点那就另当别论了。

代总统得脸色很难看,一见面就先把总探长劈头盖脸骂了一顿:

“你到底是干什么吃的!你不懂就不能跟这些行家请教吗?你看看刚才在现场你跟记者说的是些什么!什么叫暂时没有办法?什么叫我们正在想办法!。”

总探长好像早就偶遇心里准备,在那里垂着头二话没敢说。

邦比在一边觉得很过瘾,心里想好如果化解这次重大事件了。

市署长官可能资格老,或者这事跟他没有直接的关系,先自己选了个作为坐了下来。

代总统还在冲着总探长发火:

“你知道现在是什么时间节点吗?我们刚刚通知了全国的企业家来都城参加经济振兴论坛,突然就出了这么一档子事,而且这事偏偏又与跟传闻有直接的关系,跟经济也有直接的关系。”

代总统喝了一口水,换了一口气:“如果把这次大事件给搞砸了,我立刻免你的职!”

吼完这就几句,好像才算把火发完了。

换了一副表情,笑着对邦比说,“邦比探长吧!我在电视新闻里面见过你,处事果断,破案神速。”

“过奖过奖,本职工作而已。”

“你先请坐,里阳也坐。听听看专探是怎么破案的吧,以后要好好跟这些人才多学习!论破案还是这些专家内行,现场接受记者采访,你怎么就那么喜欢露脸?以后要形成一个规矩专业采访必须是专业人员出镜,不能听你们乱说!”

“知道了,总统!”

里阳直接把代字去掉了,那代总统好像听着很舒服,脸色更加缓和了。

“那我们就不废话了,把充分的时间留给专家吧。邦比专探,你说说,如何才能用最快的速度把这件事给化解掉。”

“只有一个办法,调虎离山!”

“具体怎么个调发,那可是些恶虎!能被调开吗?”

“其实他们自己也没想到会有那么多人聚集在一个地方,每个人的胜算都很小。现在只要给他们一条退路,多数人会退的。至于直接绑架者只是一个小毛贼,很好对付的。”

“那你准备用什么引开这些江洋大盗?”

“其实我们预先就沟通过好了,北州城集团的真珍总经理有个亲戚愿意帮忙,用她的小铜锣设一个局把那些强盗引开。然后我们可以乘机把人质给救出来。”

“那好啊,只要觉得有胜算那就放手实施!里阳听着,具体行动要由这些专探来做决定,你的任务是按照他们的规划调集人手。”

就在这时,邦比的电话响了。

“什么!好的好的!”

邦比很慌张的样子,“总探长你赶紧下命令,让现在总部剩下的人力有多少就出动多少,赶紧到影视城大酒店大厅把一个脖子上戴小铜锣的姑娘保护起来。”

“好的好的!”

里阳赶紧拿出电话来下指令。

“还有,让帝尊界的所有人员开始撤退,撤的速度要快,然后九成的人力往影视城大酒店这边撤。一成的人,当然一定是行动敏捷的捕快,真些人需要半路路杀一个回马枪冲进那个小院,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把人质救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