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1章 营救A计划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239字
  • 2020-05-07 13:47:55

消息传到北州城的时候,粟素先坐不住了。

视频和照片里面的阿拜虽然并没有看出有丝毫的痛苦,但毕竟他周边布满了戒备森严的强盗。

粟素开始坐卧不宁了。

“真珍婆婆,我现在动身就去都城。”

“你一个女孩子去了能做什么!”

“我要去救阿拜!她被人绑架了,我怎么还能在这里呆下去。”

“粟素,你听我说!你没看见那视频吗?阿拜好好的呆在那里,并没有受苦。而且想得到这小铜锣必须是主人心甘情愿送给她才行的,不然就会变成一钱不值的废铜烂铁!所以那些人一时也不会为难阿拜的。”

“可终究也不是个办法啊,好不容易从铜罗镇出来原本是追求自由的,现在却被一群歹徒给控住了,阿拜心里该有多难受!”

“可是你去了也不管用啊!要管用我早去了。这情况还还时想办法跟淑蓉丫头联系一下吧,那鬼精灵关键时候点子多!”

随即就拿起电话给拨出去。

这号码一直记着的,不过这是第一次直接拨打,可惜的是没有打通。

“这种时候关机!一个大集团的主事人怎么可以随时关机!”

好在她还留了办公室和家里的号码。

但都没有打通。

以前淑蓉跟她联系的生活一般是发E-mail的。

现在没法子也只能给发份邮件希望她能及时看到。

看粟素那样子今天不去就别指望睡觉了。

“不行!我今天是非去不可。去了万一不行我进去跟阿拜在一起被绑架也比在这里束手无策的好!”

粟素的这种急躁让真珍婆婆也无法淡定了。

“你们给秘书打电话给我跟粟素小姐订现在去都城的机票,还有平时出门随我的人今天都去。另外赶紧给我收拾出门用的东西!”

“婆婆。我不是逼你也去!是我不能看着阿拜遭罪,没办法的时候跟她一起受着心里也会舒服一点。”

“唉,知道你对阿拜好!她那亲娘现在都不知道管一下儿子,从小到大都没操过心,现在有难了也找不着她!”

“婆婆,你现在怪她也没用!肯定是展爷他们去了,婶婶和端叔应该躲这事,所以才联系不上。”

“唉,你这个傻丫头啊,就会为别人着想!也对呀,不知道老展他们现在到南州城找到他们家了没有。”

这时候天已经黑了,看着真珍婆婆也在忙着收拾东西,粟素又觉得是不是自己的急躁让老人家连夜出这趟门不应该。

“婆婆,要不就我一个人先去吧!那里不是有咱们的人吗?我去了找他们就行。”

“唉,我这一趟早晚要去的。新官府下了通告让我们这些准备参与废弃矿区经营的企业去报名参与竞标。这事可是我一生中最重要的事情,必须自己亲自操持的。”

“婆婆,有一件事我想跟你说一下。”

“什么事你说!不管什么事我都会答应的。”

“我可不可以把你的小铜锣借用几秒钟,只是带在我脖子上拍张照片。”

“你这是要干什么吧?我估计你这是有什么主意了,说出来听听。”

“到了都城我想故意发一条信息就说是阿拜身上的那间是赝品,我身上的才是真的!是阿拜离开离开铜罗镇的时候把真的放在我身上。”

“你这是想吸引那些歹徒来注意你,然后让阿拜顺利逃脱?这太危险了。不过注意倒是个好主意,可以换一种方式,想办法吧那些强盗的注意力分散一下。等我们去了都城跟那些捕快协商一下再说。”

“这有什么协商的嘛,那些捕快怎么会为阿拜着想。”

“这样吧,家里本来就有赝品,先给你带一个去。”

两个小时以后,真珍董事长带着粟素和随行人员就降落在都城机场了。

分公司的经理叫乌青,已经带着这几辆车等在那里了。

“董事长,我先回公司吧?房间已经给你们收拾好了。今天太晚了,就休息吧。”

“现场什么情况?”

“探捕局的探员和捕快还在现场包围,双方一致在对峙,但没有任何进展和行动。”

“看来这些吃官饭的人是在磨洋工,黑灯瞎火的,到了现场也做不成什么。那我们还是先到公司吧!”

“婆婆,我想去现场!”粟素赶紧泡芙偶去对真珍婆婆说。

“你去了又没办法救他,我们还是从长计议吧!”

“婆婆,我们在公司休息跟在北州城睡觉有什么区别!去了现场至少离阿拜近一点。”

“粟素,我再给你说一遍!那个小铜锣真不能豪取抢夺的,所以暂时阿拜肯定是安全的。去了公司,我要找一些人帮忙的。你相信婆婆,阿拜可是婆婆的宝贝孙子。”

“婆婆,我去了什么也不会做,就是离他近一点心里才会踏实一点的。”

“唉,一个丫头家,怎么就这么犟!跟我年轻时候一模一样!好吧,乌青,你带着粟素去吧。一定要保护好她的安全,最重要的是要防止她干傻事!”

