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铜锣镇传说

  • 铜罗镇爱情
  • 一杆老炮铳
  • 3239字
  • 2020-04-09 06:27:28

美琪走了,其他那些一起长大的小伙伴也走了,现在粟素也匆匆离开。

至于粟素会不会回来好像没有什么意义了。

阿拜的身心突然间就被无边无际的孤独感笼罩起来了。

铜罗镇可是生活过十几万人的大镇,现在只剩下寥寥几百人。

曾经有多繁华,现在就会有多败落。

大街小巷各种房屋大都空下来了,现在居住的人就都集中在一条主街道两旁。

就像在这片破旧的建筑区画了一条线。

特别算到了黑夜,住人的地方如豆的灯光连起来,那条线就更加分明。

大面积的地方一片黑暗。热别是那些空下来的房屋在黑暗中像一张张大嘴,一般情况下就连大人也不敢一个人胡乱走动。

以前没觉得这样的生活环境让人绝望,可能是因为心中有梦想,而且天天能看见所爱的人。

现在什么都没有了,一切就完全不一样了!十九岁的阿拜感觉到有些恐怖。

他就那么坐在破旧的街道边上,身心疲软,感觉永远也站不起来了。

过了很长时间,有好几个老者从不同的方位向他走近,小心翼翼的样子。

阿拜知道只要自己不做逃走的打算,这些人不会对自己有防御之心。

而且这种时候身心无力,即使有人过来要自己的命,他也懒得起身了。

不过,阿拜毕竟是镇上的人养大的。当那几个老者走到他身边的时候,就下意识地坐起身来,而且就像是委屈的孩子见到家人一样,突然之间泪流满面。

“对不起,阿拜小少爷!知道你受委屈了。可是铜锣庙不能没有人值守啊,还有好几百号人呢!”

为了防止泪水止不住,阿拜这时候是双目紧闭着的。

不过,他已经听出来了,说话的是镇长展爷。

铜罗镇的镇长没有俸禄也没有实权,但绝对德高望重。是大家推举出来在特殊情况下作为召集人,或者邻里之间出现矛盾作为调停人。

“展爷,难道非要搭上我的青春和这一辈子来为这个魄罗的古镇来殉葬吗?”

“阿拜小少爷,铜锣庙的传说你应该知道的吧?那可是上天注定阿家的人作为铜罗镇守护神的。”

那个故事阿拜当然知道,平时听起来还蛮激动的,现在就觉得那简直就是明显针对他们家族的一个大阴谋。

完整的故事所叙述的是镇子刚刚建起来的那个时期,当时的皇帝征战,需要一批铜锣,就把这个差事下派到铜罗镇。

铜锣在军队里面是用来鸣金收兵的,不但要求结实响亮,还要耐用、便于携带。

因为铜罗镇的匠人技艺精湛,又离都城很近,朝廷也体现出了对手艺人应有的尊重,预先就将足额的佣金发到各位匠人手中。

所有匠人也知道这不是一桩一般生意,都不敢怠慢。

第一批铜锣如期完工,军需官员前来验收。

点验之后却发现按预定的数目差四面锣。

按预定每个匠人要特制十面手工铜锣,大多数的铜锣匠都按期按数完成。经过点验才发现全镇技艺最高的铜匠阿力只交出来一面锣,关键是这面锣不但不合格,而且有些怪异。

不,不仅仅是怪异,简直可以用惊世骇俗来形容!

只见那面铜锣高大无比,立起来可以把骑兵的一人一马遮挡得严严实实。

看着稀奇军需官一开始还挺高兴。

“好好好,把这面锣绝无仅有的奇葩大铜锣运回去!御驾亲征的时候用来开道,何其的威风!陛下见了肯定是欢喜无比,我们这一干将士说不定因此而得到意外赏赐的呢!”

所有人一听这话都开心了。

只是那面铜锣太重,十八个壮汉都抬不起来,看这情形马车根本拉不动。

还有一个致命的地方是这锣压根儿就敲不响!

有人用锣锤没有敲出声音来,军需官不相信有这等事,抱起一块大石头扔过去也没发出一点声响。

连那些铜匠都觉得奇怪都觉得奇怪,就算是一块铜矿石放在那里被击打以后也应该有响动的。

这明明就是青铜锻造出来的东西,怎么会敲不响!

从惊喜到失望,军需官大怒。

“把这铜匠给我拖出去打一百军棍!”

在场的铜匠和镇民一听大惊失色,都为阿力捏一把汗。

这军训管虽然看上去官职并不大,但毕竟是从都城来的。

而此时的阿力却像喝醉了一样,口出狂言,“你们要是能把大锣原封不动尽快运回军中,此战或许可胜!否则,朝廷这回可就完了,要变天了!”

军需官和手下的军士一听这种大逆不道的话语先是慌了手脚,随即怒不可遏。

可他们只是到后方收集军需品的,看着像是兵将,其实做的也只是搬运的差事。他们手里不但没有军棍,甚至也没有什么趁手的兵器。

不过当时的铜罗镇是有衙门的,军需官就派人去借升堂用的水火棍来惩罚铜匠阿力。

军士其实只有二十多个。镇上的铜匠当时到场的就有一百多号,加上搬运铜锣过来的学徒和打杂的,有上千人。

过来看热闹的普通的镇民也有好几千。

别看镇上的人都是来自天南海北,但一旦面对外来的威胁,所有人就会很自然的抱成团。

本来大家准备用个掩人耳目的法子保护阿力逃走,免得吃现亏。

可那阿力却像中邪里一样,根本不理会人们的暗示,还在大喊大叫。

“呜呼哀哉,天亡朝廷,与吾何干!”

阿力嘶喊着又一次做出惊人之举,在众目睽睽之下把那面十八个人都抬不起来的大锣举过头顶,一步一步往河滩的方向走,看样子是要把巨型铜锣搬到对面的山上去了。

所有人看着目瞪口呆。

军士借来水火棍追上去,巨大的铜锣像盾一样把阿力保护起来,根本奈何不得。

“罢了罢了,这事就交给衙门办吧!嘱咐地方官一定要治这狂徒的大不敬之罪,现场可是有这么多人作证。就凭他说的那些话,拉去砍头都不冤!”

军需官让人传了话,随便收集了几面民用铜锣凑数,然后就开拔了。

那些衙役对阿力也无可奈何,因为又打铜锣护体,无法近身,根本抓不住人。

对面那座山是方圆几百里范围内最高的山峰,平时根本没有路可以上去。阿力却有如神助,举着上千斤重的巨锣如履平地。

老人们现在说起这事都有些热血沸腾。

“当时本来是青天白日的,天上忽然找不到日头了!而那面巨大的铜锣就像是一轮金光闪闪的太阳,慢慢的从南面升上去了。”

阿力不光把巨型铜锣运到山上去了,而且还挂到山顶那棵千年古树的枝杈上。

紧接着铜锣就被敲响了,声音异常的洪亮,东西南北一百多里地以外的好几个镇子都能听得真真切切。

不多几天,还没等衙门想出惩治阿力的法子来,新官员就来接替了。

原来朝廷果然亡了,来的官员正是新朝廷派来的。

新官上任听了关于巨型铜锣的事情之后,暗自称奇。因为据推算,阿力敲响铜锣的那时候正是旧朝廷落败,新朝廷大军攻进皇宫之时。

新官上奏朝廷,拨款为巨型铜锣修了遮风挡雨的亭子,修通了上山的路径。

阿力则是因为迷迷糊糊中出产了那面奇葩铜锣之后失去了所有的技艺,人变得也不正常了。从此再也没有下过山,只会按时辰敲响巨型铜锣。

不过新皇已经下了圣旨,封这面大铜锣为国泰民安锣,并专门为阿力拨付俸禄。

后来那个亭子就成了镇民心目中的铜锣庙。

阿力就是阿拜的祖先,他们家因此而世代享受官家的俸禄,直到现在都是,月月有固定的收入打到阿支爷爷的存款账户上。

而在镇民的眼中他们这一家人虽然不是神汉、牧师之类,但地位却是一样的尊贵。

这样的故事听起来很悲壮,但仔细想想,这等于是为一个家族戴上了总也卸不掉的枷锁。

“展爷,既然留守镇子的这些人注定要跟这个败落的古镇共存亡,为什么不从你们当中选一批人来,让阿支爷爷交给怎么看时辰,怎么敲锣。那样多好!”

“阿拜少爷有所不知!这锣只有阿家的人才可以敲响,外人不但敲不响,而且绝对不能乱碰的!前些年一个不懂事的小儿上山去,出于好奇去敲那锣。没想到立刻电闪雷鸣,洪水差点把整个镇子给淹了!”

“有那么玄乎吗?”

“就这么玄乎,这些禁忌可是阿家的祖先一代一代传下来的,谁也不敢冒犯。”

“那你们怎么就知道我就能学会呢?”

“阿端少爷当时已经学到九成,偶尔已经能接替阿支老爷敲锣了,可他突然私自离开。”

“唉,展爷!现在已经是二十一世纪了,我们能不能换一种思维?我听说都城的博物馆不是提出要收藏铜锣吗?他们给出的条件足够你们这一大群人在外面过很好的日子!”

“我们不能这样想!”这时的展爷有些激动,“铜罗镇的后代在外面打拼的有好几百万,可这里永远是他们的根!这人生就像是一棵树,如果没有了根他们在外面怎么能活得好?”

“展爷,你们为什么不想想,即使我留下可以继续敲锣。但是,肯定不会再有女孩子会嫁给我了。也就是说我们这个家族绝种算早晚的事情!到时候——”

“这个没问题!大家问过粟素了。只要你愿意,她可以在铜罗镇陪你一辈子,为阿家繁衍后代。”

阿拜没话说了,只是心里想着,如果美琪能心甘情愿跟我在这里一声厮守,那就是另外一番人生了!

  • 目录
  • 加入书架
  • 字号
  • 背景
  • 更多
  • 手机阅读
举报