“好的,那,粟素小姐,上我的车。”

乌青边拉开一辆车的车门,让粟素上车。一边给其他人安排,“你们带着董事长直接回公司!”

从机场到帝尊界是很近的,因为这机场就是在帝制的时候修建的当然要考虑皇宫的方便。

这时候邦比已经把勘探到的情报和自己的所有推断都交代给总探长了。

让他失望的是这个新任命的总探长立刻就把这些情况告诉了现场的记者,并用半生不熟自以为是的专业讲解接受了记者采访。

做完这些也没有在跟邦比打招呼,直接上车走了。

邦比叹了一口气准备先回家。他正准备开着那辆放钱的轿车离开的时候,乌青的车开过来了。

乌青显然是看见他了,邦比知道这种时候自己开着装钱的车二话不说离开,不是很好。

他只好下车来打招呼。

“今天估计就这样了!不过你们放心,内线报出来的最新消息,那个叫阿拜的小伙子一切都好,情绪也不错。那些人都会尽可能的善待他。”

“谢谢你,邦比探长!我们董事长亲自从北州城连夜赶过来了,说不定什么时候会当面跟你请教,到时候希望探长能赏脸。”

“呵呵,我哪能不赏脸!这可是咱国家纳税最多的人,能有机会见我当然愿意。”

“那谢谢你,邦比探长!你这是先回去休息吗?那就不打扰了,你也辛苦了!”

“是啊,说不定什么时候就得参与行动,抓紧时间休息才能做好下一部分的工作。”

邦比说着就准备上车离开。

这边的粟素听见乌青叫这人探长,就赶紧从车上下来。

“您好,你是探长吗?请留步,我有两个问题想请教。”

邦比听见停下脚步,转过身来看见是一个年轻的姑娘,就问乌青,“这位是——”

其实乌青也不知道该怎么介绍,因为这是第一次见,还真不知道这女孩是谁。

“我是真珍婆婆的侄孙女,婆婆让我过来就是想跟探长请教几个问题。”

“姑娘,你好!我其实不是探长,外人只知道探长是官职,所以对我们这一行统称为探长。其实想我这样的正规称呼是专探!”

“那好!我就尊重你的意思,叫您专探。专探,听说是你一个人深入到我哥哥阿拜被控制的地方探到情报的对吧?”

“是的,不过拍照是我们的内线帮忙的。”

“那你可不可以把我带进去,我要陪我哥哥一起,我担心他一个人在那里难受!”

乌青一听就想起真真董事长叮嘱过的,别让她干傻事,就赶紧过来劝阻,“粟素小姐可不能这么做!”

那邦比专探盯着粟素看了半天,“你刚才是不是说,阿拜是你哥哥?什么哥哥!”

“哥哥就是哥哥嘛,你到底可不可以把我送进去。”

那邦比毕竟是侦探,他想问明白这个真珍女富豪跟被绑架的小子到底什么关系。

但感觉眼前这个女孩子有点难缠。

“我不可以送你进去的,本来我们的任务是把人从歹徒手里救出来,哪有给送人的做法!”

“你不送总可以告诉我你是怎么进去的吧?或者给我在手机地图上指一下路,让导航带我进去。”

“不可以,你自己进去是死路一条,我可不是吓唬你,那些歹徒可是杀人不眨眼的。再说了这黑天半夜出的,监控也看不到具体情况,万一你出事,还真找不到凶手是谁。”

“那要不这样,你把我带过去把我哥哥换出来,这总可以吧!你说不定可以立功的。”

“你以为那些强盗是卖瓜的吗?你想换就换!好了好了姑娘我可是回家休息了,这可是案发现场!最好是赶紧离开这里。”

邦比一听这姑娘说的话就知道,就知道不能缠下去了,准备赶紧离开。

“你看看我脖子上,也有小铜锣!他们不是要着东西吗?抓住我也一样啊!”

粟素还把脖子上带着的小铜锣扯出来让他看。

这举动不光邦比吓了一跳,就连乌青也呆在那里。

“天呢,你赶紧收起来,让那些强盗听见了,除救不出你哥哥来,你也很危险!乌青经理,请你赶紧把这姑娘代理现场,不然真会闹出大事来的。”

“粟素小姐,请上车吧!你出什么事了我怎么给董事长交代!”乌青过来粟素。

“我不会走的,我必须进去!今天见不到阿拜,我绝不离开这里!”

粟素还没等乌青靠近就想抽身跑开,站在一边的邦比毕竟是专探,一伸手拽住她的一只胳膊,另一只手打电话。

“传我的话,让那边派两个女捕快再开一辆车到外面的停车场来!”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